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至尊无赖》->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意乱情迷】

    

    两人又说笑了一会儿,小雷知道月华心中忐忑,说话间假意的插科打诨,故意讲些说笑的言词,让月华宽心。果然,随着小雷一套套奇怪的理论说出来,月华脸上的那一丝忧郁渐渐散去,眼中重新露出了温柔平和的神采来。

    随后小雷又拿出了些食物两人吃了一些,这才重新休息了。

    月华这些天是在太过劳累,她原本就是女孩子,虽然身子稍微健康些,但是前两天食物短缺,又受了冻,心中也担着惊吓,一直就有些精神萎糜。

    小雷把留在神庙中也不知道是登山队中哪个家伙丢弃的睡袋给月华裹上了,让她先睡一觉。

    眼看月华已经入睡,小雷这才叹了口气,装了半天的笑脸上,那一丝轻松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他的眼神有些阴郁。

    站立起来,负手在大殿里走了一圈。这大殿有几十米宽,一百多米长,走上一圈之后,小雷就把那希腊诸神的雕像都看了一遍。

    先说这神庙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历史记载神庙被毁灭了,可是现在却出现在这里,那不用说,自然是被搬过来的。

    可是想来,在古希腊的那个时代,好像人类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可以把一座神庙整个儿搬运到这比利牛斯山的山颠之上,而且,人类的历史上也没有记载着这么一个大搬迁活动。

    所以,把神庙搬到这里来地。就只能是那些“神”干的了。

    这么一来,倒是好解释了。

    原本东方的仙法之中就有“五鬼搬运”之术,就连小雷自己也会一些。这神庙虽然庞大,但是如果真的是神灵动手。想必搬运起来也不太困难。

    虽然神灵之说对于普通人是难以接受了些,好在小雷原本就是玄门中人,这一点对他倒是无碍地。

    可是神灵为什么要把他们的神庙搬运到这里来?

    这倒也不难解释……呵呵。

    假如刚才自己胡说八道一通的所谓的“执政党”“在野党”,这种假设成立的话,那么希腊诸神作为失去了“统治权”的一方,暂时的蛰伏是正常的举动,而且希腊神话中还有其他不少神庙,大多都被毁灭掉了。

    战败的下场就是被毁灭。

    想必把最至高无上的宙斯神庙搬运到这里隐秘起来,也是为了保存吧。

    可是接下来就有一个问题了。

    按照自己地推理,那么希腊诸神都是存在的……这神庙就是他们搬到这里来隐藏地……可是现在自己和月华擅自闯入了进来……嘿嘿。

    就算在东方


    这个么,可就有些不太妙了啊。

    小雷在大殿里又走了一圈,仔细的看了那包裹宙斯神像在内的希腊神话十二主神的雕像,心中忽然感到一丝怪异的感觉,仿佛捕捉到了什么。可是偏偏脑子里一时还没有想通。

    在神庙里面不见天日,小雷看了看时间,现在是第十二天的晚上了。

    又过了一天啊。

    今天晚上,外面的风雪就会停息了。然后登山队的那其他四个人就会被搜索他们地救援队找到,然后安然下山……明天,也就是第十三天开始,他们几个就会一一的死于非命了…”

    小雷想到这里,忽然原本心中仿佛闪过的那一丝灵光立刻就被自己捕捉到了!

    是不是……诅咒?

    很多各个不同民族中地神话都有这种说法,擅自闯入神啊鬼啊之类存在的地盘。就会遭到诅咒。

    最著名的,莫过于埃及金字塔的诅咒了,传说中凡是探勘金字塔的考古人员。最后都死于非命了。这就是埃及金字塔法老对于后世妄图进入他陵墓打搅他宁静人类的惩罚!

    是诅咒么?嘿嘿

    小雷笑了笑。那么自己和月华现在也进来了,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被诅咒呢?

    又寻思了一会儿,小雷缓缓走到了月华身旁坐下,叹了口气:“明天的事情明天再想吧。反正过了今晚这暴风雪已经停了,实在行,我就带着月华直接下山,管他什么神仙鬼魂的说法。实在不行,我就带着她回中国去,看看希腊诸神就算有什么诅咒,在我东方还能横行么?哼……”

    可是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些天脑子里一直盘桓在心头的一个阴影又浮现上来了。

    自己不是属于这个时空的……那么自己还能回去么?

    至少,在后世得到的记载中,登山队没有提到过自己的存在……想必是那四个家伙为了掩饰他们曾经妄图谋杀的事情,统一口径不提自己吧。

    可是就连月华后来也从来没有提起……

    那么自己到底还能不能回去?

    “看来下山之后,得想个办法重新去那个山下小镇的圣地看看,没准水下的那道门就能送我回去呢?不管如何,总得试一试。”

    想完,小雷就盘膝而坐,调和内息,一心一意的按照心法开始运功了。来到这个时空之后,自己的法力受损太多,而且恢复极为缓慢,可是偏偏现在身子已经基本痊愈了,自己查看之下。也没发现自己身体有什么隐患。

    可是为什么法力就迟迟不能恢复呢?

