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至尊无赖》->正文

第六十六章 【小雷泡妞】

    

    他上来就毫不留情面的当面叱责,那个教练立刻一张脸涨红,眼睛往左右看了看,果然看见不少学生对自己指指点点,不由得恼羞成怒:“你是什么人?我们正在上课,请你不要打搅!”

    他倒也狡猾,扫了小雷两眼,看小雷穿着普通,立刻心中松了口气,表情更加嚣张了,喝道:“请你快出去!不然的话我就喊学校保安了!这些人干什么吃的!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

    小雷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道:“狗急跳墙,恼羞成怒,何必呢……”他假装看不见对方变成猪肝色的脸,拉起了田珂儿的手,笑道:“珂儿,走吧。天气这么热,打什么网球啊。小雷哥哥带你去吃冰激凌。网球这种简单的运动,回去我教你!”

    田珂儿被小雷捉住了小手,心中砰砰乱跳,可是眼看小雷脸上挂着邪魅的微笑,却怎么也生不出半分抗拒的念头,不由自主就丢掉了球拍跟着他往外走了。

    “站住!”那个教练气得面色发白,眼看到手的小肥羊要走了,好事被人打断——这种情况下,男人的心中的火气那是来得比什么都强烈的。况且他看见了小雷的打扮,见田珂儿跟小雷在一起,心中认定了对方不会有什么自己惹不起的背景,就更加张狂了。

    “站住!田珂儿,你不想上课了吗!”他喝道。

    换作其他的学生,他是无论如何不敢这么说的。笑话!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些豪门子弟一向骄横惯了,谁会把什么学校的制度放在心里?

    可偏偏田珂儿性格柔弱,也实在想不明白,田震那种黑道大亨,怎么会养出这么一个小绵羊一样的女儿。她迟疑了一下,站住脚步,低声道:“小雷哥哥,我还是继续训练吧……这样走,好像,好像不太好呢……而且,而且我真的很喜欢打网球呢。”

    小雷皱眉,心中暗暗叹息。苦笑道:“刚才那个人欺负你,难道你不知道?傻妮子啊。”

    珂儿粉面绯红,垂下头去。小雷故意大声道:“那种垃圾有什么资格教你?回去我教你打网球。”

    “你?”那个教练冷笑道:“你会打球么?”

    “怎么不会?”小雷翻了个白眼:“网球很难打么?不就是两个人两个拍子,来回击球么?”

    听了这话那个教练气得差点晕倒,他毕竟曾经是退役的职业选手,闻言怒道:“好!小子,你能打赢我,以后田珂儿都可以不用上我的课了!”

    小雷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立刻把珂儿往边上一拉,低声道:“等我,十米秒钟就好!”

    他抓起一个球拍就跑到球场的另外一头,大声道:“来吧!”

    周围人看过去,纷纷摇头。只因为小雷拿球拍的姿势一看就是个外行,网球拍在他手里抓着,就好像抓着炒菜用的锅铲一样。那个教练气极反笑,暗骂道:“就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也敢和我挑战!”

    周围那么多人围观,教练急欲找回面子,又想在珂儿面前卖弄一番。拿起球拍做了一个漂亮的发球动作,扑的一声,绿色的网球被他用力发出!

    他此刻心情激动,居然超长发挥了水准,第一个发球就打出了一个极为漂亮的d大力发球!

    小雷脸上笑容不变,看着呼啸飞来的网球,叫了一声:“珂儿看好了!”

    只见他用力挥出球拍,居然是一个最最标准的厨师炒菜的动作,啪的一声……

    那个网球被他一拍挥了回去,速度陡然加快了数倍,仿佛一个炮弹一样,却奔着教练的脸部去了。

    砰!

    那个教练惨叫一声,丢了球拍捂着脸就跪倒在地上。手指指缝之间鲜血流了出来,只见他那原本还算挺直的鼻梁歪在了一边,显然鼻梁骨都被小雷这一球打断了!

    “耶!”小雷做了一个胜利的动作,随意扔了球拍,拍拍手,笑道:“垃圾!这种水准还敢和小爷打球!”

    笑话!

    在峨眉山上的时候,小爷就常常用弹弓打猴子!逍遥派周围方圆五里的猴子都见了小爷就跑!今天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不打你鼻子,打你小弟弟!

