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至尊无赖》->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重返神庙】

    

    沉默。

    冰冷的空气似乎凝固住了,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月华的脸色苍白,好像随时都会晕过去一样。而小雷则表情怪异,眉头紧紧皱起,仿佛在努力思索什么东西。

    第一个疑问……

    见鬼,月华明明是一个中国人!怎么会和什么希腊神话扯上关系?又怎么会是希腊神话里给人类带来灾难的魔女潘多拉?

    难道说,希腊神话中的神灵,已经早在千万年之前就领悟了所谓的国际主义精神,不分国界肤色人种区别了?

    圈圈个叉叉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任何打开那个盒子的女孩,都会被神灵赐予潘多拉的称号。哪怕打开那个盒子的不是月华,而是某个非洲土著女孩,或者阿拉伯女郎,也是同样的结果!

    第二个疑问……

    好吧,假定,假设,假如……假如月华真的是什么希腊神话中的潘多拉,是负责给人类带来灾难的魔女。

    可是……可是这和几年之后西方的教会和黑暗议会两大势力同时追寻月华的女儿,有什么关系?

    拜托,就算月华是潘多拉……那也是属于希腊神话的传说。和天主教没有什么关系吧?至少在希腊神话占领者西方宗教的主导地位的时候,那个时代,世界上还没有基督教呢!

    天主教和希腊神话,完全是两个宗教体系嘛。天主教会干吗去追寻希腊神话里的潘多拉?

    这岂不是关公战泰琼?岳飞打吕布?泰始皇大战拿破仑么?

    第三个疑问:登山队地其他几个人。一进入神殿就开始到处搜索寻找了,为什么他们就没有人看见那个盒子?

    小雷轻轻的说出了他的第三个疑问,可是他刚刚问完,月华的脸色却变得越发地可怕了。她咬着嘴唇,过了很久才终于低声道:“因为……他们都没有看见那个盒子……他们根本就看不见那个盒子!我当时怕极了,丢掉了盒子就跑到了前面,他们也发现了我的情绪不对,以为我在后面发现了什么东西……可是等到他们到了神像后面去的时候,那个盒子……盒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就是名副其实的灵异事件了。

    小雷苦笑,他的脑子都有些痛了。

    轻轻的安慰了几句月华,月华的情绪过了很久才重新平静下来,她就坐在小雷的旁边,狭小的帐蓬空间里。两人挤在一起,月华就靠在小雷的身上。

    而小雷则陷入了沉思当中。

    他真地需要把这件事情重新的理一遍了。这件事情越来越诡异。越来越复杂。他感觉自己就好像那种侦探玄幻小说里地人一样……

    靠,小爷我又不是福尔摩斯!凭什么要我去想这些头疼的问题?

    骂归骂,小雷依然头疼的继续想。

    首先,是自己莫名奇妙的穿越了那扇门,来到了七年前。来到了当时月华在欧洲的最后一次旅行。那次被在后来的调查中非常诡异神秘的登山旅行。

    第二,自己出现地地方,是一个冰川的冰缝里。而就在月华发现自己的时候,在自己所躺的地方下面,发现了一个冰川里的洞穴,那个洞穴里不但有龙这些传说中的生物,还有一个传说中的宙斯神殿,有巨大的财富,有纯金的神像……从这里开始,这件事情扯上了希腊神话传说。

    而月华……变成了……变成了他妈地希腊神话里面的潘多拉魔女?!

    看着身旁惊惶如小鹿一样的女孩……小雷实在无法把她和传说中给人类带来灾祸地那个魔女联系到一起。

    小雷想不明白,干脆就叹了口气。一心一意的调整内息。

    他总觉得这件事情中自己隐约好像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关键,可是到底忘记了什么,一时间却抓不住那个关键了。大概是因为时空逆转的原因。小雷身子虚弱,原本周身疼痛的状态,经过了半天的调息之后,微微好转起来。虽然体内的先天之气还是微弱,不过已经勉强能够凝聚起来了。他又给自己服下了一颗丹药。闭目养神。

    帐篷外面的风声呼啸,寒气凛冽,小雷尝试把自己的灵觉散开,感觉自己虽然身体没有恢复,但是灵觉倒是恢复了七八分的样子了。

    他只觉得内心总是感到一丝不安。那不安恐怕是源自于那个登山队长凶狠的眼神吧。

    那是分明的,赤裸裸的,不含一丝掩饰的杀机!

