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至尊无赖》->正文

第两百一十九章 【斩心魔】

    

    小雷心中一亮,立刻暗道:嗯,看样子他肯定是知道这个什么“摩坷剑”的!

    他心中这么想,口中却笑道:“摩坷……摩坷好像是佛家的偈语。难道这把剑和佛门有什么关系么?”

    婆罗那齐却也正往他瞧了一眼,叹息道:“你不用这么试探我,这把剑的来历,我确实是知道的。”

    小雷立刻笑道:“你果然是知道的,妨说来听听。”

    “一把剑而已,那摩坷剑虽然也算难得,可也毕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仙器,既然丢了,那便丢了就是。”婆罗那齐淡淡道:“倒是你,半夜三更,在这里人家的寺庙之后做的好大的事情!还不快走?”

    小雷冷笑道:“哼,你这大和尚,在下面喜欢插手管事情,来到上面,也喜欢指手画脚么?难道我做什么,你都要来横插一脚才行?”

    婆罗那齐听他质问,却不生气,垂首合十:“阿弥陀佛,贫僧不敢。”

    小雷更加理直气壮,喝道:“这寺庙主持许我在他们的后山坐到天亮,可不是我乱跑来这里的……”他说到这里,心中暗暗犹豫,那地下的那个宝贝,要不要和这个家伙说出来,微微权衡了一下,心想反正那个东西,自己也搞不定。这个家伙法力强横,远远胜过自己和仙音,说不定还能靠他帮忙。他心中这么一迟疑,还是决定说出来:“这山谷里面……”

    婆罗那齐摇摇头。道:“你是想说这里有佛门的赤珠么?那就不必说了,贫僧来到这人间,无意插手什么事情。”

    顿了顿,他似乎也是迟疑了一下。又说了一句:“那东西是不是赤珠,还很难说。纵然它真地是赤珠,也不是你们两个人能降服得住的。佛门的法宝,只有佛门的大神通,才能收了它。”

    他这一说,小雷倒是惊了:“你怎么知道这些?难道你刚才就在附近偷看偷听?”

    婆罗那齐微微一笑:“我入佛门,自然修得佛门天眼通,我只是一路跟着你到山下,曾上来。只是我法力到处,这山上山下方圆几十里内。什么动静,都逃不过贫僧地这一双眼睛。”

    天眼通?

    小雷心中一跳。

    这可是个好本事啊!

    他忍不住就笑道:“好一个和尚。什么法术不练,却偏偏修炼这种偷窥人的法术。”

    婆罗那齐却肃穆道:“法无正邪,人心才有正邪。况且这天眼通,乃是佛门无上圣法,可不是你说的那般龌鹾。”

    “那佛门的赤珠,你就不动心?”

    婆罗那齐笑了笑,却不说话。

    小雷叹了口气。无奈道:“好了,算你这个家伙油盐不进!说了半天,等于没说!你且把那个摩坷剑的来历说来听听吧。”

    他心中暗道:那摩坷剑是玉修罗的东西。至于这个婆罗那齐,他自己心中也早就怀疑,很可能是那个四大奇人之中的毒郎君了。

    婆罗那齐似乎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这把剑的来历,说给你听听,也没什么。”只是他看了仙音一眼,正色道:“这位女施主。摩坷剑乃是佛门之器,非佛门子弟不能使用。纵然你法力高强,这把剑在你手里。却是不能物尽其用的。”

    仙音在一旁站了半天,闻言冷冷道:“你是说在我手里浪费了?哼……”

    婆罗那齐笑笑,居然找了个地方,缓缓坐了下来。

    此刻周围地面全都是泥水泥浆,他就这么坐在地上,却怡然自若,浑然不在意一般,悠然道:“两位,可知道就在几千年前,世上曾经有一位高僧。他原本不是中土之人,乃是从天竺远来。那天竺乃是佛法发源之地,这位高僧从万里而来,在中土把佛法发扬光大,这是其一。此外,他留下了好大名声,却并不是他的精湛佛法,却反而是他地一身本事!他在中土留下了一身武功,之后却被视为当世正宗……”

    小雷接口道:“你说的是少林寺地达摩祖师?”