    嗯,三清道尊在上,断人子孙根可不是我们道家弟子干的事情,罪过罪过……

    也算你运气啦,遇见的是我。如果是雷吼看见你调戏珂儿,恐怕早就打断你的腿了。

    小雷拉过了目瞪口呆的珂儿,不再理会旁人目光,大步就往外走去。

    在学校里的一家冷饮店里。吹着冷气,喝着冰冻的果汁,小雷这才惬意的舒了口气。

    贵族学校果然是贵族学校啊。这里的冷饮店里,居然全部都是免费的哦!

    想来一年几十万的学费,学校早就赚饱了,也不在乎这点小钱了吧。

    而且学校里的这家冷饮店,装修的极为干净舒适,宽敞的店面里穿着干净制服的服务生,还有明亮的桌椅玻璃——免费的也有好服务啊。

    况且,不要钱的果汁就是好喝!

    嗯,喊过了服务员,小雷又叫了一杯。

    周围没有什么人,想来那些富家子弟都是奢侈惯了的,这种冷饮店,就算是免费,也吸引不了他们来吧。

    田珂儿坐在小雷对面,目光似乎有些躲躲闪闪,不敢正视小雷,只是埋头咬着吸管,抱一杯橙汁,偶尔抬起眼皮偷偷瞧小雷一眼,又慌忙的躲开目光。

    虽然她垂着头,可是小雷从她红红的耳朵和脖子上粉红色的肌肤,就能肯定,这个妮子脸上一定是布满了红晕。

    “小雷哥哥……”珂儿甜甜的叫了一声,轻轻道:“你怎么会来这里的?你是来找我的么?”

    小雷摇摇头:“不是……”说到这里,珂儿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随即小雷的后面一句话又让她重新开心起来。

    “……我现在也在这里上学了。”

    “真的?”珂儿瞪圆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随即欢声道:“那以后我们可以每天都见面了么?”

    小雷嘻嘻一笑,盯着珂儿的眼睛:“你很希望每天见到我么?”

    珂儿眼神一阵慌乱,立刻仿佛受惊的小鹿一样躲开目光,低声道:“嗯。我在家休息了一年了,学校里已经没有什么朋友啦……”

    小雷心中大乐。田珂儿的性子极为柔弱,似乎特别容易害羞,加上她原本就娇俏可人,羞涩的时候,娇嫩细腻的肌肤就好像吐沫了一层淡淡的胭脂,让小雷看了不禁心中怦然而动。

    他忽然笑道:“好了,你下午还有什么课没有?”

    珂儿闻言立刻思索了一下,低声道:“嗯,下午要学琴,还要学画画,还有一门法语课……”

    靠!

    中学生还学法语?

    小雷忍不住皱眉。不过这倒是基德学院的一个特色了。凡是来这里上学的豪门子弟,今后多半都是要出国留学的,所以学院里的外语学习倒是占据了很大的比重。

    “嗯,反正这个学校里也没有人管,不如我们下午出去走走?我带你去几个好玩儿的地方?”小雷笑得很狡猾,仿佛一个正在勾引羔羊堕落的魔鬼。

    “这……似乎不太好吧……”珂儿有些迟疑。但随即小雷已经三口两口咽吓了果汁,拉着珂儿就走。

    他看准了珂儿柔和的性子,这种女孩子的弱点就是涉世不深,不懂得如何拒绝别人。

    出了学校,珂儿似乎有些不安,毕竟她从小都是一个乖乖女,今天小雷教训了教练,拉着自己逃课出来,又撺掇自己旷课,这些事情在她看来已经很出格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着这个总是带着懒洋洋笑容的年轻人,田珂儿心中就不由变得慌乱,心中鹿撞不已,芳心深处总是涌出一丝异样的滋味。

    而一路之上,小雷都攥着田珂儿的手,假装没有注意到田珂儿脸红的几乎要渗出血的样子。

    其实,对于这种温室花朵一样的女孩,就要采取这种方法。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不动声色中悄悄的拉近两人的距离,不时的发生一些身体接触,开始的时候,女孩子或者有一些不适应,或者会害羞,但是只要你脸皮够厚,而且分寸拿捏得稍微巧妙一些,不至于引起对方的反感。

    然后,等对方女孩慢慢的习惯了和你的一些接触……你就可以继续再拉近一步距离了。

    这就叫做步步为营!慢慢的一点点的把两人之间的距离蚕食掉,最后嘛……等到女孩子发现和你的距离已经很近了……

    那么,两人“零距离”的一天,想必也不远了吧……

    小雷笑得很诡异,两人就这么手拉手往校门走去。田珂儿生平第一次和男孩子携手同行,身子紧张的有些颤抖,小手掌心全是汗水。

    两人出了校门,小雷知道不能太过火了,不露痕迹放开了田珂儿,微笑道:“好了,我们出去逛逛,你是想去逛街,还是去公园?或者我们去海边玩儿?”

