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至尊无赖》->正文

第四十四章

    

    【推荐一本不错的新书《血道猖狂》,东方玄幻类的。本页下面有链接。】

    【说了今晚有一万字的,但是书评区里大家实在催得太厉害了,先把刚写完的五千字贴出来吧,我还在继续写,无论如何会保证满一万的!而且,就算过了12点,也会继续写!同时,明天周日的两章,也会照常更新!今天的一万字,不算明天的任务!明天两章依然是两章!!累啊……】-

    几人心中疑惑,忍不住都询问小雷,可是小雷却摇头不语,他面色有些严肃,只是淡淡回答一句:“今晚听我的就好,其他的不要问。如果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不要大叫!”

    这些人中就只有雷吼真的见识过小雷的本事,他忍不住还想问,可是看见小雷警告的目光,终于乖乖闭上了嘴巴。

    整整一个下午,在小雷的命令下,雷吼林姗姗如花三人,将房间里的被单等东西都搬到了大厅。如花虽然心中有些不忿,但是林姗姗却对小雷极为顺从,她也只好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小雷则一个人在大厅的桌子上忙碌。他怀中暗暗藏了一个乾坤袋,里面有各种作法的东西,此刻一样样的从怀里掏了出来,其他三人只是奇怪,怎么来的时候没见小雷带什么东西,现在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出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器物。

    小雷小心翼翼的画了三个灵符,叹了口气,心中暗道:好不容易从逍遥子那里勒索来的极品朱砂啊,画了这几个低级的灵符,亏大了亏大了。得想办法从什么地方找回损失才行。

    想到这里,目光忍不住就朝着正在大厅中搬东西得雷吼,雷吼顿时觉得心中发寒,硕大的身子居然以极为敏捷的速度匆匆奔上楼去,不敢再被小雷看了。

    小雷又拿出了一把盈润的玉牌,那是在峨眉山的时候,从轻灵子那个老怪物手里打赌赢来的。

    说起来,轻灵子那个老家伙脾气还真的是很……很无聊!

    居然有一天拉着小雷去数一棵树上有多少根树枝,结果两人打赌是单数还是双树,最后两人数了三天三夜才数完。小雷偷偷藏了一根树枝之后,从轻灵子那里赢来了这么一个玉牌。

    据说这玉牌有避邪的功效,一般的邪恶孤魂野鬼低级的妖魔鬼怪,都是靠近不了,用来防身是最好了。

    他捏在手里,想了又想,悄悄拉过了林姗姗,郑重把玉牌塞在了她的手里,低声道:“这个东西你随身放好,晚上就挂在衣服上,千万不要摘下来。”

    林姗姗虽然不知道小雷为什么忽然送自己东西,但是眼看他表情郑重。加上心中喜悦,立刻就收了下来,看着小雷的眼神忍不住就露出几分痴缠的模样。小雷暗中叹了口气,心中也有些复杂滋味,只是却一时也理不清了。

    等到傍晚的时候,几人才终于忙定了下来。如花看着大厅里面的模样,叫道:“小雷,你到底搞什么鬼?”

    只见大厅之中,门板上,窗户上,都被贴上了一个个的灵符,那灵符上都是红色朱砂写出了一条条鬼画符的字样,小雷耳朵上夹着一根朱砂笔,手里捏着一把桃木剑,把面前的一张桌子完全弄成了个临时的法台。

    只见小雷单手提着桃木剑,另外一直只手里捏着一个道家的灵符,口中念念有词,忽然手腕一抖。哧哧几声响,那灵符忽然燃烧起来,在他手里冒出一团火苗化为一道青色的烟雾飘开。

    小雷立刻凝神看着那团烟雾,脸上表情肃穆。

    只见那团烟雾凝聚不散,在大厅的房顶上飘来飘去,那烟雾渐渐凝聚到了房顶的左边一盏吊灯之下,随即才缓缓散掉了。

    小雷眼中精光闪过,立刻指着那吊灯,喝道:“雷吼,去把那个灯取下来!看看上面有什么东西!”

