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至尊无赖》->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解雇】

    

    龙眼只觉得小雷那支冰冷的手已经按在了自己的喉结之上,而小雷的另外一只手则已经轻轻抵在了龙眼的后腰腰眼上,只要龙眼敢乱动,小雷抬手之间就能捏碎对方的喉结!

    龙眼身子却纹丝不动,忽然苦笑了一声:“想不到还是被看出来了。”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很厉害,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反抗的。事实上,我的战斗力是零。对你没有任何威胁的。”

    他缓缓抬起了双手示意自己绝无反抗的意思。

    小雷收回一只手从乾坤袋里拔出那把菜刀,抵在龙眼的脖子上,这才稍微退后了一步,冷冷道:“你是什么人?黑暗议会的么?”

    龙眼不答,苦笑道:“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自认已经伪装的很到位了……我的确很精通野外生存,而且我本人也确实曾经有过登山的经验。更重要的是,我没有战斗力,从能量上来说,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从今天下午开始,我就怀疑你了。”小雷淡淡道:“来的路上,在车上的时候我无意中请你放点音乐出来,可是你的车上放出的是重金属音乐……当时我注意到你的眼神,你似乎也并不喜欢那种类型的音乐。虽然你已经注意了自己的表情,可是在那一瞬间的反应,却是逃不过我的眼睛地……哼,小爷我行走江湖多年。察言观色正是我的强项!更让我奇怪的是,你的车上居然全都是那种嘈杂地重金属音乐,试问,一个不喜欢这种类型音乐的人。为什么在自己的车上放着那么多这种类型的CD?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那辆汽车不是你的!因为你根本不是龙眼!”

    龙眼叹了口气:“可是,也有可能,那辆汽车是我借来的。”

    小雷微笑道:“是的,所以我暂时压下了疑惑,晚上的时候,看见你野外生存的手法技巧相当娴熟,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多虑了。不过很快,你送给了我第二个破绽。你晚上跑来找我,说你睡不着……一个习惯地野外生存的人


    小雷冷笑,继续道:“你居然在说谎的时候面不改色心不跳,这份本事倒是让我很佩服,当时我也很迷惑……你说是因为你睡的帐篷不是你的……是你借来的……可惜的是,就在刚才,你弯腰进去拿手电筒地时候,我恰好看见了你的帐篷。上面绣着‘龙眼’的名字!那么一切就很明白了……你根本不是龙眼!”

    龙眼叹了口气,忽然笑了笑:“看来说谎果然不是个好习惯,我以后一定会注意这点的。”

    “只怕你今后都没有机会说谎了。”小雷故意把手里的菜刀稍微紧了几分:“你叫什么名字?”

    “西蒙。”似乎感受到了脖子上刀锋,他飞快的说道:“黑暗议会法国南区议员大人的副手。”

    “很好。”小雷继续道:“第二个问题,你跟着我们想干什么?”

    西蒙的眼神忽然变得很无奈:“撒旦作证……我只是要跟着你们,想看看你们做什么”

    他的这句回答,倒是把小雷弄糊涂了。

    “雷先生……”西蒙飞快地组织语言:“你能不能先把您的那把刀放下?我知道你的这把刀可以轻易地把一个狂化后的狂战士斩断,可是我并没有任何战斗力。我虽然是一个血族,但是我的身份是一个无能的‘血亲’。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的。如果你肯把刀放下,我想我们是否可以心平气和的聊聊。”

    小雷握着刀,抵着对方的脖子。缓缓绕到了西蒙的前面,盯着西蒙的眼睛看了一会儿。

    “你真的是一个天生的说谎高手。”小雷叹了口气:“首先你长了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这种相貌让你至少不会被别人提防。第二,你说话的时候总是这么心平气和么?”

    西蒙苦笑道:“你这是赞美我么?赞美一个生命落在你手里的失败者?”

    小雷微微一笑,放下了手里的菜刀:“难道你没有注意么?我刚才一直是用刀背抵着你的,如果是刀锋,你现在脑袋已经没了。”

    西蒙松了口气,揉了揉脖子,苦笑道:“我可是亲眼看见一个狂战士被你一刀就削去了脑袋。”

    “你刚才说的血亲,是什么意思?还有你说你没有战斗力?”

    西蒙笑了笑,淡淡说道:“血亲这个说法,是存在于我们血族内部的一个名词……意思是生来就有缺陷的人……类似于你们人类中所谓的‘畸生儿’。”

    “畸生儿?”小雷奇道:“可是你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缺陷啊。”

    “是力量。”西蒙苦笑道:“血族生来就比人类强大,只是我们有致命的缺陷,大部分的血族无法在白天生存。只有少数的高级血族,才能抵抗阳光在白天行走……当然,也有例外的,有些血族可以通过得到族内最高级的长老的祝福术,得到短时间内的抵抗阳光的能力。根据我所知道的,你在中国遇到的那几个血族,就是通过族内的祝福术,才能白天出没在人间的。而我们血亲的存在,也是一个特殊的例子……我们也拥有白天行走的能力,但同时,我们失去了作为血族的一切强大力量……一个血亲的能力,最多就和一个普通人类一样。没有任何地强大战斗力。我们是黑暗的种族,力量决定规则,没有力量,就没有地位。”

    小雷不语。虽然西蒙的语气有些淡然,但是那份淡薄中却隐隐藏着一丝悲哀。

    “我可能是血族内唯一的一个身处高位地血亲了。现任法国南部辖区的首领议员,是我的父亲。不过因为我是血亲的关系,已经被家族草名了,所以,现在的议员大人,我不能称呼他为父亲,只能称呼他为大人。而我现在担任他的副手,不是因为我是他的儿子,而是因为我有着聪明的头脑。我一直欣赏一句话:笨人动手。聪明人动脑。小雷先生,我已经解释了我的一切……想必你也相信。作为一个血亲,我没有任何战斗力,不可能是你的对手。现在,我们是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小雷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为什么呢?”

