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神墓》->正文

第二部 第345章 唤魔初现

    邪恶的辰南追杀得法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方天画戟成化成千丈长,巨大的戟刃闪烁幽冥冷森的光辉,慑人心魄。

    所过之处,无论是仙人还是凡人,无比惊骇,这个狂人,实在太过疯狂了。

    尤其是天界的神灵心中更是震惊到极点。当年一战之后,辰南失踪,法祖被推为共主。这些年来天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法祖之威名已经深入人心,但今日却被昔日的青年强者,追杀得如此狼狈逃窜,实在不得不让人瞠目结舌。

    法祖真实战力在辰南之上,但是太上忘情功却隐隐克制他,让他憋闷不已。不断的反扑血战,不断的受到重创,最后只能在天界与人间逃亡。

    他已经兜了一个大圈子了,从天界到人间,又从人间回到了天界。最后他甚至想飞向天界外的那片星空去,但是最终他打住了想法。

    因为太古一战之后,星空已经成为一片死域,那里有着太多的未知玄机,法祖可不想憋屈的不明所以地死去。

    “啊……辰南你真的想对我斩尽杀绝吗?你就不怕虎视眈眈的第五界,因为天界少了我而打过来吗?要知道你我二人目前可是这边仅有的两个能与他们一争高下的天阶高手啊!”

    法祖实在被追杀得痛苦不堪了,不然也不会说出这么没水准的话来服软。

    “哈哈……笑话,天界因为有了你,才致使第五界不敢打过来吗?你以为你是魔主,还是独孤败天啊?!”邪恶的辰南冷声斥责。其实他很想说,第五界的人打过来又如何?谁人能耐我何?待我进化到终极境界,还怕谁!但是龙儿在身边,邪恶的辰南并没有如此说。

    “北极帝星!”太上忘情录中的玄功,北极星光自天外飞来,一道璀璨的光柱,狂轰向法祖。同时,辰南手中凶戟似天龙出海一般,狂啸着劈了下去。

    法祖展开血系魔法,在空中留下一大片自己的血雾,总算顺利逃了出去,不过却狼狈不堪。

    “杀!”邪恶的辰南如入魇了一般,仰天长啸,更加疯狂地追杀法祖。

    遇上这样的恶敌,法祖只能不断心中咒骂。

    龙儿小脸红扑扑,他坐在辰南的肩头,兴奋地握着小拳头,充满了幸福感。

    当年他才出生不久,没有与辰南相处几日,辰南便离去大战黑起了。一别多年,但在龙儿的心中,辰南始终没有变,还是以前那个好父亲。虽然在成长的过程中没有享受过父爱,但他从来没有怨过辰南,总是期盼辰南早些回来。

    M9sbaima书院mailto:[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今日两界修者震惊,法祖可是太古时期就已经名传天下的强者啊,现在号称两界共主,居然被消失十三年归来的辰南追杀得狼狈逃窜,这实在让人有些惊惧。尤其是那些跟随在法祖身边,曾经想攻打月亮的神灵。?7L白www马.bmsy书.net院)UV

    在法祖被追杀的无路可逃之际,人间界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其强盛的“势”。而距离邪恶的辰南与法祖不过百里之遥,他们皆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了。

    他们的神色同时骤变,因为那里竟然是原来的杜家玄界所在地。不用多想也知道是第五界来人,法祖的脸色阴晴不定起来,而邪恶的辰南最终却是大笑了起来。现在邪恶为主导,他才不会管那么多。

    法祖没有迟疑,向着那个方向快速飞去。如果来人是黑起他自认倒霉,但如果是与他有联系的另一方人马,那么他的转机到了。

    再来故地,这里残山孤立,乱石铺地,一片荒凉无比的惨淡景象。这乃是当年最为激烈的大战之地,如今已成了一片孤域,没有人愿意涉足这里。

    一个身高一丈,身材颀长,面如书生般的第五界强者,立身于空间之门前方,惊异地注视着快速飞来的两大天阶强者,最后当他看到辰南之际,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辰兄是你……真的是你吗?”他无比亲热地喊道。

    “德猛兄!”