    雷吼立刻搬过一张椅子站上去,用力拽下了那个玻璃水晶灯,看了两眼,叫道:“夷?这里有一个风铃!”

    小雷点点头:“是了!果然是这个东西。”

    他走过去,接过雷吼手里的吊灯,从吊灯的里面取出了一串小小的风铃,那风铃也不知道挂了多久了,上面布满了灰尘。细细看去,只见风铃之上也用什么东西画上了几个符号。

    “这是什么东西?”第一个叫问的是如花,她脾气急躁,忍不住就道:“你今天到底弄什么鬼把戏?”

    小雷嘿嘿一笑:“鬼把戏么?看来真的是名副其实的‘鬼’把戏了。”

    他随手把风铃扔进了垃圾桶,拍了拍手里的灰尘,笑道:“你们应该听说过家里挂风铃是什么意思吧?”

    林姗姗想了想,道:“我小的时候,家里长辈去世,就看见老人会在家里挂一个风铃,说是可以招请阴灵……”

    小雷点点头,道:“不错,玄门的一些皮毛法术,在普通人中也有流传。民间就流传有家里挂风铃可以招请神灵或者阴灵前来的说法……可是那些说法大多数都是错误的。”

    他随意走到了众人身前,微笑道:“在我知道的,道家的法术里,确实是有用一种名字叫做‘金刚铃’的法器,专门招请神灵帮助的。可是使用这种‘金刚铃’的条件,必须是使用者拥有一定的法力才行,普通人就不行了。”他指了指房顶上自己下午挂上的那个铃铛,笑道:“那是我下午挂的,就是真正的‘金刚铃’了。”

    他继续笑道:“可是挂这种金刚铃也是有讲究的。最重要的,就是挂的地方绝对不能错!我们看一个宅子的风水,就要先计算出房子里的‘吉位’和‘凶位’


    他指了指刚才被雷吼拽下的那个吊灯的地方,冷笑道:“所谓的‘凶位’,就是‘六煞之位’,乃是房间里阴气最盛,最是凶险的位置!在这种位置挂‘金刚铃’,如果是一个普通的没有法术的人挂上去还好,最多也就是晚上会吸引一些孤魂野鬼在徘徊而已,时间长了就会散去……可是如果,是一个有法力的人挂了金刚铃在这个位置么……嘿嘿……”

    “那会怎么样?”如花瞪着眼睛。

    小雷收敛起笑容,正色道:“也要看挂铃铛的法力如何了,如果只是一般的法力,也不过就是招来几个恶鬼厉魄,或者招来几个专门吸食阴气的妖怪……如果……如果是法力比较强的人,嘿嘿,那么住在这个房子里的人,就会厄运横生,周围百米之内生物不繁,存草不生!还有……宅子的主人,恐怕都会断绝子嗣!还会有千年的恶鬼妖王被吸引过来,到时候,住在宅子里的人鸡犬不留!生人不近!”

    众人听他说得恐怖,都忍不住微微变色。

    小雷叹了口气:“我今天一进来就觉得这个庄园有些古怪,可是到底怪在什么地方,我却有些想不明白。虽然我学了一些法术,但毕竟是没有什么经验啊,差点就被瞒骗过去了!哼哼!”

    他推开窗户,指着别墅外面的周围草坪,淡淡道:“你们看!这周围的草坪都是新翻上的!都是新种植上去的,都是新草!就连地皮也很松软,一看就是刚刚移植不久的!雷吼,我问你,你自己家里也有草坪,一般多久翻整一次?”

    “嗯,一年也就一次吧。”

    “对了。”小雷笑道:“我也听说,就算是翻整草坪,也多半是在秋冬季节,有钱人才会花钱把家里周围庄园的草坪翻新,因为秋冬季节草地枯萎,看上去不好看。可是现在春天刚过,正是万物复苏春暖花开的季节,根本没有必要翻新移植新草吧?”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是立刻也明白了几分。果然外面的草皮色泽鲜润,一看就是移植不久的样子。可是现在又不是秋冬,这里附近没有人烟,草坪平日也没有人践踏,何必翻新呢?

