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至尊无赖》->正文

第两百七十六章 【秋露,冬雪,小雷!】

    

    冬雪?

    “昔年公冶无锋所炼‘冬雪’一剑,的确可堪与我这把秋露抗衡……可是现在秋露已出,世间恐怕却未必能再有一把‘冬雪’了。”追星子语气之中带着几分冷傲。

    越师缓缓拔出自己所抱的那柄长剑,他的动作很缓慢,每一分动作很清晰,甚至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温柔!

    他原本冷漠的目光中,却隐隐的散发着一丝狂热!那是一种带着全身心虔诚的狂热!

    剑出鞘!

    众人都是一声叹息,叹息声中仿佛带着几分不屑。只因为此剑实在太过平平无奇了。

    如果说昆仑掌门玉玑子的飞剑虽然说不上是什么神兵利器,但至少也是算是一把上品的飞剑。

    那么越师的这把剑,则相比就更加远远不如了。

    这把剑剑光黯然,丝毫没有光彩之处,仿佛只是普通的凡铁打造而已,那剑吞口处隐隐还有丝丝划痕,仿佛是长年累月摩擦出来的痕迹,而剑柄上,也不像其他修行者的飞剑那样,雕刻着重重的仙法花纹,而是一个铜质的剑柄,却已经被磨得很是光滑。

    唯一让人不解得就是,这柄剑,剑锋很薄,薄得仿佛一张纸而已!

    越师握住长剑,身上忽然隐隐的散发出一丝令人压抑的气息,站的距离他稍近的人,都仿佛自然而然的后退了半步。

    越师眼睛不看追星子,却只是看着自己手里的长剑,淡淡道:“我七岁入师门,原本是恩师凌霄子座下一童子,得恩师之恩,授我剑道……我今年三百一十九岁。算起来,修炼剑道已经三百一十二年了……这三百一十二年,我不修仙术,不修法宝。不擅驭风。吃饭睡觉,都抱着这柄剑。”他语气淡然,仿佛在诉说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一般:“此剑长三尺三寸,原本重十三斤四两……可惜,如今只重十二斤一两了。”说到这里。他眼中却反而露出几分骄傲之色来。

    旁人听得有些茫然,小雷却立刻眼睛一亮!

    这三百年来,越师居然只用了这么一把剑!

    天下大多修行之人。修炼剑术,都是开始的时候随便找一把飞剑开始学习入门,等到剑术有了一定的基础,就会重新寻一把品阶高一些地好剑来换掉。等到剑术有了一定造诣了,还会再换更好的品阶更高的宝剑来用。

    大多如此。

    这越师,居然一辈子就用一把剑?

    至于重量的变化……

    那意思是:他苦心修剑,将此剑从锋利剑尖用钝,然后却不舍得换剑。又自己将钝剑磨锋利……如此反复不知道多少次……剑已经被越磨越轻了!

    所以,这剑锋才会如此薄吧?

    想到这里,小雷心中忽然对越师生出一种敬叹交加地感觉。

    任何一个人,如果是抱着这种狂热地心态做一件事情……而且坚持了三百多年……

    那么,想想一下。他能到达一个什么样的境界?

    越师已经伸出手掌,轻轻擦拭自己的剑锋,而此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在场的都是修行高人,大家都清晰地感觉到,越师明明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可是随着他的手掌缓缓擦拭过剑锋,那原本黯淡无光地剑锋上,凡是被他摩擦过的地方,忽然一寸寸的爆发出耀眼的剑气!

    那剑气仿佛火热,又仿佛寒冷,一寸寸的暴涨出来,顿时这把剑就完全不同了!

    一丝丝的银光闪烁,仿佛……

    仿佛……

    冬日之雪!

    而这时候,越师才缓缓抬起头来,面色如古井无波,看着追星子,淡淡道:“蜀中越师,携自炼冬雪,求战秋露!”

    追星子终于动容,他紧紧盯着越师手中之剑,缓缓吐气道:“请出剑!”

    这三个字说完,众人再次退散开来。

    小雷似乎犹豫了一下,看了越师一眼,却终于没有说话。

    追星子和越师两人相识而立。追星子身上充满了绚丽的冰蓝色的光芒,手里地秋露剑更是耀眼如一轮坠落地上的蓝色太阳一般,他长发飘扬,仿佛神灵!