    如果是在平时,这种角色的家伙,就算百十个小雷也不放在眼中。可是现在他自己浑身法力失去了九成九,现在的体力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人。唯一所依靠的,就只有乾坤袋里的几个法宝了。

    半夜的时候,小雷忽然推了推月华,低声道:“醒醒。”

    月华这些天受了不少刺激和惊吓,又勉强照顾小雷,已经是十分疲惫了,早已经昏昏睡了过去。听得小雷呼喊,却条件反射一样侧身往小雷怀里钻了钻,口中迷迷糊糊应了一句。

    小雷轻轻拍了拍她脸蛋,月华这才醒过来,察觉到小雷的手仿佛放在自己的脸上,立刻就是脸一红,等她发现自己几乎是整个人靠在小雷怀里,不由得更是羞不可抑。

    “抱、抱歉……”月华垂下头去:“一定是我不小心压着你了吧……”立刻坐直了身子。小雷怔了怔,随即笑道:“不是,我只是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什么?”

    “那天,你们进入了神庙中后,又是怎么出来的?”

    月华叹了口气,道:“我们在那里待了很久,任何人见到了那么多财富,都是会疯狂的。他们已经不顾一切的取下了背包……把能扔的东西都扔了……甚至还扔掉了一些备用的装备和器具……皮艾尔和卢克甚至丢弃了不少食物。他们只是为了腾出背包的空间,多装一些……钻石黄金。”

    小雷叹了口气。

    不用月华多说,他能想象到那种疯狂的场面∶娑栽谑昵霸鸸抑湔秸木薮蟛聘弧S钟屑父鋈嘶鼓鼙3掷碇悄兀


    不过人的力量太过渺小了,他们无法带走所有的东西,事实上,几个人就好像老鼠掉进了粮仓,面对如此庞大的财富,已经不知所措了。

    最后大家商量,先离开这里。同时几个人决定,将这里的发现保守秘密,同时……

    小雷立刻就想到了一个非常适合描述这种场面的词语:分赃!

    月华叹了口气,忽然帐蓬里响起了“咕咕”一连串的声音。

    小雷愣了一下,却看见月华面色古怪,他立刻恍然,笑道:“你饿了?”

    随即他想起今天分配的食物太过稀少,月华把大部分肉干和饼干都给了自己――说是“大部分”,其实那个可恶的队长总共分配的食物,分量都是很少的,若是在平时,恐怕一个人都不够吃的。

    小雷笑道:“你是饿了吧?晚上不是还有些吃的么?你先吃点吧。”

    月华叹了口气:“行的……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还不知道要困多少天呢。今天分配的食物,我们要坚持一天,到明天晚上才能再拿到食物的。”

    小雷愤愤道:“为什么?”

    月华低声道:“我们在那个神庙里面丢了一半的食物……他们把吃的丢弃了,空出背包来装了黄金。”

    “哈!”小雷大叫了一声。

    月华继续道:“今天你醒过来之前,队长把我们所有人的食物都收去了,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按照登山条例,食物要统一管理分配。”

    “混帐,混帐!”小雷大骂:“他们把自己的食物都扔了,现在就抢了你的食物,还说是什么统一分配?我靠!我圈圈叉叉……”

    月华听他情绪激动,轻轻笑了笑,柔声道:“好啦,不管如何我们都是同伴,现在我们被困在了这里,这样的做法也不奇怪。”她说完,咳嗽了几声。虽然躲在帐篷里,但是气温还是很低的。

    小雷立刻醒悟过来,月华是把她的睡袋让给了自己,而月华整个晚上就穿着衣服靠在身旁。在这种气温之下,她刚才睡梦之中钻进自己怀里,甚至抱住自己……

    其实都是人在睡着之后,因为太过寒冷,条件反射的自然动作而已。

    因为,她冷!

    月华笑了笑,道:“好了,快睡吧。希望明天风雪能停……唉,不过我也知道,这是不太可能的了,在现在的孪节,山上要不就不会下雪,可是一旦下雪,就很难停了。”

    小雷捉住了月华的双手,果然她的双手冰凉,忍住叹息道:“你是个善良的人。”他起身钻出了睡袋,就要让出睡袋给月华。

    月华摇头道:“别胡闹了,你是病人。我在户外习惯了,没问题的。”

    两人正在互相推却,小雷忽然低声道:“禁声!”