    “雷吼,这里的一切日常事情,都是那个方伯管理的吧?维护这个庄园的经费,也是在他手里的吧?”

    雷吼点头道:“是的,有一个帐户是方伯管理的,每个季节都会有一笔钱到帐户上。方伯在我们家里做了十几年了,我们很信任他的。”

    “哼……”小雷冷笑一声:“还有,今天那个方伯只是进来送了东西,就走了。他住在庄园外面的一个小屋吧?为什么不让他住在里面?”

    雷吼想了想:“原本是让他住在里面的,但是他自己不肯。虽然方伯只是我们家里请的工人,但是我们从来不把他当外人的。只是他自己非要住在外面的工人房,不肯住进来呢。”

    小雷点点头,淡淡道:“那事情就很明白了。”

    雷吼变色道:“你是说方伯?他可是我们家的老工人了,不会……”

    小雷摇摇头:“不用多说了,你如果方便的话,马上打电话给你姐姐,就说是要她查查这一年来庄园里面的开支明细,就明白了。”

    雷吼脸上有些不信,但依然打了电话,小雷只是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远处的落日。

    落日如血一样鲜艳,红的有些吓人。落日的余辉将大山的影子斜斜的拉了下来,仿佛山脚下的庄园都笼罩在了阴影里一样。

    片刻之后,雷吼放下了电话,皱眉道:“看了一下,没有错。帐目上面庄园的日常草坪修整都是通过一家本市的专业公司来做的。没有什么可疑的。明细支出也很正常啊。”

    小雷皱起眉头,忽然拿过了电话,先是拨通了本市的电话查号台,把那个专门负责维护庄园草坪的专业公司电话查到了,随后又打了电话过去。

    旁边的三人都是有些疑惑,看着小雷拨通了那家公司的电话,小雷表情平静,电话里只是嗯嗯啊啊,几分钟后,他脸色微微一变,缓缓对电话里说了一句:“谢谢你们。”

    放下电话后,他表情冷峻,嘿嘿冷笑两声,随即道:“恐怕我猜得没错了!”

    他缓缓坐了下来,手指轻轻敲击面前的茶几,缓缓道:“那家公司说了,他们每个月都会派一批人来翻修一次草坪和周围树木,后来发现这里的土壤似乎不适合植物生产,干脆就在庄园周围百米之内不种树了,只翻修草皮!因为那样的话,花费就会少一些……”

    他眼中闪动着精光:“一个月翻修一次草坪!嘿嘿,有趣啊,果然有趣啊!”

    “可是……怎么会这样?家里的帐目上……”雷吼奇道。

    小雷摇头:“笨啊,那家公司的人说了,每个月都有另外的一个帐户给他们公司支付酬金作为每个月翻修草坪的费用,而且……已经足足二十五年了!”

    “二十五年!!”

    三人同时惊呼。

    小雷摇摇头,道:“既然这样,那我说的就绝对没有差错了。这个房子被人布下了极为阴邪的阵法,嘿嘿,雷吼啊,你们一家人,平日里大概是很少来这里吧?”

    “嗯,一般一年也就来一次而已。”雷吼缓缓道:“而且,自从我长大了之后,就很少来了。平常最多空闲的时候,来游玩一下,也很少在这里住宿的。”

    如花瞪着眼睛道:“这地方你们一年就用一次?天啊……既然这样,干吗还把这么大一块地买下来?这也太奢侈了吧??”

    小雷一改往日的嘻嘻哈哈,低声道:“好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他看了雷吼一眼,低声道:“唉,也幸好你们平日不住在这里,否则的话……嘿嘿……”他脸上虽然是在笑,但是笑声中的寒意却让人听了心中发毛。

    如花忍不住道:“你说的那么可怕,我们现在还是走吧!大猩猩不是开车过来的么?我们马上闪人跑路!这种荒郊野外的,不住也罢!”