    辰南还没有说话,法祖先大叫了起来,如遇到大救星一般,快速冲了过去。他知道转机到了,这么多年来。他与第五界德猛这方人联系颇多。不仅因为要自保而出手去相助过他们,还允许德猛一方的第五界子弟进入西方天界避难。

    “法祖你这是怎么了?”德猛虽然在这样问,但是精明的他怎么会看不出辰南在追杀法祖呢。随后,他热情地迎了上去,大笑道:“辰兄,一别多年,我曾经寻你好久啊,真的为你担心了好长时间,以为你出现了什么意外呢。哦,这是我可爱的侄儿吧,哈哈……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小小年纪竟然是个小天阶了,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7vGbaimashuyuan5zX

    德猛高兴地大笑着,显得无比的热诚。

    但是,邪恶地辰南却只是笑了笑,不要说他现在邪恶为主导,就是辰南亲身在此也不会多感冒。对方看重的是什么?还不是他强绝的修为,想要拉拢他去灭黑起而己,所谓的真情实意,不过是表面上而已。

    “哈哈……当年忙于修炼,不想一睁眼十三年过去了。”邪恶的辰南也大笑着。

    “伯伯你是来帮我们抓恶人的吗?那个坏蛋想要攻打我们居住的月亮。”看似是孩子话,但龙儿却是很聪明地在封德猛的嘴。

    “这个……嘿嘿……法祖怎么成坏人了呢?”德猛刚想说的一些话被龙儿堵了回去。“他可是我们一方的战友。要知道当年对付黑起时,他也出了不少力啊。你们怎么会闹成这样呢?”

    “这就要问他了,为何趁我不在,想要灭杀我家人!”邪恶的辰南冷笑连连。

    德猛回过头来望着法祖,道:“你这个玩笑开的可大了。看,辰兄都当真了。我们都很想念辰兄。当初不是说好了,做个假戏而已吗。好将辰兄请出来,但是你做得太逼真了吧?看,辰兄都信以为真了。”

    法祖回过神来,干笑着:“嘿嘿……玩笑开大了。嘿嘿。”他有一头想想撞死的冲动。堂堂法祖何曾这样憋屈地应付着这等拙劣的谎言。三岁的孩童都能够看得清,但是这确实是一个能够让德猛介入而进行调节的借口,以及他能够留下些许面子的台阶。

    “我可不认为这是什么玩笑!”邪恶的辰南冷笑着,他早己动了杀心,怎么可能任两人几句话就揭过呢。

    “辰兄这真的是一场误会啊!”德猛一副诚恳的态度,道:“当初你消失不见后,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确实和法祖说过,想个办法将你寻出来,不过他弄巧成拙了。”

    当然,德猛知道以上话语不会起到半点作用,急忙转移了话题,道:“辰兄,这一次我来人间,可是有要事找你啊。对了,你可能不知道当前的形势。我简要地对你说说吧,当年,你灭杀尼仲、阿里德,实在帮了我们的大忙。随后,我们趁黑起未归,再次合力灭杀一人。当黑起回归后,我们着实昏天暗地的大战了一番啊。后来,就连法祖也被我们邀入了第五界,六位天阶高手,多年努力,终于将黑起一方三位君王封印。但是,现在……”

    听闻这些话,辰南没有什么感觉,但法祖有些坐立不安了,他参与了后来封印黑起三人的事件,与他们乃是死敌。如今似乎有不好的消息传来,焉能不担忧。

    德猛看辰南居然神色不变,接着道:“三重镇有瑰宝的古阵,已经被黑起三人破去了一重。如今随时可能会冲出啊。这次我来,就是想找你们商议此事。”

    “等我杀了法祖,再与你商论。”邪恶的辰南油盐不进,一心想杀法祖。透发出的杀意,将远空一行路过的飞鸟,都直接灭杀了。

    “辰兄,真的不能杀法祖啊,如今大敌当前,我们不能内讧。”德猛的脸色不再那么笑意绵绵了。

    “那又如何?我就是想杀他。”邪恶的辰南丝毫未将德猛看在眼里。

    德猛传音道:“辰兄,你的境地其实很危险啊。你想想你不过三日强大的时间而已,时间一到便将失去一身力量,我想你不愿意结下大仇把,让人等待你虚弱的时刻……”

