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至尊无赖》->正文

第七十六章 【悬空岛】

    

    幽幽醒来的时候,小雷只觉得自己身子轻轻飘飘,迎面吹来的狂风使得自己几乎睁不开眼睛。耳旁听见呼呼的风声,头顶上阵阵剧痛。

    他努力睁开眼睛来,才勉强看清楚了自己目前所处的状况了。

    脚下白云飘飘,头顶上是苍茫大海……嗯?头顶上是大海?那海面上小小的一片黑色,好像就是仙山派的那个岛屿模样……

    圈圈叉叉的,小雷这才发现,原来是那个黑衣女子抓住了自己的一只脚跟,把自己头朝下脚朝上,这么倒着提在手里,施展了驭风术在半空急速飞驰,而更加奇怪的是,那个黑衣女子提着小雷并不是往前后左右飞行,而只是一味的往上垂直攀升!!

    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了,长时间的被那个女人这么倒着提在手里,浑身血液倒流,让他面皮涨红,脑子晕晕糊糊的。

    “我不会脑冲血死掉吧?”小雷脑中闪过这个念头,立刻大叫道:“圈全叉叉的臭婆娘,还不快吧我放下去!你抓我做什么?”

    “咯咯咯咯……”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娇笑:“你要我放开你么?”

    小雷努力扭动脑袋,看见“头顶”之上,远远的隐约可见大海,两人越飞越高,已经距离海面有近千米的距离了。

    忽然感觉到脚上对方仿佛有松手的迹象,小雷立刻叫道:“别别别……”

    那女子声音带着几分戏谑:“夷?你不是说要我松开么?怎么你们男人说话,总是喜欢这般朝三暮四的?”

    小雷叹了口气,高声叫道:“你要松开我也行,可是我现在全身僵硬,法术好像被你封住啦,你这么松开我,我掉下去里立刻就摔死。你是修行之人,难道不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么?”

    那女子虽然拖着一个人,急速往上飞行,可是说起话来却轻笑细语,仿佛丝毫没有吃力的样子,只听她浅浅笑道:“你这就猜错啦,我不是修仙,我是修魔!”

    小雷还待说话,忽然脚下一阵大力传来,他猛然的被抛了上去,一下就抛到了那个女子的头顶上去,他仿佛看见那个女子清理的脸上露出一丝恶意狡猾的笑容,随即他还在身子悬空中坠落惊呼,那个女子已经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

    这下那个女子拉着小雷的头发,两人倒是距离拉近了很多,小雷也终于不用再忍受浑身血液往脑袋里聚集的痛苦了。

    “好啦,你嫌倒着不舒服,这下就好多啦。”

    小雷心中哭笑不得,自己堂堂男子,被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儿抓着头发提在手里,若是让人看见,自己实在是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他无赖性子发作,破口大骂道:“你这臭婆娘,好端端的抓我干什么?老子在骸


    他恼羞成怒之下,把自己所知道的市井粗言一股脑儿骂了出来。那个女子却始终嘻嘻笑着不说话,静静的听小雷叫骂,眼中却露出颇有兴趣的目光。

    小雷毕竟是社会底层长大的,虽然他很少骂人,但是这些市井粗口自然从小就熟悉之极的,他居然足足骂了七八分钟,都没有一句是重复的。那个女子忽然噗哧一下,用空着的一只手轻轻掩住嘴巴,脸上露出那娇媚的笑容:“你这个人倒是有趣,身为修仙之人,怎么能满口污言秽语……倒好像是我们修魔的同道呢。好啦,你别骂啦,你再骂我,我可就真的松手了哦。”

    好汉不吃眼前亏,好男不和女斗,世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小雷心中默默念道这几句古理名言,这才闭口不语。

    可是这时候,那女子却已经停下了身法,提着小雷,两人停止了飞翔,就这么静静的悬在空中了。

    此刻已经是天色蒙蒙发亮的时候,远处海天一色交界除,隐隐浮现出几许青白来,满天的星斗也渐渐的黯淡了下去,那女子忽然伸出几个纤细如春葱般的手指细细掐算了一下,抿嘴笑道:“好啦,时辰差不多啦。”

    她看了小雷一眼,道:“我抓你来自然有用意,我现在可以解了你身上的禁制,只要你乖乖的别弄什么鬼主意。在我面前,你也最好不要弄什么心眼儿,不然的话,我抬抬小指头就能把你灰飞烟灭了,你可听好了?”