    而相比而言,越师则站立在他对面大约十几步的距离,一身灰袍,面色平静,垂首而立,眼神被头发遮挡,却叫人看不清他的目光。

    他全身上下,唯一露出几分不凡的光彩地,就只有他手里的那把长剑。可是那光芒虽然不凡,在绚烂如烈阳般的秋露剑面前,却依然是黯淡了太多太多了,仿佛一只渺小的萤火虫……

    众人都是屏息静气盯着场中两人,唯独小雷忽然盘膝坐了下来,单手撑着下巴。

    旁边丹霞子已经把玉玑子放在地上躺下,玉玑子脸上的血迹已经被擦拭掉了。可是丹霞子的面色却越发的凝重起来。

    “怎么样?”逍遥子叹息

    “唉……”丹霞子犹豫了一下,道:“昆仑掌门人性命是无碍的,他金身初成,原本一般法术根本难伤他法体的,只是那追星子的剑气太过厉害……若是单纯的一条手臂没了,我这里还有一些上好的灵草,最多请逍遥掌门帮忙耗费些法力,帮他重塑一条手臂出来,修炼个几年,也就行了,只是现在……”他面露几分难色:“刚才你也看见了,玉玑子口鼻眼光耳孔七窍流血,这就不是用法力能恢复得了啦……此刻伤势已经无碍了,身上的外伤,总要有十天半个月,才能复原……可是这眼睛伤了,我却没办法了……还有耳朵……昆仑掌门的眼睛已经被剑气摧瞎了,耳膜几乎完全碎裂,纵然好了之后,也是眼不能看,耳不能听了……”

    逍遥子黯然。

    堂堂昆仑掌门,居然变成了一个瞎子加聋子?!

    那追星子三百年前参加大会的时候,法力虽然不俗,却远远不及玉玑子,为什么这三百年下来,居然强横到这种地步呢?

    想到刚才自己屈指去弹他的剑,却险些震得自己一条手臂都废掉了!

    要知道,刚才逍遥子已经运上了逍遥派的“逆天诀”啊!

    当初他以逆天诀,一人独败了仙音和君剑等玄阁四个元老!如今却险些被对方剑气摧断自己的手臂!逍遥子沉重的看了场中一眼……

    而这时候,场中的两人依然没有动!

    小雷忽然道:“妙嫣……”

    “想?”妙嫣握住了小雷的手:“夫君何事?”

    “你看越师能赢么?”小雷忽然笑了笑,只是他笑得实在有些奇怪。

    妙嫣侧头想了想,道:“我不知道……”

    他们两人说话声音并不轻,旁边众人都是听见了,却都是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

    似乎,没有人认为越师能有能力和追星子一战!

    实在是刚才追星子显示出来的实力,太过强大了!

    他几乎是毫不取巧的,硬碰硬破掉了昆仑的镇派绝学“雷字诀”,最后一剑之威,几乎当场就险些将天下五方高人之列的昆仑掌门人斩杀!

    几乎所有人都震惊与追星子的这种强的离谱的实力!

    不过,似乎隐隐的,也有人心中觉得追星子仿佛就应该是这种实力的。

    毕竟……他现在是秋露剑的主人啊!

    小雷却不管旁人的想法,自顾自缓缓道:“嘿,妙嫣……你觉得,当今世上,还有谁能赢得过他?”

    妙嫣笑了笑,道:“这我就不知道啦……不过我想轻灵子若是在的话,自然能赢得过他……还有,夫君你现在今非昔比,想来也不惧他的。嗯,还有你的那另外几个师兄……”

    小雷却忽然叹了口气,看了妙嫣一眼,摇头道:“你错了……”小雷面色凝重,道:“这追星子……恐怕不简单啊……”他眉宇间有些怪异:“刚才他一剑发出,我仿佛能感觉到他身体里似乎有一种力量的波动……你说我那些师兄能赢他么?嘿嘿,其实也未必……”

    妙嫣皱眉道:“未必?这追星子虽然厉害……可是……”

    小雷摇头:“若是单纯的说法力修为,我那三个师兄还有一位师姐,都强过了他。若是性命博杀,要杀了追星子也不难,可是如果单纯的论这剑道,恐怕……嘿嘿,除了轻灵子之外,就没有一个能比得过他!毕竟现在是论剑,只能用剑术,其他的本事是不能用的。”

    妙嫣忽然道:“那如果是夫君你呢?”