    婆罗那齐笑道:“不错,就是他。”

    小雷皱眉:“这达摩嘛,名字倒是知道的。不过那也是传说了。而且,少林寺什么的,擅长的也不过是一些武功而已。咱们这里三人都是修道的,说句明白话,那武功么,对凡人来说,也就罢了。在咱们眼中,实在就不算什么了,”

    婆罗那齐道:“这是自然。不过这达摩么,他所会的,可不只是武道这一艺。此人实在是一个佛法精湛的苦修者!他身怀无上神通法力,只是在少林寺之中终老,却不曾传授出来。一来呢,他天竺地修行法门,和中土不同,修炼着实不容易。二来呢,他留下了那些武功,其中已经隐隐有一些从武入道的低浅法门,却没有人能领悟罢了。”

    我靠!越说越夸张啦!少林派的达摩祖师,居然不是个武术家,而是修真者?

    “这位达摩祖师么,他能不远万里从天竺来中土传道,这份毅力决心,自然是让人敬佩的。他这一番善德,实在是深厚,贫僧现在想来,心中实在敬佩,也深深为当初曾经对他的一些举动而内疚……”婆罗那齐合十,幽幽叹了口气,道:“那个时候,贫僧还没有遁入佛门,说来当世我的做派,也实在有些张狂的过了。当年我曾经做了几件错事。我张狂无知,正好学到了一套号称天下无双的御剑术!我苦练之下,有了几分心得,就跑去遍访天下修行高人比试。我从人那里得知,这少林寺之中,藏着一位修行高人,就是这达摩祖师。我原本以为,那少林寺不过是凡间的寺庙,里面纵然有一两个会法术地和尚,也多半没什么高深的本事。况且那时候,少林寺名满天下,却是以武技擅长,至于佛门的神通法术,却不曾听说过他们会地。过我当世连败了数位当世高人,心中对自己苦修的那一套剑术,却反而更加有些疑惑,百思不得其解,当真的是病急乱投医,心想那达摩祖师总算是好大名声,说不定真的有什么本事,反正这世间,隐姓埋名,有一身法力却不外露的高人,也是有的。这便只身上了少林寺……”

    小雷听他说到“天下无双的剑术”的时候,心中猛的一跳,深深看了婆罗那齐一眼,心道:“果然!他果然就是毒郎君!是老疯子轻灵子的师弟!!斜月三星洞,菩提祖师的弟子!齐天大圣的同门!”

    当初听活菩萨就曾经说过,毒郎君学了残缺的逆天剑之后,为了印证剑法,曾经挑战过四方高人,居然一时之间,天下无人能胜过他!看来果然如此!这轻灵子的几个师弟师妹,果然一个个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我上少林寺,原本心中就是存了侥幸。也没有抱多大期望。原本以为,一个外来的和尚能有多大的神通,不过是抱着一试的心里而已。我上少林寺,自然会像凡间那些武师拜山一样大张旗鼓。我悄悄进了寺庙,那少林寺中的僧人,自然察觉不了。我只听说达摩从来不见人,在后山面壁苦修,就直接去了他面壁之处找他。可是这一见面,我就知道,自己看来没有白来!”

    说到这里,婆罗那齐一双眼睛微微合上,眼中目光带着几分深深的游离,心中感怀当年的事情,一时间居然有些痴了。

    随即他笑了笑,这才继续道:“我一见那达摩祖师,就看出他居然已经修炼到了法不着相的境界了!嘿嘿,外人都以为这达摩祖师是凡人,我却看出,他至少有两百岁!只是他深谙佛门大神通,已经修炼到了金身坏的境界!”说到这里,他瞧了小雷一眼,笑道:“你可知道,金身不坏,是一个什么境界?”

    小雷摇头,看了仙音一眼,也是一脸茫然。

    “我佛门有大神通,分为大圆满,大欢喜,大慈悲……这位达摩祖师,当年已然金身不坏,其实已经修炼到了佛法的高深之处!他善业功德深厚,加上金身不坏,那么只要他圆寂之后,立刻就能升位到西方极乐世界,成为正牌的罗汉!”

    “罗汉!”小雷这才真的惊讶了:“你说达摩已经修炼到罗汉的境界了?那岂是等于我们修行之人已经修炼成了大道,成了神仙了?”

    他看了婆罗那齐一眼,心想好一个毒郎君!这佛门的罗汉,其实就是相当于修行之人修炼成仙了!他居然去挑战一个神仙级别的,果然不愧是老疯子的师弟!

    “那一战,是你赢了,还是达摩赢了?”

    婆罗那齐沉默了一会儿,才深深叹了口气,语气之中饱含深深的无奈。

    “我赢了。”

    小雷看了他一眼……赢了?赢了一个罗汉,那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像死了老婆一样?