    他动作也停顿住,忽然伸手捂住了月华的嘴巴。

    黑暗中,月华仿佛看见小雷的眼中露出一丝嘲弄的目光,小雷低声冷笑道:“哼,果然。这些家伙利欲熏心,果然不打算放过我们的。”

    小雷听觉灵敏,虽然风雪声音止,可是他却听出来,帐篷外面有隐隐的脚步声传来,仿佛是两三个人悄悄贴近了过来。

    顾不得犹豫,小雷一把将月华拉到自己怀里,在她耳边低声道:“别说话,别乱动,我来解决。”

    月华被小雷拉入怀中,正要惊呼,却感到手里被小雷塞进了一个什么东西,仿佛是一张纸片一般。小雷反手将月华拉到了自己身后……

    只听见拉链缓缓的被拉开了,对方显然是想晚上偷袭,轻手轻脚,半个黑影就探了进来。雪光照在他的脸上,映出一张苍白英俊的脸庞……

    居然是登山队里一直喜欢月华的那个鲁本。他表情阴冷,手里紧紧攥着一把冰镐!他一双眸子里的目光抑制不住的有些紧张,就连手都有些颤抖。

    隐隐看见帐蓬里面,睡袋旁两个影子,鲁本已经扑了过去,手里的冰镐狠狠砸了下去……

    扑!

    鲁本立刻冷汗就下来了,没有惨叫,没有鲜血。面前被砸扁的,只是一个背包。和装帐蓬地备用架!

    “她知道我们要动手?!”鲁本脑子里立刻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可是只有方寸大小的帐蓬,一眼就能把周围全部看在眼里……人呢?

    “他们跑了!”鲁本情急大叫了一声,随后帐篷被掀开,一个粗壮的人影飞快的撞了进来。正是那个队长。

    “蠢货!不是让你注意看着她地帐篷么?她人呢?还有那个中国人呢?”

    鲁本语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皮艾尔,卢克!”队长大叫了一声,另外两个人在掀开了帐篷。队长面色阴冷:“你们两个到周围看看。”

    鲁本忽然大叫道:“他们的包在这里,东西都在这里,跑不了多远的!”

    帐篷外面,小雷一手抱着月华,一手捂住她的嘴巴,两人耳朵贴在帐蓬上,仔细倾听。

    月华满脸都是惊骇。刚才小雷的一番举动让她太过惊讶了。

    就在刚才。鲁本还没有进来之前,小雷在月华手心里塞的那一片纸片。其实是一道灵符,是小雷怀中的法宝之一,名字叫做“遁符”,小雷和月华一人拿着一个,他默念了一句口诀,灵符离开化成一道金光,两个人就从帐蓬里消失了!

    简单的说来。这是一种借助器具做到的“瞬间移动”,而且这种“遁符”本身也只是一次性使用的东西。效力有限,最多不过能把人凭空移出去百十米而已。而小雷此刻身体虚弱,法力也远远没有恢复,况且又是一次移动两个人,依靠遁符,也只是把两人无声无息地移动到了帐篷的后面。

    而此刻两人身子已经完全隐身,小雷地“遁符”不但可以做到“瞬间移动”,他在制作遁符的时候。还特意的加了一句隐身咒在里面。尽管这种最低级的玩意儿根本无法骗过高人,但是对付普通人确实足够了。

    况且小雷现在先天之气微弱,法力更是难以凝聚起来。虽然乾坤袋里还有几件较厉害的法宝,可是他现在法力不足,也使用不了。不然的话,仅仅看这几个人胆敢对自己动了杀心,依小雷的脾气,恐怕早就扔一道掌心雷符,轰杀这几个混蛋了。

    不过他现在,就连施展掌心雷地法力都提不起来了,那几道掌心雷的灵符虽然在乾坤袋里,可是现在对他来说,等于是几张废纸而已。

    皮艾尔和卢克两人就从小雷和月华的身旁跑了过去,可是因为遁符的隐身咒,两人根本看不见小雷和月华其实就蹲在帐篷后面。

    小雷只觉得怀中的月华身子颤抖停,他只好拉住月华的手,在她手心写道:“别怕,这是我的特异功能。”月华看了小雷一眼,眼神稍稍安定了一些。

    贴着帐篷听了一会儿,小雷忍不住骂了一句自己:“人家说的是法语,我听有什么用处。”