    “我?”小雷笑了笑,道:“若是平时在别处遇到他,我若是想杀他,至少有七成把握……如果再用上一点手段,我至少有七八种种办法能干掉这家伙……不过如果今天在这里,非要大家比剑道……那么我自问算下来,也不过五五之数罢了。”

    “那么越师呢?”

    “越师……”小雷一字一字缓缓道:“越师或许能赢,或许能输……不过我倒是希望他不要赢……因为他如果要赢,那么代价和下场就是自己死!”

    他口中那个死字刚说出口,场中的越师忽然动了!

    拔剑,出剑,横斩!

    几乎每个人都能清楚的看见越师的每一分动作。他的动作似乎并不快,剑锋之上似乎也并没有任何华丽的剑气或者光芒。

    就这么几乎平淡得让人不敢相信的一道横斩……

    而小雷目光骤然爆发出异样的神采!他看的是越师的脚步!

    三步!

    越师只踏出了三步,这么貌似平平无奇的三步,却一下就越过了原本十几步的距离!

    而越师每一步踏出,他的动作,在小雷的眼中,仿佛就立刻有了几分说不出来的变化!

    仿佛越师的动作越是清晰,小雷就越发的看不懂!

    面对这么几乎平淡到了极点的一剑,追星子却面色冰冷,身子居然往后退了半步,灿烂光芒的秋露剑横挡了一下……

    ……

    寂静!

    没有预料中的碰撞声音,没有火星四射,也没有出现越师的


    越师的那柄剑,几乎是轻轻贴在了秋露剑的剑身上,随即就看见越师的手腕忽然用了一个怪异到极点的扭动……

    滋滋滋滋……

    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两柄剑居然摩擦了起来,擦出了星星点点的火光来,那冰蓝色的剑气纵然厉害,可是越师的面色却平静,众人这才看清楚了,原来两人并不是剑锋相交,而是剑身贴着剑身。

    追星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只感觉到剑气仿佛有些阻塞,冷笑一声,秋露剑已经反撩了过去。

    这一剑飘飘呼呼刺了过去。越师却面色平静,只是一个几乎简单到了极点的回剑一封。

    叮!

    秋露剑的剑尖“准确”的点在了越师的剑锋之上,越师身子一晃,飘然退开了十几步。脸上闪过一丝青气。深深吸了口气,这才站稳。

    不过让众人奇怪的是,他地长剑居然完好无损!

    越师忽然笑了,他原本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真正的微笑!他忽然开口道:“你骗了所有人。”

    “什么?”追星子眉毛一扬。

    越师摇摇头:“你的剑是秋露剑。剑术也是昔年东海神君地‘蓝冥剑气’,可是你地法力修为……却根本不对!蓝冥剑气虽然也很霸道,也是以修炼寒冰剑气为主。却绝没有这么阴毒……只不过这秋露剑上原本剑魂已经具备的健


    追星子哼了一声:“胡说八道。”

    “不是胡说……当今天下,再也没有任何一门一派对秋露剑剑气的了解比我还深了,甚至你,虽然是秋露剑地主人,也未必了解有我深……只因为我师门这一脉,几乎几千年来,都在研究这柄剑!”越师叹了口气。道:“你的剑气比昔年的东海神君,霸道更多了三分,阴毒更多了七分……可惜,却还比不上东海神君。”

    说到这里,越师忽然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震惊地事情!

    他忽然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自己的剑锋,然后轻轻一扭……

    嗡的一声,将自己的长剑剑锋从没柄处折断了!

    “我本爱剑之人,可惜我知道,我这柄剑绝对不如你的秋露那么锋利……而我也没有修炼到昔年公冶无锋的那种境界……所以,我唯一的选择,就是折剑弃形!”

    “折剑弃形”这四个字落在小雷耳中,他脸色立刻一变,居然一下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越师手里已经只剩下一个


    就在此刻,那手里断剑的剑柄之上,忽然丝丝蔓延处一道道银色之气,那银光锋锐,刺人,虽然站得远远的,都能感受到那锋利的气息!

    无数道银光从剑柄上蔓延开来,剑尖的交错在了一起,扭曲蠕动,最后隐隐地重新塑造成了剑锋的模样!