    呃……对不对,说起来,这毒郎君的老婆,多半就是玉修罗了。

    “当年,达摩祖师佛法精湛,修炼得佛门的心眼通。他一见我,就看出我心中有深深的执念。见我上门来挑战,于是就答应了,其实是有心点化我。”婆罗那齐忽然语气一变,隐隐含着几分骄傲:“贫僧当年么,年纪已经虚度三百多岁了,加上当时刚刚遍访天下高人,当世的什么天下五方高人榜的几个人,我都会过了,都无一例外,全部败在我手下!我自问自己的本事,当世世间除了有一个人,我不是对手之外,其他的人,我从来不放在眼里……他说到这里,小雷心中立刻就知道,他说的那个人,肯定就是老疯子轻灵子了。活菩萨说过,他们三个人虽然各自都有自己的本事,但是从来都是对轻灵子服气的。

    果然,婆罗那齐继续道:“不过达摩祖师,却还不是我服气的那个人!嘿嘿……他虽然已经修炼到了佛门的罗汉境界,可是我当世一身法力,就算是遇到天上的大罗金仙,我自问也不输给旁人!一个罗汉,我岂会惧怕?于是我就和他斗法,这一斗,就斗了九九八十一天!”

    旁边仙音听见这些奇闻,也是颇感兴趣,仔细侧耳倾听。忍住问道:“你们斗的什么法术?”

    婆罗那齐叹了口气:“那达摩祖师,也当真厉害。他答应和我比试,却提出来比试地方法必须由他来定。我当时真的自负得很,就一口答应下来了。”说到这里。他的目光语气,都变得很奇怪的样子:“他提出地方法,就是我们互相进入对方的心魔界,谁能先出来,就算是赢了!”

    “心魔界?”小雷倒吸了口凉气!

    所谓的心魔……要知道其实人人都有自己的心魔!修行之人修炼的时候,最怕心魔,一旦修炼的时候被心魔袭扰,一旦把持不住,立刻就会走火入魔。

    要知道,心魔。其实就是一个人内心之中的各种杂念,其实就是内心之中的另外一个自己的意识!一旦遁入了心魔界。等于就要面对一个自己心中的魔鬼。

    所谓人性之中有善恶。每个人心中都有善良,也有邪恶。所谓心魔,其实就是心中地那些恶念。这世界上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纯洁无暇地,就算是善良的人,也不过是把心中的恶性压住了而已。面对一个内心中的自己,可比对付敌人要可怕多了。因为那个心中的“自己,其实是虚幻的。他可以千变万化,无穷无尽——而你自己却无法控制,因为人心,原本就是无法控制地!

    “我听了他的建议,也是惊讶。要知道,一旦进入他的心魔界,其实就等于要在他的意识世界之中,和另外一个他打一场!而且比和他真人比斗,更家凶险。因为人会埔坏┯懈霾恍⌒模峙戮退懒恕!逼怕弈瞧牖夯旱溃骸拔颐嵌亩罚蝗巳攵ǎ趴幕常纹径苑浇胱约旱男哪Ы纾桓鲆桓隼矗乃芟瘸隼矗蔷褪怯耍


    “结果呢?”这次开口问的是小雷了。

    “结果……是我赢了。我进了他的心魔界,不到一盏茶地功夫,就出来了……婆罗那齐苦笑:“结果是我赢了,可其实,我也上当了。”

    上当?

    小雷虽然没有问出来,不过他的表情却显露了出来。

    “是上当了。”婆罗那齐道:“当时我心中虽然觉得这种赌斗有些凶险,不过我实在太自负了。一来,他虽然修练到了罗汉金身,可是我自问法力比他只强不输,就算是遇到了他的心魔,也不过是遇到另外一个他而已。虽然难缠一些,我却未必就输!二来呢……嘿嘿,我心中自然还有几分恶念……唉,说来惭愧。当年我还没有入佛门,性子之中多有几分张狂嚣张,当年我道号之中,有一个‘毒’字……

    果然是毒郎君!小雷心中暗想。

    ………我道号之中有一个‘毒’字,那是因为我行事颇为心狠手辣,当年我为了印证那套剑术,到处找人比斗,我法力又高,出手又狠,少不得伤了不少人命在手里。我自问心魔恐怕比对方厉害多了,他和我赌这个,那是绝对吃了大亏了!要知道他是个僧人,是个苦修地和尚,心中自然杂念比我少多了,心魔也不会厉害到哪里去,我就一口答应啦。”