    可是月华却忽然反手拉住了小雷,飞快的在小雷手心写了起来。小雷先是怔了一下,立刻明白过来,月华是在给自己翻译帐蓬里面两个混蛋地对话。

    不过月华写的速度显然远远跟不上里面两人说话的速度,也只能是翻译一个大概意思了。

    队长:“鲁本,你这个娘们一样地家伙,干吗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我知道你喜欢月华那个女人,可是现在我们有钱了,什么样子的女人你找不到?等我们下山之后,下次带着一些工具回来,一点点的把这里的宝藏带回去……我们会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闭嘴。”鲁本的声音有些无奈:“他们会走到哪里去?现在外面是零下十五度,他们没有带任何装备,没有食物,没有帐蓬,甚至连睡袋都没有带走……这种情况下,在风雪里,在这个海拔四千米的地方,最多一个小时,两个人就会被冻死的。”

    “那正好。”队长冷笑:“刚才你答应动手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婆婆妈妈的!鲁本,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你难道希望我们象对待月华那样对待你?哼……别逼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现在你听好了,既然你刚才也动手。我们四个人现在就是一条船上地!别范傻!如果你说出去,那么大家就一起完蛋。”

    下面的,鲁本又说了一句:“可是真的有必要连月华一起干掉么?”

    月华停住手,没有继续在小雷手心写字了。她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来。小雷疑惑了一秒钟。立刻醒悟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那几个家伙的首要目标,并不是月华,而是自己!

    他们发现了宝藏,而且象私吞。可是自己却是一个最可疑地人,自己几乎就出现在了那个宝藏的“大门口’。他们肯定是怀疑自己知道那个宝藏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利欲熏心,自然是要对自己下杀手了。

    可是月华看的很清楚,这个善良的女孩一直在保护自己。小雷心中不禁有些感动,却忽然感觉到月华又在手心写了一行字:“我们现在怎么办?”

    这个时候。在周围搜索了一圈的皮艾尔和卢克都回来了,风雪是在太大了。能见度很低,两人几乎成了一个雪人模样,跑了过来,大喊道:“没有人,周围连脚步都没有。他们肯定是很早就跑了。”

    小雷犹豫了片刻,在月华手心写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月华脸上有些惊讶,小雷立刻知道了她心中的顾虑。

    在这种天气在。在这种恶劣的环境里,两个人,没有任何补给,没有装备,没有食物,在海拔四千米的雪山上,这么大的风雪,这样地走出去,和自杀没有任何区别。

    小雷坚定的看了月华一眼。在她手心里写道:“相信我。”

    刚才趁着四个人疯狂地家伙聚在帐篷里说话的时候,小雷拉着月华缓缓的离开了这个岩石后面的营地,两个人互相扶持着。走进了风雪之中。风雪掩盖了小雷和月华的动静,也掩盖住了两人的脚步。

    看来那四个家伙很放心,并没有继续到处搜索。一方面是因为现在外面环境太过恶劣,无法搜索,另外一方面他们看见了月华帐篷里的东西几乎都留在那里,两人人虽然逃了,可是没有带任何东西,肯定走不掉,按照他们地登山经验,两人在暴风雪里肯定死定了。

    小雷倒是很想立刻拿出菜刀进去,一刀一个把他们都砍了。可是他现在气力没有恢复,走路是可以的,可是和人动手就有些为难了。当真要干掉他们,也不是做不到,乾坤袋里还有一两件威力霸道的法宝,但是使用起来自己也难免有损伤……

    最后考虑到,反正这四个家伙最多也只有两三天的命了,按照历史的发展,这几个家伙下山没两天就纷纷死掉了。何必现在为了逞一时之快,冒危险呢?

    在雪地里走了大约二十分钟,月华只觉得自己生平遇到的所有事情全部加起来,都没有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奇怪。

    她此刻手里牢牢攥着一颗奇怪的珠子。那珠子大概有鸡蛋大小,仿佛是一颗硕大的珍珠。模样看上去就价值不菲,可是它地神奇之处,却让月华大为惊叹。

    手里攥着这颗珍珠,也不知道小雷口中念了什么咒语,那珠子散发出了一团柔和的金光芒,忽然立刻把两人包裹在了里面,随后外面的满天风雪,如刀锋一样锐利地寒风,居然全部都被那团金色的光芒挡在了外面!

    这是一颗名字叫做“避风珠”的法宝!