    越师身子周围忽然气流开始急促的涌动起来,他的衣袍被拉得笔直,身子昂然而立,身上那一道道锋利无比的气流,将他整个人包裹了在了里面……不,应该是说,那些锋利的气流,根本就是从他身体里放出出来的!

    这位以身修剑的奇人,终于释放出了自己的剑气!!

    越师淡淡道:“秋露之锋,当世无双。不过你的剑‘以形为锋’,我自问无力抗衡,就只有‘以气为锋’了,你的剑再锋利,能斩断有形之剑,却斩不断我的无形之剑……”

    他原本语气冷淡,说到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越师忽然眉毛竖立,仿佛响雷一般的大吼了一声:“接剑!!!!”

    随着这一声,他身上陡然爆发出无数道银色的剑气,仿佛银蛇狂舞,无数道剑气朝着追星子暴射而去!

    追星子身子在原地转了个圈,手里的秋露剑仿佛日轮般旋转,众人就听见仿佛雨点一般的叮叮咚咚,无数剑气射在了追星子的身上,被他手里的秋露剑爆发出的冰蓝剑气层层封住,一时间剑气纵横,银色和蓝色交相辉映!

    而这个时候,越师手持剑,脚下迈步,身子艰难的一步步朝前走去……

    他每一步踏出,脚下的地面马立刻就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手里的那用银色剑气凝结出来的剑锋,越发的耀眼起来,等他走到第四步的时候,那剑锋的光芒,几乎已经让人无法直视了!灿烂得已经将不远处追星子的冰蓝剑气的光芒完全压制下去了!

    追星子仿佛就好像是一只落入蜘蛛网的昆虫,周围漫天都是银色的剑气,将他层层密密麻麻的包围住了。他终于大喝了一声,冰冻剑气释放了出去,瞬间周身凡是接近他地剑气都被凝固住了,然后在秋露剑一扫之下。烟消云散。

    而就在此刻,越师已经终于来到了追星子的面前!

    刺!

    就是那么一个简单的刺。

    这一剑仿佛沧海一粟,却又好似羚羊挂角,妙到颠毫!追星子目中终于闪过一丝惊色。他身子急速后退。可是他退一步,越师就进一步!追星子眉宇中闪过一丝怒意,反手朝着越师剑上斩了下去。

    叮!!

    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彻了在场所有人地耳朵里。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终于看清楚了两人地动作……

    追星子的秋露剑一下斩落,立刻就从越师的剑锋上切了进去。把他的剑锋一分两半!

    可是等秋露剑斩过去盛师的剑锋却仿佛丝毫无损,然后越师挺剑一刺!追星子大惊之下。横剑在身前一挡,越师地这一剑就刺在了秋露剑的剑身之上。

    轰!!

    众人分明听见了一声轰鸣,随即就看见空气之中,那银色的剑气好像汹涌地波涛一样陡然狂怒起来!

    追星子脸色苍白,忽然全身衣衫嗤嗤破裂好几处,鲜血飞溅了出来,身子直直往后退出了十几步,这才勉强站稳了。

    低头一看。只见那锋利无双的秋露剑的剑身之上,居然……

    居然多了一个米粒般大小的细细的孔洞!!!

    越师这一剑,居然把号称天下第一神剑的秋露剑,刺穿了!!

    而且,剑气纵横之中。已经穿透了追星子的冰蓝剑气,伤到了他的身体,他地袍子已经有些残破,殷红的鲜血染在雪白的袍子上,追星子面色阴冷,紧紧盯着越师,然后他忽然闷有了一声,口角流出一丝鲜血来。

    越师却刚刚缓缓的收回了自己刚才的那一刺地动作。他的动作缓慢的有些诡异,而嘴角也是流出了一丝鲜血。不过他却丝毫不以为意,张嘴吐了口血,淡淡笑道:“秋露街豢上悴皇嵌I窬乙膊皇枪蔽薹妗!


    追星子目中满是怒意,喝道:“好!好好!果然厉害,天下能伤秋露剑的,唯你一人!”

    他身上的冰蓝色的气焰忽然高涨起来,面色也似乎有些扭曲,长啸一声,纵身飞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越师,眼神越来越冰冷。

    越师的眼中却反而露出了一丝解脱之色,喃喃笑道:“嘿,这是……这是昔年东方神君的‘蓝冥一斩’了么?我越师能见此剑而亡,也算不枉了……”

    他忽然挥剑轻轻巧巧的割断了自己的发髻,顿时无数断发飞扬了起来,他全身无数银色剑气顿时汹涌起来,高声喝道:“追星子,越师三百年苦修剑气,今天求道与你!”