    看来这毒郎君,也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啊……

    小雷心想。

    “那后来呢?”仙音问道。

    她已然听得入神了,脱口就问。此刻仙音浑然没有半分高高在上的冷漠仙子的架子了,单手托着下巴,倒是仿佛十足一个小女子。

    “我赢了,却也上当啦。”毒郎君叹息:“我们猜先,是我先行了。他一入定,我就元神出窍,进了他的心魔界。我原本还留了几分警惕我怕自己元神出窍之后,他会暗算我,还留了几分神识……嘿嘿,这修炼三魂七魄的本事……想必你也会吧……”

    小雷怔了怔:“你说的是……”

    “我说的自然是那个逆天诀了……逆天诀就是修炼三魂七魄……上次你我一战,你使用的是完全的逆天剑,自然你一定是学到了逍遥派的逆天诀了,对吧”婆罗那齐微笑道:“你会圆真妙诀,还会逆天诀和逆天剑,想必你是消遥派弟子了,和轻灵子也一定有渊源……我想,就算我不说,你也多半知道我是谁了,你心中猜测得不错,我当年的道号,就叫做毒郎君。”

    他这么坦然的说了出来,小雷倒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不过毒郎君倒是没再说这些,继续说了和达摩赌斗的事情。

    “我修炼的虽然是残缺的逆天剑,不过自然也有一些心得。这元神虽然出窍了,还能留下几分神识,以防万一。可谁知道,我一进了达摩的心魔界,却发现自己错了!任何人的心魔界之中,乃是一个独立的意识世界,那世界不是固定的,而是随着人的心思情绪变动,随而千变万化。可是我一旦进去了,却发现那里居然是一片虚空!”他眼中流淌着奇异的光芒,叹息道:“是虚空!真正的虚空!里面不要说心魔了,根本什么都没有!”

    他闭目想了一会儿,道:“我心中有疑虑,又停留了一会儿,还是什么都没发现,又没有心魔阻拦我,我就轻易的出来了。前后过一盏茶的功夫而已。我出来之后,心中很是奇怪,可是达摩却神色自若,对我微笑。我心中虽然怀疑,却还是认为自己赢定了。我自问,就算他进了我的心魔界,却绝对不可能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出得来!”

    小雷沉思片刻,忽然高声道:“我明白了!!”

    婆罗那齐叹息:“你明白了?唉,你明白的倒是快……可惜……当日如果我有你这么机敏,恐怕就不会……”

    仙音皱眉,看着小雷:“你明白什么了?”

    小雷也叹了口气,语气之中带着几分感怀:“那达摩祖师,果然是个慈悲高僧……他的做法,也委实叫人敬佩。”他看着毒郎君,正色道:“我猜的是,达摩祖师的心魔,恐怕早就被他自己斩了!佛门有斩心魔的大神通,心魔被斩了,自然是已经将佛法修炼到了极致了!他明明知道自己心魔已经被斩了,却还提出这种赌约,唯一的目的,就是想法子,让你放他进入你的心魔!达摩祖师,是想点化你!他看出你心中戾气太重,执念太深,杀意过盛!是想进入你的心魔界,帮助你斩了你的心魔!我说的对是不对?”

    毒郎君沉默了片刻,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不过他依然点了点头,艰难道:“你说的一点不错!”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道:“我出来之后,就轮到他了。这次我们两人都入定,我放他的元神进身来,至于他在我的心魔界之中怎样遭遇,我自己自然是不知道的。可是这一坐……就坐了九九八十一天!等到我从入定之中醒来的时候,他才刚刚出来。当时我就坐在他的对面,之间达摩祖师满脸枯槁,面色蜡黄,浑身汗水浸透了衣衫,双目神采涣散。”

    毒郎君忽然叹了口气:“他是个高僧,却也太笨了些……唉,如果他法力高出我很多,如果他不仅仅是个罗汉……嘿嘿,如果是佛祖菩萨点化我,自然能轻易斩掉我的心魔!可惜,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罗汉而已,虽然这份心怀让人感佩,不惜用自己苦修一世的神通来当代价,斩了我的心魔,点化了我,却也把自己给牺牲啦……我知道了这些,心中愧疚不已。可是他为了帮我,实在耗费太多元神,虽然还不是油尽灯枯,可是一世的修为,算是全费在我身上啦。原本一个修炼成正果的罗汉,最后却因为我,而把一世的修为都毁了。害的他不能等上西方极乐世界……唉……”

上一页 《至尊无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