    难道是……被什么东西给压抑住了?

    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毕竟这里说到底,算是希腊诸神的“地盘”,多半可能有一些封印或者压制其他种类神力地存在吧。

    小雷用了会儿功,只觉得身子又好了些。体内的法力虽然恢复缓慢,但是一分一分的总还是在恢复,心中稍微安慰了些。不管如何,虽然进展缓慢,但是按照现在的趋势,总还是有恢复地时候的。

    他从入定中恢复了过来,忽然就听见了身旁沉睡中的月华呼吸有些急促,仿佛有些不稳的样子。

    他凑过去一看,就看见月华躺在睡袋里,身子蜷成一团。仿佛还在隐隐颤抖的模样,一张小脸上带着病态的嫣红。鼻息时而急促,时而微弱,眉头就那么可怜的簇着,仿佛带着隐隐的痛苦之色。

    小雷心中一惊,立刻探出手在她额头上模了模,触手滚热。他皱眉苦叹了一声。

    怕什么来什么,这月华看样子肯定是病了!

    想来她一个年轻女孩子。原本这几天就受冻受饿,又劳累,心中还多有惊吓,这些因素加在一起,难免就会大病一场。可是没想到居然就在现在。

    小雷皱起眉头。搭住了月华的脉搏,只觉得她脉搏紊乱急促,心中又是一沉。月华睡梦之中,口鼻之中忍不住发出了低微的呻吟,显然是极为痛苦。不时微微张开嘴唇,低吟道:“冷……冷……”

    身子更是抖成了一团。

    小雷无奈,脱下了自己地衣服给她盖在睡袋之上面。可是月华依然抖得不停。他一咬牙,探出手抓住了月华的手腕,一缕微弱地内息缓缓的送了过去。

    月华身子才稍微好了一些,只是小雷的内息又能坚持多久?若是平时,他的内息还算颇有成就,可是现在以他微弱的内息,也就坚持了一个时辰而已,额头就见汗了。忍不住头昏眼花。

    月华看上去稍微好了些,可依然抖个不停。小雷长叹了一声:“想不到这种俗套的事情还是要我去做啊。”

    他解开了睡袋,干脆自己也钻了进去,两人就这么紧紧贴在一起,小雷解开了月华外衣,张开自己双臂把她抱住,双手顺着月华的衣服就滑了进去。

    刚一触到月华那滑腻柔软地肌肤时,小雷忍不住心中一荡,随即立刻克制住自己的绮念。

    他的双手游走月华全身,从她脚步开始,在月华周身的一些穴位开始揉搓按摩。一方面是磨擦月华的肌肤生出热量来,一方面按摩她的一些穴位,也有压抑病痛的功效,现在两人在这个地方,无医无药,这般做法也是无可奈何了。

    昏睡中的月华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口中不时发出低低地呻吟来,娇柔婉转,又带着几分痛苦的意味。

    小雷手中动作禁一缓,苦笑道:“圈圈叉叉的,你再这么叫,小爷我可受不了了……唉……”

    毕竟男女有别,小雷这一番动作,难免触及到女孩子身上一些敏感地部位,小雷心中尴尬,最然竭力躲开,可是病中的月华却身子扭动起颤抖,好几次小雷心中哭笑不得,仿佛就是月华主动往自己身上蹭一样。一个年轻血气方刚的男子,两人都是解开了外衣这么紧紧贴在一起,小雷忍不住就心中杂念丛生。

    他心中告诫自己:小爷纵然贪财好色,可是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还是不能做的。

    好容易按摩揉搓了月华周身的穴道,小雷已经是满身大汗了。终于苦笑长出了口气。怀中月华已经渐渐安分了下来。小雷重新抱住了月华,以自己的体温来给她取暖。

    一个睡袋能有多大?两人就这么紧紧相拥,小雷心中也不知道把三清道尊的名字默念了几百遍,可偏偏月华昏睡中没有意识,凡是这种受寒的病痛,都是身子发热,可是人却感到寒冷,身旁有了小雷这么个天然的暖炉,月华自然是如八爪鱼一般地缠住了小雷。

    小雷运功了半天。也是有些疲惫了,眼看月华终于安分了下来,这才渐渐松了口气,就这么抱着月华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雷率先醒了过来,立刻感到了一丝不妙。这等暧昧的姿态,由得让小雷心中一阵气血翻腾,好不容易才又压抑了下去。

    原来睡梦之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雷抱着月华的双手放地位置是在有些不妥,一只搂住了月华柔软的腰肢,却重重的按在了女孩子家丰满的翘臀之上,另外一只手则从月华的脖子下伸了过去,搂住了月华的脑袋。