    你见过一个小小的水管里忽然爆发出瀑布的情景么?

    那么此刻越师就是这样了!

    他全身衣衫忽然片片碎裂,张开双臂,大吼一声!!随即刷刷刷刷制刷……无数道耀眼到了极点的光芒从他身体里爆射了出去!那一道道银色的硕大的剑光飞射到了天空,一时间锋利的剑气布满了那一片的整个天地!

    越师将手里的那一把断发忽然扬起!

    柔软的断发忽然变得如钢针一般的笔直,瞬间化成无数到利剑一般,朝着天空的追星子暴射了过去!

    而在这无数道利剑之后,越师双手合剑在前,他的脚下地面立刻出现了无数道细细的龟裂,此刻剑气越来越厉害,远远站在边上的众人已经无法忍受,纷纷施展出法力来防御,还有的则干脆祭出了自己的法宝来抵挡剑气。

    越师忽然惨然一笑,身子冲天而起!

    这一瞬间,众人已经无法分清,哪一个是剑,哪一个是越师了!

    他自己,仿佛就已经变成了一柄锋利的神剑,刺向了天空中的追星子。追星子的冰蓝剑气释放了出来。可是却远远没有越师的剑气那般威势,在无数密密麻麻的断发之中,追星子虽然已经极力用剑气抵挡,秋露剑挡住了大部分。可是也依然有一部分射在了追星子地身上!那些断发已经不啻于等同于无数把细微的利剑刺破他的身体。顿时全身血流如注!

    而就在这时候,越师的剑已经到了面前!

    轰地一声,两人终于撞在了一起……

    越师地剑一分分的从追星子身上的冰蓝色的剑气气团上割了下去,刺了进去,每刺进入多一分。越师脸上痛楚的表情就深刻了一分。

    追星子则是终于露出了惊恐地表情,他的剑已经横在了当前,可是他似乎隐隐知道。这次纵然是以秋露剑之利,恐怕也抵挡不住了!

    剑痴三百年苦修剑气,威力如斯!

    在一道耀眼的光芒中,就连小雷都无法承受那光芒对眼睛地刺激,而略微侧过了头去。等众人重新看清的时候,天上两个人已经一先一后坠落了下来。

    追星子身子狼狈的摔在了地上,他的右边胸口多了个血肉模糊的窟窿,身体已经被刺穿了。身子砸在了地上,滚了两下,这才勉强爬了起来,却已经无力站起,只是单膝跪在哪里。秋露剑此刻剑身上又多了一个大约有拇指粗细的穿孔。冰蓝色的剑气早已经黯淡无光,被追星子握在手里,插在地面上,似乎勉强支撑他的身体不倒下。

    而越师,落在了地上,却如钉子般地站立住了,可是他的那张原本冰冷的脸庞,眼神之中黯淡无光,只是背影看上去,却已然挺得笔直!他的口中不停的流出大口大口地鲜血,却依然紧紧盯着追星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追星子喘息了会儿,忽然大笑起来,他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勉强站立起来,虽然有些摇晃,却毕竟是站稳了身子。盯着越师狂笑了几声:“这就是公冶无锋一脉的独门‘藏剑术’么?厉害……果然厉害……越师,你的修为已经远远超过了三百年前你的师父凌霄子了!”

    喘息了两下,追星子忽然大笑道:“可惜……可惜!你却还无法击败我!你现在剑气已经散了,可是我还没倒下!而我现在只要一根手指,就能把你戳倒!”

    追星子笑得很放肆,再也没有半分那冷傲的模样了。

    越师的目光忽然变得很奇怪,他随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看了追星子一眼,淡淡道:“你真的以为我三百年苦修的剑气,只有刚才那么一点点的么?”

    追星子笑声嘎然而止,他深深看了越师一眼,终于叹了口气:“我错了……看来我真的错了。”

    他似乎也并不惊慌,沉声道:“原来你不仅仅已经超越了你师父凌霄子……你一定也领悟了昔年公冶无锋的藏剑术的私密!否则的话,你不可能坚持这么久的!”