    “嗯……随便……听你的。”田珂儿轻轻的说了一句。

    拦了一辆出租车,小雷和田珂儿上车,然后小雷对司机说了一句:“去海滨公园。”

    就在街对面,一辆宝马汽车里,一个年轻男子面色愤怒得扭曲,眼看着小雷和珂儿上车,他气得狠狠一砸方向盘,骂道:“怎么是这个小子!她怎么会和这个小子在一起!!”

    一张充满怒意扭曲的脸庞印在了汽车的倒视镜上,正是上次被小雷整治过一次的马公子。

    随即,他发动汽车,跟在了出租车的后面。

    现在正是初夏天。

    市区的东边就是海滨,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得这一代地区成为了旅游度假的胜地。虽然现在不是什么周末,也不是旅游旺季,但是海边还是有不少游人。眼看着那些穿着比基尼在沙滩上来回奔走的辣女,小雷只觉得一双眼睛都不够用了。

    下了车走到海边,小雷干脆脱掉了鞋袜,光着脚走上沙滩。

    “傻妹妹,愣着干吗?”他满脸洋溢着微笑,懒洋洋的看着田珂儿。

    珂儿心中也有些兴奋,生平第一次做出旷课这种举动,让她心中忍不住泛出几分罪恶的快感——毕竟年轻人,都是有一点点叛逆心理的,偶尔做出一点点叛逆的举动,总是会有些激动。

    她迟疑了一下,也脱掉了网球鞋,和小雷一样,光着脚跳上了沙滩。

    轻轻的海风吹在脸上,带来一丝咸咸的味道,耳中听见哗哗的海浪生,柔和的阳光照在身上,田珂儿心中不禁有些异样的滋味。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雷又拉住了她的手,这次田珂儿似乎只是稍微挣扎了两下就不再动了,任凭小雷拉着自己的手,两人就这么并肩漫步在沙滩。

    海浪一下下的拍打上来,没过两人的双脚,然后又退了下去。小雷的目光停留在珂儿小巧的脚丫之上,这双脚肌肤晶莹剔透,纤细小巧,就连一根小指都美到了机致。田珂儿被他看得有些羞涩,忍不住轻轻扭捏道:“你……你看什么……”

    小雷嘻嘻一笑,拉着田珂儿往上走了几步,就在沙滩之上随意坐下。身子故意紧紧贴着女孩。

    田珂儿似乎身子一紧,随即缓缓才放松下来,只是隐隐有些颤抖。就连脖子也有些畏畏缩缩的样子。小雷心中好笑,却故意道:“夷?你怎么在发抖?是冷么?”

    田珂儿立刻羞涩连脖子都红了,支支吾吾却不敢说话。

    小雷立刻借机轻轻身手搂住了田珂儿的肩膀。明显感觉到对方身子一僵,不过幸好,珂儿并没有挣脱。

    这是最关键的一步了。

    如果这个时候,女孩还没有挣脱你,那么至少可以表明,她心中对你是有好感的!

    小雷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不过为了缓解田珂儿心中的紧张,他故意看着大海,笑道:“你听说过一个故事么?我保证你从来没有听说过哦!!”

    “嗯?”

    “从前,有一个王子,他在骸


    小雷一边说,一边故意嘴巴悄悄凑近了珂儿的脑袋一侧……

    他刚刚说到了一半,田珂儿甜甜一笑,道:“小雷哥哥,你骗我呢,这个故事我早就听过的,是大海的女儿,美人鱼的童话。”

    女孩一回头……

    四片嘴唇正好触碰在了一起,小雷是故意没动,田珂儿却是惊呆了。

    她只觉得这一刻似乎时间都停顿了下来,如此突然的,对方就吻到了自己。两人四片轻轻触碰在一起,田珂儿身子都软了,过了几秒钟之后,这才惊呼了一声,仿佛触电一样的往后缩了过去。

    “啊!!”

    她娇嫩的脸上布满红云,急得几乎要哭了,嗔道:“你……你……小雷哥哥,你怎么能……”

    小雷苦着脸道:“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

    田珂儿眼睛里迅速充满了眼泪,她站了起来,那眼泪似乎随时都会流下来的样子。跺了跺脚,就抬腿要走。

    这种时候,小雷怎么能放她离去?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现在珂儿心中慌乱,正是防线最脆弱的时候。不趁现在追击下去,难道还等什么?