    这种法宝其实很低级,若是稍微法力高一点的修行者,纵然是狂风之中,只要口中默念避风诀就可以狂风不侵了。可是小雷现在的法力,避风诀是施展不了的。可是靠着这个低级的法宝“避风珠”,纵然再大的风雪中走来,都是安然无恙的。

    只是脚下积雪太厚,每行走一步,要拔出深陷在雪里的脚,极是费力,以小雷目前的体力,走了一会儿,就有些气喘了。

    风是能避的,可是寒冷的温度却没法解决了。避风珠毕竟只能避风,却不能起到空调的作用,一会儿功夫,两人的发梢上都冻住了一层冰晶。那是因为两人一路走来,劳累之下额头出汗,可是汗水却立刻就被冰住了。

    小雷叹了口气,如果自己现在法力恢复多一点。早就驾驭自己地飞剑……嗯,不对,是菜刀。御剑术施展起来,一道金光就飞走了。

    “还有多远?”小雷在月华耳边大声问道。

    没办法,避风珠只能避开一块很小的无风空间,两人几乎是互相搂着前进,这样子,倒是有些下雨天一对情侣共撑一把小伞的感觉。

    呜呜的风声太大,只有把耳朵贴在对方的耳朵上,两人才能交谈起来。

    月华叹了口气。黑暗中她勉强辨别了一下方向。这个时候,她登山地经验终于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了。

    依靠各种参照物标准。月华指了指前面。

    两人的目标,是当初发现小雷的那个地方。那个神庙。这是小雷的建议,虽然月华对那个地方有些恐惧,但想是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她心中也明白,必须先找个容身的地方否则这种暴风雪中。两人在海拔四千米的雪山上是死定了。

    “我们现在已经走在冰川上面……慢一点,脚步轻一点!”月华贴着小雷的耳朵大声叫喊。

    小雷点点头。

    走在冰川上面是非常危险的。

    冰川上虽然是厚厚地积雪,但是天知道冰川之上有多少冰缝,如果不小心走在了缝隙上面,而假如积雪稍微松动一下,那么两个人就都只有掉下去的份儿了。

    小雷心中却并不害怕,只要等他法力恢复了,别说掉进冰缝里地,就算掉进火山里。他也有办法跑出来。

    月华一面走,一面不停的看手腕的一个类似手表一样的东西。

    这是登山队员的专用表,和一般的手表不同。这个手表有各种专业功能,能计算气压,气温……最重要的,是测量坐标!!!

    当初那个宝藏上面地冰缝的坐标已经记录下来了,依靠这个手表,两人就能重新找到那个地方!

    这个手表一直戴在月华的手腕上,也是目前两人拥有的唯一的工具了。

    大约快天亮的时候,月华忽然拉住了小雷:“到了,就是这里,应该就在我们脚下了。”

    她面色苍白,嘴唇发青,浑身僵硬,说话的声音有些虚弱,显然已经快到极限了。虽然有避风珠一路保护两人,但是寒冷的气温几乎把她快冻死了。

    小雷点点头拉着月华坐了下来,他已经从乾坤袋里拔出了自己的那把菜刀,远远地站开。

    体内经过了半夜,终于凝聚起来的一丝法力被他强行的提了起来,手里地菜刀丢了出去,喝道:“乾坤无极!去!”

    这分明是御剑的飞剑术,原本小雷懊恼菜刀的模样,从来不肯把它当作飞剑来使用,不过这当儿也顾不得了。

    那菜刀带着小雷的最后一丝法力,呼啸一声化成的两米多高的一个巨大的金光,轰的一声,雪地上被它斩下,暴起一个巨大的窟窿!周围的积雪纷纷塌陷了下去,小雷欢呼了一声,收回了菜刀,一把抱起了月华,小心走了过去。

    下面果然是一个冰缝,不过明显被凿大了,足足可以通过三个人的样子。小雷把月华背在身后,低声道:“你抓住我,一定要抓紧!千万不能松手!”

    月华勉强点点头。

    小雷深深吸了口气,体内的那一丝微弱的先天之气运转起来,他咬了咬左手操着菜刀,右手却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一把普通的飞剑来。那飞剑虽然是最低级的货色,不过此刻却只好用它了。

    小雷纵身就跳进了那个冰缝里。

    身子急速的下坠中,他奋力把菜刀狠狠的往冰岩上一插!

    一阵极为难听的声音之后,菜刀插在了冰岩里,小雷单手握住菜刀,身子就挂在了深深的冰缝上。然后,另外一只手的飞剑用力射了出去,射在了脚下七八米的地方,深深的钉进了冰岩里。

    小雷心中默默念道:“三清道尊在上,弟子今天一条小命儿就看各位老大心情了……

    纵身一跃,脚下倒踩七星,勉强一丝法力提起来,驭风术施展……

    不过他法力太弱了,如果平常,自然可以自由飞翔,可是现在只提起了半口气,身子只是能保持在空中平衡那么几秒终而已……

    小雷已经跳跃到了下面的那柄飞剑的剑柄之上,就这么一借力气,缓了一口气上来,小雷靠着这一口气,身子再次跳下,终于两人安全的落在当日月华发现小雷昏迷的那个地方。

    这里果然是冰缝下面的一个天然的平台。小雷放下了月华,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却看见月华几乎已经身子冻僵了。