    越师并不否认,淡淡道:“不错,我是领悟了连我师父在内的前人从没领悟的东西……就是昔年公冶无锋的藏剑术的秘密……不过我却还没有练成罢了。适才我只是释放了三成剑气,刚才的那一剑,我至少还能再施展两次……只不过,你自问还能受得了我两剑么?”

    追星子忽然一把扯下了自己身上的白袍,傲然笑道:“秋露剑的主人,你以为也只有这点本事么?”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全身的伤口居然飞快的愈合了起来!就连流淌的鲜血,也居然被重新吸回了伤口里!

    不过是一瞬的功夫,追星子全身已经完好如常,他重重出了口气,轻轻一弹秋露剑,身上重新爆发出一团冰蓝色的剑气光芒来,那一双眼睛里也再次放射出凌厉的神采来。

    “越师!不要说两剑,就算再受你二十剑,又有如何?哼……不过你能再发二十剑么?最多两剑之后,你剑气散尽,就会立刻死在当场!”

    越师却忽然笑了。他笑得非常平和,淡淡道:“我知道,若是论修为,我远远不是你对手。你要是杀了我,并不太难。你刚才的这一手法术,我就从来不曾听闻过……似乎昔年的东海神君,也不曾有这种瞬间回复的法术吧……是的,你说的没错,你确实比我强……可那又如何?越师一心只求剑道……今天我只是证明了一点,剑道上,我所领悟的东西并没有错。虽然我此刻还不如你,但是我却找到了剑道的真谛!并非是我越师剑道的领悟不如你,只是我修为的时间太短而已……如果再给我一百年时间,就算你手持秋露,我也能斩你于剑下!”

    追星子面色一变,盯着越师,点头道:“不错,你领悟的这藏剑术……的确在我所修的剑道之上。”

    说到这里,他忽然语气一变,喝道:“不过无论如何,今日我必当夺魅!这天下第一的名头,我决不放弃,越师,除非你现在撤剑认输,否则的话,今日你必死在我剑下!”

    他的秋露剑已经再次举了起来,遥遥挺剑指向越师。越师叹了口气:“求道而死,得其所哉。越师此生不枉……”

    他祭起长剑,面含微笑。此刻他满头散发,还有血迹,只是此刻在场众人,却没有一个敢再看不起这个越师了!

    “等一等!!”就在两人准备第二轮再次出手的时候,场外小雷忽然大叫了一声。

    不理会众人惊讶的目光,他已经大步走进了场内。

    “雷先生……请你不要插手!盛会的规矩是,未分胜负之前,旁人不得插手!!”后面古钟和尚忽然大叫了一声。

    小雷回头冷笑看了他一眼,根本不理会。

    他走到了越师的身旁,淡淡道:“不用打了,这一场你已经赢了。”

    “什么?!”追星子怒道:“胡说八道!”

    小雷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忽然用一种古怪的语气缓缓道:“追星子……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出你用的是什么法术么?”

    追星子霍然变色,却依然强笑喝道:“什么法术?我隐月宗的功法,难道你也知晓?”

    “我不知道。”小雷摇头:“你们隐月宗这个名字在今天之前,我甚至都没听说过。至于你们隐月宗的功法,我更是不知道。不过,我却可以保证,你刚才用的法术,不是隐月宗的。”

    “笑话!”追星子抬手指着小雷喝道:“我身为隐月宗主,岂能不用隐月宗的绝学!”

    小雷却丝毫不动怒,只是冷冷瞧着他,讥笑道:“你当真这么喜欢装傻?嘿嘿……不过你也的确装的底气,因为那种法术,在世间几乎没有流传的,即使有一些,旁人也极少真的见识过……不过很可惜,我就亲眼见识过……当然,就算是真的见识过这种法术,也未必就能认出你来……不过幸好,我还曾经亲手抓住过一个学习这种法术的家伙,虽然那个家伙的法术修炼得比你还差太远……不过幸好,在他临死之前,已经把这种法术的秘诀全部都告诉我了。”

    “阁下说的什么,我根本听不懂!”追星子面色森然:“如果阁下有心下场比试,那么在下自然奉陪就是了!”

    小雷笑得更加愉快了:“比是肯定要比的……我知道但凡你这种人,是绝对不肯束手就擒的,总要挣扎得鱼死网破,走投无路了,才肯绝望。所以,不用担心,一会儿我们自然有的打。”

    小雷却转过身去,看着众人,笑道:“诸位同道,鄙人在这里给各位变个戏法如何?”