    他从地上弹了起来,拦在珂儿面前,装出一副抱歉的样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珂儿妹妹,你别生气好不好?”

    田珂儿心中慌乱,更让她害怕的是,心中居然没有一丝愤怒,反而隐隐有一种异样的滋味。她十八岁的年纪,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事情,不知所措的情况下,一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不过幸好,她也不用考虑这个问题了。因为小雷已经一把捉住了她的小手,然后用力一拉,就把珂儿拉近了自己身边,随即小雷用自己最柔和的声音,柔声道:“珂儿妹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你还生气的话,你尽管打就是了……”

    珂儿几乎要哭了:“你,你欺负我……”

    小雷装出慌忙的样子,抬手就在自己嘴上轻轻“打”了一下,苦着脸道:“好啦,是我不对,你不打我,我自己打还不行么?”

    但凡田珂儿这种性子柔的女孩,最大的弱点就是“善良”和“同情心泛滥”。果然,小雷才打了两下,珂儿眼中就露出了不忍的目光,轻轻拉住了小雷,低声道:“好啦,你,你别打了……”

    小雷嘻嘻一笑:“嗯,我真的不是故意亲你……”

    珂儿脸又是一红:“你还说!”

    小雷却已经不知不觉的揽住了珂儿的肩膀,两人现在的姿势几乎就是半抱在一起了。田珂儿只觉得对方的一张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心中砰砰乱跳,隐隐觉得这样似乎有些不妥,可是却怎么也生不出半点抗拒的念头。

    而小雷的那双眸子里已经没有了平日里嬉皮笑脸的目光,看上去那么诚挚,那么深情,一双眸子亮的吓人……

    终于,就在田珂儿心中激动无法抑止,闭上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嘴唇上一凉……

    小雷终于品尝到了那花瓣一样柔软的双唇,心中却浑然没有半分喜悦。

    唉……我这样欺骗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女孩,还用上了一点点迷魂术……是不是有些太卑鄙了?

    三清道尊在上……唔……亲嘴时间,不管那么多了。

    就在沙滩之上,一对年轻男女轻轻拥在一起,小雷一手揽住珂儿的腰,一手从后面扶住了珂儿的脑袋不让她逃窜。

    田珂儿起先还在挣扎,可是渐渐身子就软了下去,软在了小雷的话里,鼻子里嗅着小雷身上的气味,嘴巴被对方堵住了,心中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激动还是害怕……

    小雷感受到了怀中少女身子终于放弃了抵抗,他轻轻品尝着少女芬芳如花瓣一样的双唇,尽情的嗅着少女身上的淡淡幽香,最后,他伸出了舌头,轻轻的撬开了对方的两排贝齿,不等珂儿反应过来,立刻就捉住了那试图躲闪的小舌头……

    田珂儿脸上出现了潮红,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什么,鼻息渐渐急促起来,身子没有半分力量,终于站立不住,整个人的力量都托在了小雷的手臂上。两人终于以一对标准的恋人的姿态热烈的吻在了一起。

    良久,唇分。

    小雷轻轻一笑,用最温柔的声音低声道:“珂儿,你身上真香呢……”

    田珂儿抬起双眸看着小雷,她生平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心中茫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柔声唤了一句:“小雷哥哥……我们……”

    小雷心中得意,正要说什么,就听见旁边出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啊哈!好一对小情人啊!兄弟们,看看这个小妞怎么样?”

    随即,三四个穿着花衬衫的烂仔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个剃着光头,嘴里咬着一根香烟,穿着一件花花绿绿的衬衫。

    小雷叹了口气,皱起眉头。

    果然是报应来得快啊。那个色狼教练调戏珂儿被我打断。现在我勾引珂儿,也被人打断啊……

    他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摇摇头,看了几个一看就是混混打扮的人一眼,懒洋洋一笑,先把珂儿拉到了自己身后,这才不慌不忙亮出了招牌式的懒散微笑。说道:“几位老兄,一看你们如此打扮,一表人才,一看就不是好人啦,不用说就是混混了。不用推三阻四拐弯抹角啦,直接说吧,你们是劫财呢?还是劫色呢?如果是想问路的话……呃……公共厕所就在那里,往前走五十米拐弯就到。”

    小雷一张脸上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几人,一脸的和气-

    【砸票砸票砸票砸票砸票……】

    

上一页 《至尊无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