当前位置: 主页 > 作家列表 >

李佩甫文集

李佩甫,男,汉族,作家、诗人。河南省文联、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莽原》杂志副主编,曾先后获全国庄重文文学奖(1994年)、飞天奖、华表奖、五个一工程奖、人民文学优秀长篇奖、《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小说月报》优秀小说奖、《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中篇奖、《中华文学选刊》首届文学奖、全国“金盾文学奖”、“全国十佳小说奖”等多项大奖。

作品目录
《城的灯》
   农村青年冯家昌为了能够成为城里人,压抑人性,失去自我,在现实与情感的漩涡中挣扎,既表现出了农民的隐忍与机智,又从另一侧面批判了这种现状的不合理性,呼唤着时代变革的早日到来。支书女儿刘改香在情感的折磨中站立起来,则以自己的心点亮了"挺进"城市之灯。支书国豆这个形象,则是作家对乡村基层权力代表人物的集中概括,真实地刻划了乡村权力运作的过程。另一方面,作家还写出了"侯秘书"、"小佛脸"等谙熟权力场技巧的小人物。小说文字温婉,具有诗性的张力,抒情诗般的句式,音乐般的节奏,为人们营造了一个可感可触的艺术氛围。
《金屋》
   古有“金屋藏娇”之说,今有“金屋惑众”之谜。君不见,中原大地上一幢小小的金屋倾倒了多少男男女女!进去的,少有生还;迷恋的,概无善终;仇恨的,无济于事……宁静安谧的古朴乡村,皆因这幢熠熠生光的金屋搅得人仰马翻,欲海横流。是神话,还是现实?本书熔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冶写实和象征、隐喻、荒诞为一炉,切近而又具体地展示了在商品经济洗礼下中国民众躁动不安的心态,写出了他们因理性的困惑而汹涌宣泄的情欲。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因暴富而渴望复仇的大款,有偷窥女人洗澡后而性变态的青年,有渴望着男人强奸的少女,有铤而走险向暴富者“下帖”的赌徒,有当众撒尿的村支书,有被人阉割后充满罪感的族长……
《申凤梅》
   这是一部震撼人心的长篇纪实小说。作者以感人的文字,催人泪下的语言,深刻描述了越调大师申凤梅曲折坎坷和辉煌的人生经历,展示了一代戏剧舞台巨星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作者描述的是戏剧艺术家的人生,展现的却是一个时代。戏剧舞台上的真善美与现实生活中的真善美在这部作品中达到了完美的统一。
《通天人物》
   小说以曲折迷人的故事,展示了半文盲呼天成如何以传统民间文化为根基,以他对人性的洞悉为手段,织出一张覆盖全国的人情大网,经营出自己独特的权力王国,翻云覆雨四十年屹立不倒,上到京城、省市领导,下到许田市、颖平县的各级官员,没有人不买“呼伯”的账,人们总是以神秘而崇敬的语气在背地里谈论这个通了天的人物。
《上流人物》
   农家子弟冯家昌终于摸清了混进上流社会的“诀窍”:尊严、爱情、良知这些劳什子,一旦你从内心把它们抛弃,它们立刻就会变成供你向上爬的阶梯。18岁进入部队,靠打小报告“交心”获得营长赏识,靠背叛初恋情人解开束缚,靠“办了”领导女儿找到靠山,靠伺候首长的“绝活”步步高升……冯家昌从社会最底层一路走来,越爬越高,整整30年,终于混成了自以为有头有脸的人物,家里的鸡犬都跟着升了天。然而,那些被他抛弃的劳什子,那些曾被他视为阶梯踩在脚下的良知,早已筑成一个无法逃脱的牢笼,将浑身媚骨的自己,深深地囚禁于充满卑贱与悔恨的命运之中。
《黑蜻蜓》
   没有人记得那个小脏孩了。三十二年前,小脏孩跟在二姐的屁股后边。一步一步向田野走去。那是八月的黄昏,秋阳浸染在西天的霞彩中,“叫吱吱”点墨一样在天边舞着,穿枣花布衫的乡下二姐大人似的前边走,细细的身量拖着长长的影儿,影儿是斜的,荡着一窝一窝的热土。小脏孩走在斜斜的影子里,晃晃的像个跟昆虫。
《学习微笑》
   小说以凄惨的笔调描写了刘小水和她的家庭及亲属为穷困所受的煎熬。她的公公曾是八级钳工,老劳模。退休了,两年前得了脑血栓,半身不遂,为了挣出治病钱,如今在电影院旁边卖汽水;她的父亲也曾是八级车工,退休后,厂里开不出工资,他便给医院死了的患者洗尸体,穿尸衣;她丈夫被车间主任叫去赌博,说这是为了“团结团结”同事,被派出所抓去,他一坦白,结局是“很不团结”,要罚款三千元……
《败节草》
   中国当代官场小说, 是李佩甫的作品· 权力的魔方具有神奇的力量,有权力作梗,什么法律、什么道德都逾越不过。权力的大旗下,总是随行着腐败的影子,权力变成了滋生腐败的温柔乡。令人深思的是在现实生活中确实有少数领导干部拉帮结派,行贿受贿,跑官要官,腐化堕落……
《李佩甫中短篇作品》
   李佩甫中短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