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至尊无赖》->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飘然而去】

    

    “哦?”

    小雷嘿嘿一笑,继续道:“你这剑阵威力极大,用来伤人最好。不过弱点就在你刚才自己说的,剑阵一旦展开,一个时辰之内,无法停止,你自己都控制不了的。这就是最大的破绽了。试想,你控制剑阵,需要至少分出一半的法力来……假如有人想和你为敌,一个人纠缠住你,引诱你使用出这个剑阵来,你这剑阵一旦展开,一个时辰之内无法收回,还白白的分去了你一半的法力,那么如果还有敌人躲在暗中偷袭,哼……你老家伙虽然厉害,可那个时候你法力只剩下了一半,你轻灵子纵然天下无敌,但是世上高手众多,纵然没有人法力能和你一样强,但是有你一半的人,恐怕不在少数吧?到时候来几个人偷袭你。就算被你困在剑阵中的人死了,一命换一命,剑阵外的人合力干掉你,也不算亏本生意啊


    小雷说到这里。冷笑不语。

    轻灵子长叹了一声,笑道:“好,很好。你看地透彻,倒是我多虑了。原本我想提醒你的。却不想不用我说,你就已经明白了。”

    顿了顿,轻灵子喝道:“小子,你师兄我是何等人?这些事情你能看出来,难道我就不知道这阵法有大缺陷?我只是想告诉你,任何事情不要做的太过分。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我的这个剑阵,乃是杀阵,讲究地是一个杀字!只要能杀了对方,自己的死活就根本不顾了。而妙嫣的那个阵法。是防御,只是过分追求防御。却难免被对方击破。这些道理,希望你心中记住!”

    小雷顿时收敛笑容,正色道:“多谢师兄教诲,师弟我记住了。”

    他心中隐隐感到几分不安,虽然轻灵子这人疯疯癫癫,可是今天做事情也太过出格了,莫名其妙就拉着妙嫣比试。现在却忽然教教自己,小雷心中隐隐感到他好像是颇有深意一样。

    轻灵子叹了口气,招手道:“你过来。”

    小雷赶紧飞到了轻灵子身边,只见轻灵子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眼中颇有深意:“小雷,你我相识一场,原本以我的年纪,当你爷爷的爷爷也绰绰有余,不过你性子对我的脾气。我心中从来没有把你看成我的晚辈,倒好像是朋友一般。你可知道?”顿了顿,他缓缓道:“我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寄名在逍遥派门下,其实我的法术根本就不是逍遥派的。你进了逍遥派之后,逍遥子问了你三次,你却选择要学习我这一路地法术,后来我知道了,就认定你我有缘,那是上天注定的。之后你在峨眉山地时候,我自然对你另眼相看!”

    “以你的资质,你身体灵气强大,半仙之体,若是按照逍遥派的路子修炼,那是最妥当的办法,而且还没有天劫,循序渐进,得道成仙,根本就只是时间的问题。却想不到你放着阳关大道不走,偏偏走我这条独木桥来。我心中又是感慨,又是欢喜。你修行的是我这一路子的功法,名字叫做‘圆真妙诀’,这个功法修炼成之后,威力强大,纵横天上地下,少有敌手。只是其中道路坎坷崎岖,最是凶险,还要经历天劫,这些你可知道为什么嘛?”

    小雷笑道:“我自然知道地,当初逍遥子就告诉过我,这个圆真妙诀和其他功法不同,其他的功法是‘借’天地灵气修炼,我们这一路分明就是‘抢’,遭天劫,也不算冤枉。”

    轻灵子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目光,迟疑了一下,叹了口气,忽然道:“修行之人,大多修仙,这修仙的功法讲究的是天人之和,偏偏我这一路功法这样霸道,难道……你从来没有怀疑过么?”

    小雷心中一动,脱口道:“难道……”轻灵子正色道:“不错,我这一门圆真妙诀,其实……根本不是修仙之路,乃是修魔!只不过,当初创出这套功法的,却真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神仙中人……这个事情说来太过复杂,今后有机会我自然会告诉你,眼下却来不及了。”

    “来不及?来不及是什么意思?”小雷面色微微一变。

    轻灵子笑道:“你看不出来,妙嫣仙子却已经看出来了,你当她也和我一样的疯了,莫名其妙地在这个时候来陪我打架发疯么?”