    ……

    …………

    过了很久,小雷看着西蒙,忽然笑道:“有趣有趣,果然是个有趣地故事啊。按照你说的。你们黑暗议会地势力分布还真的有些复杂啊。嗯……南北对峙……哈哈哈……”

    西蒙摇摇头:“说‘对峙’这个词,其实是有些夸张了,公正的说,所谓的对峙并不存在,现在是实际情况是,我们南方饱受北方的欺压。从来没有过公平的地位。”

    小雷点点头:“按照你说的,你们欧洲地黑暗议会有二十五位议员,欧洲南部只拥有七位议员,你们南方的势力不到议会席位的三分之一。处于劣势是必然的。”

    “并非如此。”西蒙摇摇头:“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教廷的梵蒂冈就在欧洲南部,以梵蒂冈为中心,教会的势力辐射在欧洲南部最强盛。压制了我们黑暗议会南方势力的发展,这是必然的结果。从古到今历来如此。”

    小雷冷笑道:“你地意思是,之前一直和我们作对的,是黑暗议会的北方力量,和你们南方无关对么?那么你可以住嘴了,我对于你们什么南方北方地矛盾没有任何兴趣。”

    西蒙皱眉道:“难道你不可以考虑一下么?我们的立场和北方佬不同。我们并不想帮助北方人对付你们,甚至如果在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暗中的帮助你。只要你肯和我们合作。”停顿了一下,西蒙略微思索,继续道:“比如现在北方封锁了我们的情报,关于你们和他们之间的斗争,我们完全不知情。如果条件合适,我们很乐意看见北方佬们吃点苦头……”“可以了。”小雷丝毫不为所动,他撇撇嘴道:“你听好了。我对你们的合作不感兴趣……现在,你记住,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俘虏是没有人权的,所以你没有资格和我谈什么合作……不过你很幸运,我的原则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如果人咬我一口,我就敢灭他全家!你很幸运,至少目前为止,你还没有做出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举动。现在嘛,这么有趣的夜晚,我不想谈论那些扫兴的话题了,我们还是继续我们的观光……我亲爱的导游先生,请你继续带我去观赏小镇里的那些雕像吧。既然你是导游,那么你还是先把导游的职责履行完毕吧。”

    小雷轻轻的勾了勾手指,西蒙无奈的叹了口气,引着小雷继续往前走去。

    过了足足一个小时之后。

    “这是什么地方?”小雷看着面前的黑漆漆的山洞:“你带着我穿越了小镇,就是看这么个山洞?”

    西蒙摊开双手:“你说想找一个雕像,我陪着你在小镇的左边看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找到你想找的雕像……这里是最后一个地方了。”

    “这里面有雕像?在山洞里?”小雷皱眉。他忽然露出古怪的微笑来:“你……你不会是埋伏了什么狼人狂战士之类的,准备把我杀人灭口吧?”

    西蒙笑了笑:“很遗憾,就在你们进入了这个小镇的时候,我们黑暗议会的势力就无法对你们造成任何伤害了……这个小镇是圣地……是被圣徒祝福过的圣洁之地,任何的黑暗生物都无法*近这里的。当然,血亲除外。所以我才能安然无恙的和你们一起进来。所以里面不会有什么埋伏,就算有,最多也只是几个血亲而已,我想血亲对你还构不成什么威胁吧?”

    “这里面是什么地方?”小雷拿着电筒对山洞里晃了两下。

    “圣水。”西蒙道:“山洞里有一个水潭,据说是曾经得到了圣母玛利亚的祝福,水潭里的水被称为圣水,可以治愈疾病……而这里面,就有一个本地最著名的雕像,就建在了水潭旁边,也就是这个小镇的那个著名的女孩,据说看见过圣母玛利亚显灵的那个女孩,最后被教会授予了‘圣徒’的称号。”

    “谢谢你,你是个称职的导游。”小雷眯起眼睛笑了笑:“过你的导游职业生涯,恐怕到此就结束了。导游先生,我现在正式宣布,你被解雇了。”

    “没有我,你们怎么上比利牛斯山?这里是山区,你们对于登山一窍不通,就算给你地图,你都找不到坐标的。”

    “这个不用你操心了,我已经看见了小镇子上还有其他的登山队和旅客存在,想必那些人中间肯定有干山地导游的人吧?”小雷耸耸肩膀。

    “可是那些人已经被人雇佣了,他们没法帮助你的。”小雷撇撇嘴巴:“这个就不劳你操心啦,我自然有办法劝说别人帮助我们的,我的方法就是拳头加钞票。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种方法更有效的了。”

    说完这句话,小雷抬手一掌切在了西蒙的脖子上,西蒙似乎早就预料到小雷会这样,他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苦笑,却毫不躲闪,就这么看着小雷一掌切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哼都没哼一声,软软的晕了过去。

    “亲爱的西蒙,你是一个有趣的家伙,不过现在你还是睡一会儿吧。你该感到庆幸,因为你至少目前没有得罪我,否则的话,我会让你长眠。”

    小雷轻轻踢了一脚,把西蒙踢到了山洞边上,这才单手拿着手电筒,缓缓走进了山洞。

    “嗯,那个家伙把我引来这里,未必安的什么好心……”小雷拔出了菜刀,就这么一手抓着菜刀,一手拿着电筒,迈着狼一样的步子,身子隐没在了小洞里。

上一页 《至尊无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