    她娇声软语,说出这种威胁人的腔调来,实在很难有什么气势,只是小雷却看出了她眼中目光的几分异样,她脸上虽然是带着微笑,可那一双眸子始终是冰冷的,丝毫没有半点人情冷暖和嘻笑嗔怒,仿佛就是一片虚空一般。

    随即小雷只觉得头发一松,对方真的放开了手。然后那女子一只手在他肩膀轻轻一按,小雷身上的禁制也解开了,他身子立刻就往下坠落,幸好那女子早有准备,在他手臂上微微托了一下,小雷这才慌忙施展了驭风术来,稳稳的站在了女子身旁。

    那女子皱起眉头:“你这人法术太差,那万仙大会来的都是三山五岳有头有脸的名门子弟,随便挑出一个来,恐怕都不会如你这般差劲。”

    小雷翻了个白眼:“呸!法术高了不起么?小爷对什么成仙得道没有半点兴趣。就算修炼成神仙有什么好的?我就喜欢留在尘世里逍遥快活,要不是有厉害的对头找我麻烦,你以为我喜欢修什么法么?”

    那女子闻言却忽然抚掌笑道:“妙极妙极!想不到你还有这等眼光,修仙之路实在无聊的很,我早多年前就忍受不住放弃啦。还是修魔之道无拘无束的快活,什么天劫地劫,那都是几百年后的事情了,先快活一日是一日。”

    她忽然又露出古怪的笑意,看着小雷:“不过你也真的是差劲到家啦。我能看出,你是脱胎换骨的半仙之体了,这是旁人求都求不到的无上绝顶资质啦。以你这等资质,若是勤奋修炼,恐怕最多百年就能飞升成仙了。偏偏你坐享如此宝山,却法力这么低微。你修仙多久了?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小雷瞪着眼睛道:“夷?说的什么胡话?小爷我今年足足才十九岁而已!修仙的日子嘛,满打满算也才一年而已。你看我像那种修炼的三十年的人么?难道我长得像三四十岁的模样?”

    那女子这才露出惊奇的表情来:“你才十九岁?”她瞪着小雷上上下下看足了几眼,这才忍不住叹息道:“我这可看走眼啦,你不是草包,简直就是个天才啦,修行一年就能达到现在的境地,已经是古往今来少有的人物了。刚才我错怪了你,是我失礼啦。”

    小雷眼珠一转,道:“既然这样,你抓我来做什么?我的师兄此刻就在岛上,他性子最是疯癫,若是他找来了这里,别看你娇滴滴的样子,他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那女子嘻嘻一笑,道:“你师兄?那是什么人?”

    小雷正色道:“逍遥派轻灵子。”

    那女子闻言脸上果然一怔,但随即嘴角浮现出一丝怪异的微笑来:“是轻灵子么?哼哼,虽然天下怕他的人数不胜数,可是我却不怕的,纵然他站在我面前,只要你在我手里,我想把你捏成圆的扁的,他又能奈我何?”

    她言语虽然轻描淡写,但隐隐却带着一丝睥睨的气势。小雷苦笑道:“你是高人,你是仙女,可抓我来又做什么?”