    顿了顿,轻灵子叹了口气:“岁月飘摇,我纵然竭力隐藏自己,压抑自己体内的灵气,但终究是人力胜不过天。我经历了两次天劫,其实按照我当前的法力,早应该经历第三次天劫了!只是我迟迟不肯,花费了无数心血想出了一套瞒天过海地办法,压制体内灵气不外泄,第三次天劫才迟迟没有到来,只是人力有时而尽,现在嘛……我自己测算,我第三次天劫恐怕已经不远了,只在朝夕之间!”

    小雷变色!修行之人,哪里不知道天劫的可怕?就算是妙嫣这种强到离谱的人,当初连第二次天劫都差点挺不过去,何况轻灵子现在面临的是最最凶险的第三次天劫呢!!

    轻灵子却笑了笑:“这个你倒不用担心,这第三次天劫在我眼中却没有什么,我要渡过这第三次天劫,如履平地。”说到这里,他神色颇有几分傲气,随即叹了口气,继续道:“只是经历了三次天劫之后,那就是飞升之时,那个时候,由不得你愿意不愿意,上天也会强行让你飞升到仙界……我之所以迟迟压制自己的灵气,其实就是我不想去仙界,想留在人间……唉……”

    他晃了晃脑袋,笑道:“现在我第三次天劫已经不远,我须立刻找地方去经历天劫,只是现在要和你分开啦。我恐怕天劫之后,立刻就是飞升之时,到时候,我会拼着搏一搏,看看有没有办法留下来。可是天数难料,我自己也没有多少把握,所以现在么……我既然要走了,自然是想好好的交代你一下了。可惜我一身通天的本事,你学的不到半成……更可惜你现在法力太低,我就算想教你也教不了。如果我再有十年时间,十年之中,以你的法力进步,应该就能学到我不少本事了。不过现在我却放心了,妙嫣的法力高强,恐怕不比我差多少了。有她在你身边,我也放心。”

    轻灵子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碟来递到小雷手里,笑道:“你学的虽然是圆真妙诀,但是逍遥子那个家伙教你的,只是第一层的心法。原本我考较了你的进展,这后面的心法总要等你跨越了‘修法期’之后才能教你,现在么,我也没那么多时间等啦,这就一并给你了。今后你到了修法期之后,再好好研习吧。”

    小雷这才惊呼道:“师兄你……你这就要走了么?”

    他心中砰砰乱跳,口干舌燥,由得生出几分难受来。自己所认识的人中,这轻灵子和自己最是亲近,对自己也是极好,几乎达到了溺爱的程度了,两人性子又相投,自然是感情极好了,轻灵子忽然说要离去了,他忍住顿时眼眶都红了。

    轻灵子却冷冷道:“笃!小子无知,尽做这些小儿之态!我辈之人,哪里有这么多纠纠缠缠?”顿了顿,心中却也舍,又和颜悦色道:“小子,你飞扬跋扈,性子我是喜欢的。从前在峨嵋山上,到现在,都是任凭你做什么事情,自然由我给你撑腰,就算是天塌下来,道爷我也能给你顶住,只是今后我在了,你却要收敛一二了。天下之大,不是你一个人就能横行的。若是你苦修到了我的这个境界,自然可以再横行无忌了。话不多说,言尽于此……”他忽然笑了笑:“又不是生离死别,道爷我只过去经历一次天劫,看看上天能不能强迫我飞升,如果能侥幸留在人间不去仙界,我自然回去见你,怕个什么!”

    说完,长袖一挥,身子扶摇直上,瞬间消失在了云端之中。小雷手里捏着那道玉碟,望着轻灵子消失的地方,却不由得痴了。

    却说这轻灵子身子瞬间就飞出了老远,他虽然道心稳固,却依然忍住想回头去看,只是强行压抑住心中的冲动,忍不住喃喃道:“轻灵子啊轻灵子,你枉自活了这么多岁月,难道还要效仿着小儿之行么?”

    他哈哈一笑,忽然又道:“嗯,趁着现在还有一些时间,道爷我不放顺手把那小子的对手除掉几个,也算临走之前,帮他一把了。”

    垂头想了会儿,皱眉道:“那小子的对手,好像是一帮蛮夷,好像喜欢在胸前挂个十字架来的。嗯!就是如此!这也简单,道爷我一路下去,遇到十字架的东西,顺手就给他毁了就是。”

    轻灵子打定了注意,却往东北飞了去,这一路,却又作出了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上一页 《至尊无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