    小雷吓了一跳,念动了两句口诀,把飞剑和菜刀都收了回来。从地上抓起了一把雪塞进嘴里,用力嚼了几下,冰雪在口中化成了水。小雷情急之下无奈,只能对着月华的嘴巴贴了上去,用力撬开她的唇齿,就这么嘴对嘴把一口水渡了过去。

    他手指如飞,用力在月华的后脖子大穴上拍了两下,月华猛烈的一阵咳嗽,终于醒了过来。

    小雷舒了口气,立刻拿出了乾坤袋,翻了一阵,欢呼了一声,从乾坤袋里居然找到了一包饼干和一大块巧克力!

    这些原本是当初宝儿的零食,也知道放了多久了。过现在这种情况,过期的也不管了。他掰下一块巧克力,塞进了月华嘴里,月华神志还有些不清醒,只是本能的咀嚼吞咽,过了片刻,终于缓过了神来了。

    她神志一清醒,立刻就抖成了一团。小雷叹了口气,拉开自己的外衣拉链,把她抱在了怀里。虽然明明知道自己现在的内息刚刚才有了一点点恢复,最好不要立刻就使用,应该静静的打坐调息,可是眼看月华的模样,小雷毫不犹豫,内息运转起来,依靠自己的先天之气提升体温,抱着月华,给她取暖。

    月华脸色渐渐有了些血色,却忽然展颜一笑,低声道:“谢、谢谢、你。”

    “应该是我谢你。”小雷轻轻攥住了她的手,把她的手放进了自己的怀中。

    冰缝里虽然没有狂风和大雪,但是这种地方,四周都是冰川,也冷的让人受不了。

    小雷自然是不怕的,虽然他的能力没有恢复,但是半仙之体,寒暑不侵,使得他抗寒的素质超强。月华却是经受不住的,虽然得到小雷的体温取暖,稍微好了些,但是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

    两人稍微休息了一个小时,小雷低声道:“我们下去看看吧。”

    月华身子一颤:“你说进神庙么?”

    “嗯,既然都来到这里了,传说中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如果不去看看,总是一个遗憾啊。”小雷耸耸肩膀,故作轻松的笑道。他看出月华心中有着强烈的阴影,所以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出来。

    月华身子就靠在小雷怀中,忽然轻轻笑了笑,道:“我听你的。”

    小雷也察觉到了月华的态度有些微妙,不由得道:“你对我这么信任么?自从你救起了我到现在,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曾怀疑过我?”

    “怀疑过。”月华的语气很清淡:“我或许应该想想,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或许应该怀疑,你是不是和下面的那个宝藏有什么关系,又或者应该怀疑,你是不是和队长他们一样,都是在觊觎下面的那个惊人的宝藏……”她柔柔的笑了笑,却用一双明亮如秋水般的眸子看着小雷:“你认为我应该怀疑你么?可是我当时只是认为,你是一个落难地人。不管如何,你有活下去的权利,所以我必须救你。如果让你死在了这里,或者死在了队长他们手里……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就这么简单……”小雷笑了笑。他抱着月华的双手下意识地紧了紧:“你还真的是个善良又简单的女孩。”

    寒冷的冰窟之中,两人就这么依靠在一起,尽管周围是冰天雪地,头顶上的窟窿不时有雪花飘洒下来,可是此刻冰窟里的寂静中,却好像已经不那么寒冷了,而是带着一份恬淡和宁静的温暖。

    看了看头顶上的那个冰窟窿,大约距离两人所在的地方有二十米高度,那个两人下来的洞口现在看上去仿佛只是一个小小的碗口那么大小,看上去仿佛是一个天窗那样。

    “好像天亮了些了。”月华笑了笑。指了指头顶。

    地确,几缕光芒从洞口照了进来。只是能感觉到,上面风月依然没有停息,依然很猛烈。

    小雷叹了口气:“又是新的一天了。”

    他心中却忽然一动:现在已经是第十一天了。

    按照自己所知道地历史,月华是在第十天离开了登山队……这一步自己已经经历过了,历史的真相是:因为登山队的其他队员不怀好意,使得月华和自己被逼迫离开了登山队。

    而历史的记载里却没有自己的存在……或许是因为那些登山队员刻意隐瞒了自己的存在吧……毕竟他们的做法,几乎等同于谋杀了。

    那么换个说法……是不是如果自己没有回到过去……月华也就不会因为要保护自己而和登山队地其他人闹翻呢?