    “你在威胁我吗?”邪恶的辰南冷冷地看着德猛。

    “不是,我只是在好心提醒你啊,你想你真能够彻底灭杀法祖吗?他毕竟是不死不灭的太古强者,他还不算元气大伤,你只能封印他。但是一旦让他脱困而出,日后等你虚弱时刻来报仇,不是天大的危险吗?再说,第五界的事情很棘手啊!”德猛耐心地暗中劝导着。nkOwww.bmsy.net_?|

    邪恶的辰南根本没有听进去。但是与他精神相通的本体辰南,却不得不思量了起来,并不是杀不死法祖,而是因为德猛所说的威胁,那可不是来自法祖啊,那是来自德猛一方,对方在提示他,现在翻脸的话那真是结下大敌了。

    “该死!”邪恶的辰南感觉精神又遭侵袭,被本体辰南掌控了。这种境况,在短暂的半日内发生不止一次了。他真的很怀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衰老的本体辰南,明明将要死去了,为何还会有这样的潜力呢?就算本体辰南还是为主体,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精神联系,但是也不可能在邪恶之体中强行抢夺过主导啊?!

    “答应他!不然,我不会让你进化到完美的终极境界。”本体辰南的话语在邪恶的辰南脑海中回响。

    本体辰南顾虑很多,他不为自己着想,也要顾虑亲人与朋友,不能轻易与德猛一方闹翻。

    在这一瞬间,邪恶的辰南也想了很多。他乃是太上忘情录的产物,他绞尽脑汁在思虑着,将死的本体辰南何来的潜力?直至,他想起了辰南体内地另一种功法——唤魔经!

    “是它,唤魔……唤魔,难道真的能够唤来一个魔不成?!”邪恶的辰南的面色有些不好看,深深地皱着眉头,露出了思索的神态。

    看在德猛与法祖的眼里,这无疑是辰南松动了,德猛急忙再次开始劝慰。

    衰老的辰南,在潜龙的帮助下,立于虚空中,他有些伤感地望著远空,但是心神已经去了万里之外。他在时刻关注着邪恶辰南的思绪。在邪恶地辰南心中大喝道:“如果你还有点良知,就不要乱来,你无顾忌的杀人,但是大患却会找龙儿他们报仇。如果你嗜杀,以后可以换个身份,随你去杀戮,但眼下不要连累龙儿!”

    辰南与邪恶的辰南精神相通,已经得知“潜力之说”。对方竟然在思量着唤魔经!但是,辰南自己却根本感知不不到任何力量。唤魔心法早已停辍多年了,难道当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辰南大吼道:“邪恶的本性,你在我体内生存成长,你如果不怕我灭杀你汲取力量的来源,尽管胡来把!”

    邪恶的辰南到底还是妥协了,他对着德猛与法祖开口道:“好吧,今日就当作玩笑!”

    “可是……”龙儿小脸涨得通红,想要说些什么。

    看到他如此,本体辰南的思感直接通过邪恶辰南对龙儿传音:“龙儿,当忍则忍,再说我们根本没有吃亏,你还小,回去让四祖给你分析其中的缘故。”

    “不用四祖分析,我都知道,以后,我会努力修炼的,早日提高自己的修为。”龙儿点头回应。

    “哈哈……既然是是一场误会,那么大家现在又是朋友了。法祖你还是在西方天界开一个盛大的赔罪宴会吧,借此也向两界的神灵解释一番。”

    “应当的。借此,一为赔罪,二也为你接风洗尘。”法祖皮笑肉不笑地应道,心中着实怒火汹涌。

    然而就在这时,辰南手中方天画戟,蓦然问闪烁出一道惊人的冷芒,一道璀璨的光芒,瞬闯将法祖崩碎了。

    这是本体辰南与邪恶辰南一致的想法付诸的行动。

    “你……”德猛冷冷看着辰南。

    在远空迅速重组身体的法祖,更是愤怒地咆哮着。

    “哈哈……开个玩笑而己。不想过头了,哈哈……”辰南大笑,龙儿则眨动着大眼,握紧了小拳头。

    用对方的方式,狠狠地回击,令辰南感觉非常的爽快。

    西方天界神域内,美丽的天使翩翩起舞,阵阵霞光云雾缭绕在一片仙园内。芝兰开放,神光闪耀,奇花盛开,瑶草铺地,将这里映衬得格外神圣与祥和。

    今日,西方天界法祖宴请贵客,整片神域都被布置得欢乐祥和无比。

    法祖与辰家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与辰南一战更是早已定下的一场切磋。这则消息,飞快传到了两界修者的耳中,着实让许多人愕然。不过,没有人多说什么,谁也不愿意得罪仅有的这两三个天阶强者。

