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作家列表 >

蔡智恒

 

 

蔡智恒,网络上的昵称是痞子蔡,是一名作家。蔡智恒1969年11月13日生于台湾嘉义县的布袋镇。家中排行老二,有一个姊姊、一个妹妹。1984年到台南念台南一中,至今生活的范围仍以台南为重心。

作品目录
《暖暖》
  台湾男孩凉凉毕业后参加了一个海峡两岸学生夏令营活动,来到了古都北京,在那里他遇见了在北京读书的东北女孩暖暖。他们和其他学生一起快乐地游览了北京诸多名胜古迹。在此过程中,凉凉和暖暖的感情也与日俱增。夏令营活动结束后,凉凉依依不舍地离开北京,离开暖暖,回到了台湾,他找了工作,和暖暖一起约定,不管现实如何,都要努力地生活着。此后,凉凉因为工作关系,再次来到大陆出差,掩不住对暖暖的强烈思念之情,他在回台湾之前去了北京,见到了暖暖。并且和暖暖一起去了哈尔滨,在那里两人的感情更近了一步。
《第一次亲密接触》
  如果我还有一天寿命,那天我要做你的女友。我还有一天的命吗?没有,所以,很可惜。我今生仍然不是你的女友。如果我有翅膀,我要从天堂飞下来看你。我有翅膀吗?没有。所以,很遗憾。我从此无法再看到你。如果把整个浴缸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焰。整个浴缸的水全部倒得出来吗?可以,所以,是的。我爱你。
《檞寄生》
  《檞寄生》延续了蔡智恒小说一贯的浪漫气氛,描述我实在不是故意,但仍旧不小心同时爱上两个女孩的三角恋故事:在台北在台北担任研究助理的我,打开抽屉,随手拿出一根烟抽,要把烟拧息时,发现烟上有字……每抽一根烟,便忆起一段往事。最让他心动的是她,那个在烟上写字的女孩;可另一个她也叫他痛苦,那是让他重拾信心的女孩。当你令两个女孩心痛,你就不得不做一个选择;当两个女孩令你忆起左肩右肩痛,你就知道自己中毒太深,要细细分辨,什么是真爱,什么是一生所爱……爱抽MILD SEVEN的蔡智恒,用十根烟串起一个浓淡相宜的爱情故事,就像《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一样,其中或多或少难免糅进自己切身的情感经历。
《孔雀森林》
  故事是开始於一个有趣的心理测验:『你在森林里养了好几种动物,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你必须离开森林,而且只能带一种动物离开,你会带哪种动物?』这次男主角与故事中3位女主角的相遇是因为一封寄错的情书做为开端,也因主角们所选择的心里测验结果,让男主角与3位女主角的关系有著隐约的冲突。文中前半段中出现的两位女主角有著同音、不同写法的名字,『刘玮亭』、『柳苇庭』,因为这样男主角的情书才会不小心的给错人,也因为男主角不知该如何解释这样的误会而导致最後因为情书的关系伤了『刘玮亭』---选择老虎(代表自尊)---而且将她伤的很重,从此男主角对她一直有著深深的愧疚。
《爱尔兰咖啡》
  寒冷的雨夜,男孩偶然走进城市小巷的咖啡馆。认真煮咖啡的女孩,令人心动,原来,爱尔兰咖啡适合思念发酵时的心情。备受英国媒体注目画坛新锐郭莉玲,以无比清新的笔触,呈现蔡智恒《爱尔兰咖啡》的深情魔力。突然想起英国诗人奥登悼念叶芝的诗句:疯狂的爱尔兰将你刺伤成诗。叶芝、爱尔兰、爱尔兰咖啡、煮爱尔兰咖啡的女孩,都是诗。我决定不再做个细心谨慎的人,今晚留下来寻找爱尔兰咖啡的温暖。
《鲸鱼女孩、池塘男孩》
  这一刻她的眼神,对我而言就是永恒。一个是聪明大方、总是有莫名预感的大眼美女;一个是体贴诚实、偶尔讲冷笑话的腼腆男孩;二人在一次校园十大美女选拔赛中结识。他们的约会,没有一般世俗的追求手段:留电话,夸大的恭维之词,轻挑的行事挑逗或激烈的情节发展;但有的是互相之间莫名的默契,不经意的会心一笑,还有暖暖的甜蜜在二人之间暧昧流动……她的眼神闪亮如同星星。往后的时间,我和她这两条线的轨迹将会是如何呢?这没有说出口的爱情,这动人、让人留恋的爱情,最后会是喜剧还是悲剧收场?
《夜玫瑰》
  因为叶梅终于让我想起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寂寞确定跟孤单不一样,孤单只表示身边没有别人。但寂寞是一种,你无法将感觉跟别人沟通或分离的心理状态。而真正的寂寞应该是连自己都忘了喜欢一个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