    这个逻辑太过混乱了。小雷想了想,觉得这根本就是一个死结,就好像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这种无限循环的逻辑问题,还是丢在一旁,不想为妙。

    可是这个问题可以不想,但是下面还是有几个问题要考虑了。

    现在已经是第十一天了,按照历史记载,暴风雪会在第十二天停止,然后登山队的那几个人被山下的救援队救了。第十三天开始,他们陆续的死掉……

    这是一个谜团。

    还有一个谜团,就是第十五天的时候。月华应该出现在西班牙和法国的国境线上了――也就是说,月华会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那,穿越比利牛斯山!

    怎么穿越?这个过程是不是和自己也有关系?

    想着想着,小雷忽然想起了一个最最重要地问题!

    宝儿的父亲到底是谁?

    自己一直以来,最大的疑问,就是宝儿地父亲!

    因为月华不过是一个来自中国的普通女孩,如果说月华唯一的特殊之处,不过就是她有着明月家的背景而已。那么宝儿的神奇之处,想必就是继承自她的父亲了!

    宝儿的父亲究竟是谁?

    这个问题,谁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只有月华自己了、

    想到此处,小雷忽然忍不住脱口就问道:“月华……我有个问题可以问你么?”

    “嗯。”月华静静靠在小雷的胸前,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两人的这个姿势有什么不妥。纵然她女孩家有些羞涩,但是内心深处却总有一个借口可以安慰自己:我们这是在取暖,为了生存。

    “你……你有……”小雷犹豫了一下,挑选了一个措辞:“你有男朋友么?”

    月华大概是误解了这个问题,脸上一红,垂下头,却忽然又抬起头来,直直看着小雷:“没有。”随即她仿佛带着几分深意般的看了小雷一眼,那眼神里有羞涩,也有几分期待的模样。

    小雷立刻语塞。

    一直以来,在回到这个“时空”之前,从月山和月晶那里得到了关于月华的资料中,给小雷留下的印象是:月华是个可怜的女子。

    她的命运似乎有些悲惨,生在了一个古老保守的家族,这个喜欢自由的女孩跑去了西方求学,爱上了一个神秘的人物……而且似乎爱地很深……最后不惜为那个人生下了一个女儿。自己却郁郁而终。

    可是来到了这个时代之后,当一个活生生的月华站在自己的面前,远远比当初从别人口中得到的只言片语更加生动了。

    这个女孩善良,勇敢。单纯。

    她善良地让人尊敬,单纯的让人心疼,勇敢的让人敬佩。在寒冷的雪山上,她可以把自己的睡袋让给小雷这个陌生人,可以把自己的口粮节约下来分给小雷。只因为她简单的认为: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

    她可以为了保护小雷而和心怀叵测的队友闹翻,甚至冒着生命的危险。而现在,这个女孩就靠在小雷地怀里,带着那种羞涩期待的目光看着小雷。

    月华并不是那种所谓地绝色美女,她的容貌在小雷认识的那些美女中不算出色,没有妙嫣那种仙子气息。没有田珂儿那种清丽脱俗,没有雷家大小姐的那种火辣性感。她仿佛只是一朵恬静的兰花一般。清雅,柔和。

    小雷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气氛仿佛有些尴尬,不过幸好就在这个时候,两人同时听见了一阵“咕咕”的声音。

    月华脸色一红,小雷微微一笑:“你饿了。”

    他轻轻松开了抱着月华的双臂,取出了乾坤袋。解开了口袋,从里面掏出了剩下地半块巧克力,还有一包饼干。

    这是两人目前剩下的唯一食物了。小雷拿起了那一块巧克力递了过去。月华摇摇头,面色温柔,推到了小雷面前。

    小雷笑笑:“你吃吧,我身体特殊,就算几天不吃东西也没关系的。”

    月华看小雷眼神坚定,只能掰下一小块放进了嘴巴里,她嚼了两下。立刻隐约想起了自己昏迷的时候,小雷喂自己喝水的情景,忍不住脸上又是一红。飞快的转过头去。

    小雷又从乾坤袋里翻了一会儿,大概把自己目前所拥有的所有东西都整理了一下。

    乾坤袋里还有一些丹药……不过这些丹药大多是修行的时候养气和恢复法力用地,可是小雷已经吃过了两颗治伤的丹药,但是自己的身体仿佛是在穿越时空中受到了什么伤害,法力一直没有恢复过来,身子也远远不如从前那么强韧了。