    “你放心,既然你是轻灵子的师弟,那么看在他的面子上,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事情一结,我就送你回去。现在么,你闭上嘴巴别再说话啦,我有些不耐烦了。我这人性子古怪,若是惹我不耐烦起来,就算是我事后会后悔,也是先一掌打死你再说。”

    “形势比人强,韩信都能忍胯下之辱,宰相肚里能撑船!小爷比不上宰相,肚子里多少也能跑上两圈自行车嘛,先忍忍再说吧……”小雷心中安慰自己,只能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过得片刻,只见东方隐隐出现了一道霞光,那女子脸色一动,低声道:“来啦。”

    她轻轻伸出几根手指,仿佛兰花状一样,随手轻轻挥出,一道道金光从她手里飘出,随后她张开嘴巴,从口中吐出一个小小的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小的一把微型令旗,轻轻在上面喷了口气,那令旗呼的一下就变成了半米左右大小,那女子单手持着令旗,轻轻挥动了几下,只见道道疾风划出,面前霍然金光开路,只见一道绚丽的彩虹从半空显现了出来……

    随即,让小雷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远处的天空之中,隐隐出现了一片黑色的阴影,随即那阴影仿佛越来越近,渐渐的轮廓清晰起来,只见居然是一座悬浮在天空上的岛屿!!

    那岛屿几乎就是一个悬浮在天空之上的小小陆地,下面是嶙峋的山石青土,却整整齐齐的仿佛是被切断了出来一样。

    岛屿的上面,是一座主峰,那山峰之上翠色郁郁,仙气缭绕,流瀑飞下千尺,山顶之上印染是一圈金色宝光,宝光之下是一座大小的古色古香亭台楼阁,就好像是传说中的神仙宫廷一样。

    那女子拉了拉有些目瞪口呆的小雷,低声笑道:“你可是这千年以来第一个看见仙山派真正洞府的外人哦。”

    小雷深深吸了口气,表情有些复杂:“真正的洞府?”

    那女子咯咯一笑,道:“你们那个万仙大会的场地,不是在岛屿的一个山峰上么?难道你不觉得那个山峰很是奇怪么?山顶之上怎么会平白出现了那么一块平地?就好像是山顶被人一刀削掉了一截呢……”她纤指一指远处的悬浮山峰,笑道:“这就是被削去的那一截啦。”

    小雷瞪着眼睛看了几秒钟,忽然道:“夷?这山峰悬浮在半空,怎么好像还在动呢?”

    那女子笑道:“这是仙山派开山祖师的无上仙法啦。他们仙山派运气好,有一个法力神通广大的祖师爷,这片悬浮在天上的山峰用法术弄出来的,每天按照五行八卦的图形在这片天空来回漂浮行走,又用了‘暗藏乾坤’的法术隐去了它的踪迹。仙山派好大的名声,你以为就只有下面海面上的那个荒岛么?此山名曰悬空岛,顾名思义,自然就是许悬浮在仙山之上天空中的岛屿了。”

    她不由分说,拉着小雷就往面前的那个悬空岛飞去了。

    小雷被她拉住,身子不由自主跟在她身侧往前急驰,却皱眉道:“你对仙山派的事情这么了解?还有,你的模样和那个仙山掌门仙音一般无二?你到底是什么人?嗯,这些原本和我无关,可是你抓了我来,我总要问个清楚吧?”

    那女子回头,妩媚一笑,道:“你放心好啦,我不会杀了你,至于你的半仙之体嘛,寻常的修行之人若是吃你一口肉,自然是能提升修为的,可是偏偏我这个人喜欢吃素,所以自然也不会害你了。带你来这里,自然是有事情要你做,一会儿你就知道啦。”

    “吃素……”小雷终于心中稍稍安定几分。不管如何,这个见鬼的什么“脱胎换骨”“半仙之体”,给他实在也没有带来什么多大的好处,修炼起来好像也没见得有多厉害。却偏偏成了个活生生的唐僧肉,倒是听几个老家伙说,处处要小心引起那些邪恶的修行修魔之辈的觊觎。

    那女子顿了顿,却又回过头来,俏生生一笑,低声道:“你这人也算有趣,我是什么人先不告诉你,不过名字倒是可是说的,你记住了,我叫妙嫣。”-

    【正在冲榜,各位帮忙砸票:)】

    

上一页 《至尊无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