    修炼界众人对德猛并不陌生,这个第五界的君王不是第一次来西方天界,他与法祖曾经合作不下数次,尤其是西方的神灵对他更是早已熟知。

    这一次,宴会来了太多的神灵,致使宴会成了开放性的,地点定在了一片仙园中。

    南宫仙儿娇笑连连,在仙园中各路神灵间穿梭着。她很喜欢西方这种宴会,绝世媚态颠倒众生,不断对着宴会上的神灵放电,许多人都被她迷得不知东南西北。

    大魔不可能不来,他端着一杯香醇的美酒,在人群中寻找着故人。

    玄奘和尚满嘴流油,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大快朵颐。那些被他呼唤来不断送酒的天使,皆吃惊地望着他,这是哪里的野和尚?另一边亦魔亦佛的青禅魔佛,还有与他和好的弟子佛祖,可都是只吃素斋啊。

    东方长明、混天小魔王、好战狂女李若兰等也都来到了这里。

    仙园内兰芝瑶草随处可见,沁人心脾的清香让人阵阵陶醉,再加上高空中美丽的天使,舒展着绝美的舞姿,这里的确赏心悦目。

    按照西方宴会进行,许多东方的神灵很不适应,尤其是偶尔被人邀请共进一舞时,更是显得有些尴尬。男性还好一些,东方的女性神灵,除却南宫仙儿以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偶米头发!”龙宝宝一双大眼亮晶晶,在远空注视着宴会中的佳肴仙酿,咕噜咽了一口口水。

    小风凰小声问道:“小龙哥哥我们也去吗?可是,我们是邪教的教主啊,我们去了不会被人知晓身份吧?”

    龙宝宝纠正道:“神说,我们是正义而仁慈的大教,不了解的神灵在嫉妒我们,因为我们用十年创造了一个奇迹,比他们的信徒多,你也是教主,不能够随意这样说话,你要每日在心中大喊我们是正义的!”

    紫金神龙的双眼也在注视着那片仙园,嘿嘿笑道:“今日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真是大聚会啊,我敢肯定有美妙的事情将发生。”

    “痞子叔叔你也去吗?你可是被许多西方神灵通缉的恶棍啊。”小风凰有些担忧地问道。

    “去,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去。我亲手手刃仇人,怎么成了恶棍了呢!奶奶个熊的,龙大爷我是谁,我怕过谁?一定要去!”

    小风凰点着头,认真地道:“是地,是地,现在许多人在说话时,都这样说,‘我是流氓龙我怕谁’!”

    紫金神龙:“……”

    宴会中的主角,邪恶的辰南遇到了大麻烦,当然并不是来自外界,麻烦来自他的内心!

    他竟然在邪恶之体内,发现了唤魔经的运转气息,这实在太让他震撼了!

    要知道他乃是太上忘情奇功在辰南体内运转不辍而蜕变出的邪恶之体,体内一直流转着太上功法。邪恶体内根本没有、也不应该、不可能有唤魔心法,但是今日他有些惊惧了……M5L白%马www。bmsy。net)J;

    “该死的,太上忘情乃是世间第一奇功,难道还压制不下唤魔?哼,难道还真要唤来一条魔不成?!在我体内生成?该死的!”

    本体辰南也来了,不过在他的要求下,进入仙园前,龙舞与潜龙便与他分开了。现在,没有人认识他,谁都不知道这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才是真正的辰南!

    天使侍者小心地伺候着他,没有人敢轻视进入这里的修者,谁都知道凡是有信心进入这里的神灵,都绝不是寻常之辈。

    辰南要了一杯红酒,慢慢穿过人群,独自一个人在仙园的一片角落散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向他跑来,竟然是龙儿!

    “老爷爷……”

    老爷爷?辰南心中一颤!

    粉雕玉琢的龙儿眨动着大眼,迷惑地看着辰南,道:“好奇怪哦。老爷爷,我看到你后,不知道为何心里好难受,我……感觉你像我的亲人一样。”

    辰南心中一阵滚热,同时有些发涩。俯下身来,道:“也许我们投缘吧,可以让老爷爷抱抱你吗?”

上一页 《神墓》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