    如果放在平时地话,吃了那两颗丹药之后,自己的实力早就应该恢复了。可是现在,他只能勉强的提起一丝微弱的法力而已。

    除去那些丹药,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法宝。这些法宝有的是驱鬼去邪用的,有的是飞剑和布置阵法用的,还有一两件厉害的法宝,包括了妙嫣的乾坤镜和震天铃。

    不过依小雷目前的法力,乾坤镜和震天铃是根本用不起来的了。

    他自己大概盘算了一些,自己目前的法力,最多能支持使用几个最低级的灵符而已。那些法宝都成为了聋子的耳朵――摆设而已。

    如果非要作个最恰当的比喻,小雷回到了这个时空,实力大损,几乎就等于回到了他上峨眉山进逍遥派之前的水准了。

    此外,乾坤袋里还有几个微妙的东西。

    那把菜刀。

    一个九转通灵瓶……这个里面有一株莲花,那自然是还在休眠状态的妙嫣老婆大人了。

    算了算,差不多七七四十九天也快到了吧……可是自己现在回到了七年前,这个会不会对妙嫣的苏醒有什么影响?

    不过幸好九转通灵瓶本身就是一件法宝,别看这么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面储存的水可着实少。

    最后小雷忽然又从乾坤袋里翻出了一个奇怪的瓶子来。

    他略微愣了一下,立刻就回想起来了。

    这个瓶子是当初自己在小镇下面的那个圣水的山洞里,从那两个苦修士,也就是那个骑士和那个魔法师手里抢到的。这个瓶子里装的是所谓的“圣水”。

    好奇心起,小雷打开了瓶盖,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无色无味,不过想起了当初那个骑士在自己面前被圣水治好了全身的伤势,他试探的喝了一口。

    这一口圣水一进肚子,腹中立刻升起一团柔和的暖意,缓缓的往四肢蔓延出去,原本无力的身子渐渐就恢复了几分力气,小雷心中一喜,又大喝了几口。

    身上那折磨了他一天一夜的隐隐的疼痛终于消失了,力气渐渐恢复了起来,他站起来跳了两下,只觉得自己动作矫健如常,他心中忍不住兴奋起来,可是稍微感应了一下自己的内息,却又不觉有些沮丧。

    身体是恢复了。可是自己的法力和先天之气,依然是那么微弱。

    原来这圣水只能治疗肉体的伤害啊。

    月华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小雷整理乾坤袋,看见他从小小的一个口袋里取出一件又一件东西,那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口袋里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装了多少东西,她虽然不说话,但是眼睛里的惊奇目光却越来越盛了。小雷看了她一眼,笑道:“这个袋子是我的保命宝贝,里面可有不少好东西的……嗯,我会一点神奇的本领,这个有机会再慢慢和你解释。”

    可是法宝再多,以小雷自己目前的法力,却无法使用,他现在连驭风飞行都做不到。法力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恢复,却缓慢的好似蜗牛一样。

    小雷只是郁闷了几秒钟,立刻就恢复过来。他原本就是一个天生乐观的人,生性疲赖的小子。心想虽然法力恢复的缓慢,但好在还是在一直增长,慢是慢了一点,但总有完全恢复的时候,到时候,自己法力尽复,再加上一身的法宝,那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想到这里,收拾好东西。

    两人休息了片刻,都吃了些东西,在月华的监督下,小雷不得已,也吃了几块饼干。

    虽然喝水是不用愁的,但是毕竟法宝再多,却变不出食物来。以小雷的半仙之体,就算吃不喝也能过上三五个月,自然不愁会饿死。但是月华就不同了,她是凡人,从小出生武学世家,尽管没有学到什么武术,但是身子总是比普通女孩强健一些。可是不吃饭也是扛不住的。

    一包饼干加上一块巧克力,也不过能让月华坚持一两天而已。不过小雷也不担心,他知道暴风雪两天内就会停止。到时候总能想到办法……只是现在他力气恢复,就一心想下去到神庙看看了。

    “准备好了么?”小雷看了看月华,他此刻一手操着菜刀,一手提着一把飞剑,造型有些怪异。

    月华眼神里闪过一丝紧张,但看着小雷,眼神里又重新出现了温暖,笑道:“好了。我们下去吧。”

    “不用担心,你跟在我身旁,我们只是下去看看。下面也不过都是些死东西而已。”小雷笑道。

上一页 《至尊无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