    小雷横了她一眼:“跑?为什么要跑?哼,一个小小的破阵法,小爷我还不放在眼里,今晚你们听我的,我自然能解决……”

    他心中却想到:好不容易在峨眉山上学了那么些古怪的法术,终于有个机会能施展一下了,这么难得的机会怎么能放过?

    林姗姗脸色有些发白,身子忍不住就往小雷身旁靠了几分了,轻轻道:“我看还是走吧。你说这里这么邪门,我们没有必要惹麻烦的。”

    雷吼却满脸郁闷,忽然大叫道:“妈的!我不信!方伯是个好人,小的时候他就抱我在山上玩过。他不会害我们家的!”

    小雷淡淡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不不信,那么你倒是解释一下外面的草坪怎么回事?”

    雷吼结结巴巴道:“可能……可能是真的这里土壤不适合草皮生长,需要常常维护……”

    “哼!”小雷冷笑一声:“那他怎么不告诉你们!为什么要自己偷偷的花钱去翻修?这十五年来,花钱翻修草坪的钱是从哪里来的??还有,吊顶上的那个金刚铃是怎么回事?”

    雷吼立刻语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捏紧了拳头,瞪着小雷。

    “我,我打电话告诉我姐姐!”雷吼立刻抓起了电话,就要拨号码。

    小雷飞快抢过电话,似笑非笑道:“这就不必了。”

    他忽然心中一动,拉着雷吼走到了一边,低声道:“这个地方平日里除了你们家里人来,还有其他人么?”

    “有的。”雷吼立刻道:“这个地方原本就是我们家和田叔叔家一起买来的,我们两家是世交,这个地方是算在我们两家共同名下的。平日里我很少来,毕竟这种游山玩水的事情,我一个粗人也不太喜欢。倒是……”

    说到这里,雷吼脸色都白了。

    小雷面带冷笑:“倒是田震一家人常常来这里度假,对吧?尤其是田珂儿小姐,女孩子嘛,尤其是她这种性格的女孩子,一定最是喜欢山明水秀的地方。她是不是常常来这个地方居住?”

    雷吼结结巴巴道:“不、不光是珂儿妹妹……是……田叔叔以前,也常常来这里,还有珂儿的母亲,珂儿的母亲最喜欢绘画,一年之中倒是有小半的时间喜欢待在这里……然后……”

    说到后来,雷吼脸色越来越是苍白,语气也越来越是凝重,终于,他忽然惊呼了一声,满脸震撼,盯着小雷。

    小雷眯起了眼睛:“嗯,好一个绝户的毒计啊!嘿嘿……”

    他叹了口气:“想必田珂儿的母亲,已经不在人世了吧?我问你,她的母亲,生前是不是体弱多病?”

    “是……只是大家都以为,她是因为在这里居住的条件太差,平日里山下湿气太重,侵了身子,身体太弱。所以,在生下了珂儿之后,她老人家不久就去世了。”

    小雷点点头,继续问道:“那珂儿呢?她身子也不太好吧?”

    “是的,她从小就有些体弱,而且田叔叔说,珂儿的身子不好,他原本想让珂儿学一些家传的功法健体,但是却不行,珂儿的身子先天就太弱,没法练武了……”

    雷吼越说声音越低,脸上表情渐渐露出几分惊骇来……

    旁边的如花和林姗姗也是面色惊恐,林姗姗忍不住想起了小雷刚才的话:

    “宅子的主人,恐怕都会断绝子嗣!”

    小雷叹息道:“田家现在就珂儿一个女孩,连个儿子都没有,珂儿的母亲也去世了……嘿嘿,这招太毒了,绝户的毒计啊!”

    他忽然忍不住又道:“有钱人,想找个女人生个儿子还不容易么?”

    雷吼插口道:“不,不是的,我田叔叔不会再娶了……当初珂儿的母亲去世的时候,他就发过誓的。”

    小雷嘿嘿笑了两声,也不说话。

    他忽然心中想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雷吼的姐姐,那么精明的一个人……难道这个事情能瞒她这么多年么?

    这庄园是两家合买的,那个方伯看似是雷家的人……难道……-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至尊无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