    而自己的腿就更加不堪了。

    月华的大腿搭在了小雷的身上,而小雷的一条腿则干脆探进了月华两腿中间。他分明更感觉到,自己地膝盖以上部位。好像正抵在了女孩家双腿之间……

    咳嗽了一声,小雷立刻一阵头皮发麻,仔细撇了一眼月华,眼看她依然没有醒来,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抽出了双腿,挪开了自己放在女孩子家臀部地手掌。可是押在月华脖子下面的那条胳膊却不太好动了,刚小心翼翼的抽出了一半,月华却忽然鼻子里发出了一声低吟……

    小雷一惊,却看见月华紧闭的双眼忽然微微的张开。一双如点漆般的妙目盯着自己,小雷不由得一阵尴尬,苦笑道:“我……我……是……”

    月华却忽然眨了眨,眼中闪过一丝羞涩,却反手抱住了小雷,在他耳边低声道:“你、你不用解释的……我、知道……”

    小雷口干舌燥:“你、你知道?”

    月华“嗯”了一声。身子贴着小雷,却轻轻颤抖起来。

    要知道如月华这种性格地女孩子,天性善良温和。性子柔和。最容易心软的。尤其两人还是在一番生死与共中度过了几天。

    况且人在大病之中,乃是生理和心理最柔弱的时刻,这种时刻最是容易产生一些微妙的感情的,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身边对她细心呵护,那么女孩子十有八九就会动心动情。如月华此刻就是,一颗心只是寄在了小雷身上,看着小雷的那双眸子仿佛会说话一样,可是那眸子表达的东西,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了……

    月华紧紧抱住小雷,脸已经埋在了他的耳边,不敢再看小雷,颤声道:“我……我……你摸我脚地时候,我便已经醒啦……以为你是忽然……忽然……忽然对我起了那种念头,我心中又是害怕,又是……嗯……可是后来才知道……你是给我治病……我……”

    她声音越来越是低微,最后干脆就变成了娇柔的呢喃,小雷听得心中怦然而动,只觉得月华语气中除了羞涩,还仿佛多了几分其他的意味在里面,怀中地女孩身子颤抖得仿佛受惊的小鹿一般。

    小雷不由自主就抱住了月华。

    只是他是年轻男子,又是血气方刚。这种年轻男子一觉醒来之后,正是身体血气最旺盛的时候,加上怀中抱着一个几乎半裸的女孩,自然就难免身子有些正常的反应了。

    月华脸上红的几乎渗出血来,呢喃道:“你……你……”

    小雷立刻醒悟过来,苦笑道:“对不住……我,这就起来吧。”

    月华却一把搂住了小雷,在他耳边低吟道:“不……不要……我要你、抱着我……”顿了一顿,月华忽然咬牙,眼睛敢看小雷,声音低微的好似蚊鸣:“你……你是不是很想……很想……”

    小雷没有说话,只觉得脑子都一时僵硬住了,只是用力咽了口唾沫,这才心中微微生出了一丝清明来,正要说话,月华却忽然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凑过嘴巴来,两片柔软芬芳的嘴唇就贴了上去,堵住了小雷的话语……

    小雷是自然反应,立刻就双手抱住了月华,只觉得口鼻之中一片芬芳,不用人教他,他虽然脑子里昏沉一片,却已经自然而然的伸出了舌头,撬开了月华的唇齿,捕捉住了对方那条小舌……

    一个长吻之后,月华微微喘息,小雷心中却渐渐有些糊涂了,刚想说几句什么,月华却低声在他耳边道:“我们……我们困在这里,也不知道生死……可是我……昨晚你陪着我,那么对我,我心里不恨你,很、很欢喜的……”

    随后,月华又是贴了上去,吻了吻小雷的嘴唇。

    小雷立刻就明白了什么。他隐隐的读懂了月华眼神话语中的那一丝意味。这女孩显然对自己有了情意。若是在平时,以她性子纵然喜欢自己,也是绝对做不出这种大胆的事情的。可是现在两人被困在这里。她心中生死彷徨……

    人就是这样,在生死彷徨之中,反而会激发出一些奇怪的情绪来,作出一些以往没有勇气做的事情。

    随着幽幽的一声叹息,月华的双唇再次贴在了小雷的嘴上。小雷心中混乱,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推开月华。

    可是他本来就并非什么正人君子,更何况怀中的女孩对自己大有情意,而自己和月华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相处了几天,生死共存之中,若是没有动心,那就是假话了。

    于是,小雷略微挣扎了一下,作出了心中的选择。

    他一把抱住了月华,然后用力吻了下去……

    寒冷的神庙之中,仿佛春暖花开,这对年轻的男女,裹在睡袋之中,抵死纠缠在一起,空气里就只有两人急促压抑的喘息。

    过了片刻,只听见女孩娇柔的嗓音中,一声痛苦喜悦交杂的低吟……

上一页 《至尊无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