    不等众人说话。他已经卷起了袖子露出自己的胳膊,高高举了起来,笑道:“我别的本事么,也就马马虎虎。不过这挨打的本事。在场的这么多人,我若是称第二,可能没有人能称第一了。”说到这里,小雷笑道:“哪位同道能借我一把小刀或者短剑之类地?”

    天机门的姜大胡子和小雷甚为投机,离开就笑道:“我这里有一把匕首。还算锋利,请雷先生拿去用吧。”

    说完,一抖袖子。一道银光朝着小雷缓缓飞了过去,小雷顺手抄在手里,看了一眼,赞道:“好锋利的匕首!”抬头笑道:“多谢姜门主了。”

    这把匕首造型古朴,锋刃之上还有两道血槽,刀柄上还有一粒拇指粗细的珍珠,显然不是凡品,更加上那锋刃上还刻画有天机门那种独特地仙法图案!

    小雷轻轻从地上捡起一根越师地断发。贴近匕首的刀锋上,轻轻一吹,那头发立刻断成两截。

    “好,吹毛断发,果然好东西。”小雷一面微笑。忽然抬起说来,用力把匕首朝着自己的那条卷起袖子的胳膊上狠狠的割了下去。

    众人都是愣了一下,不明白这家伙想干什么。可是随后就看见这一匕首割下去,却丝毫没有割破小雷地半战肌肤,肌肤上不要说伤口了,连个印子都没有留下来。

    小雷却嘻嘻笑道:“我皮厚些,各位见笑了,不过我要说明的是,我这是体质特殊,乃是有一些奇遇才变成今天这模样的。”他一面说,握着匕首地手逼出一丝法力来,运力强行在手臂上一割,在他强大的法力作用下,这才终于在肌肤上割破了一条伤口。顿时鲜血流了出来。

    “各位请看……”小雷笑了笑:“我这伤口可是货真价实的哦。”

    随即就看见他眉宇间闪过一丝黑气,然后只见他的手臂上一抹隐隐的红光闪烁了一下,伤口立刻飞快飞快的自动愈合起来,就连方才流出来的一道血流,都被重新吸进伤口里了!

    他动作房间做得极为缓慢,又高高举起手臂,所以这一番变故每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小雷看了追星子一眼,很满意地从追星子的脸上看到了一丝隐隐的不安,微笑道:“各位都看的很清楚了……大家都是有道之士,我也就不废话了。这伤口自动愈合么,虽然也算得,但是我想法力修为高深,已经修炼金身的高人,想来也能做到地……不过在场除了我和追星子之外,有没有哪位高人能让自己流出来的那滴鲜血,也流还回去?”

    沉默……

    众人都是似乎想到了什么,那古钟和尚等修为较高的人都是眼睛一亮,顿时仿佛想到了什么。

    小雷朗声道:“大家修行的各门各派的法术,大多有一些治疗伤的本事,比如逍遥派的生生造化丹,吃了下去,也能叫伤口立刻复原了。大家都是修仙之人,这点本事还是有的……可是让那血肉肌肤长回原样容易,可是让一个受伤的人立刻就生龙活虎的站起来,恐怕就未必那么容易了吧……师父,古钟和尚……两位都是高人,我想问一句,假如是某位同道身受重伤甚至呕血,那么就算立刻用法术把他身上的那些伤都治好了,那么他会不会立刻就能变得生龙活虎的样子?”

    “不能。”逍遥子断然道:“气血为人之根本。伤势太重的时候,气血流失太多,人伤了元气,自然就不行了。纵然有办法把外伤治疗好了,可是也只是外伤愈合罢了。亏了的气血,却不可能立刻补充回来。”

    小雷嘿嘿冷笑道:“那么假如连亏了的气血一起补呢?”

    逍遥子皱眉道:“道倒也未必就没有希望。只是亏了的血又如何能补充回去?纵然是有珍贵的补气血的灵丹妙药,总得也需有个几天,才能发挥功效吧。”他想了想,道:“除非,就直接将血输入体内,然后我们修为高深之人,立刻就能化为己用……只是……”

    小雷立刻借口笑道:“只是大家都明白的,这给自己补充血气,可决不是简单的事情了。”

    众人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层了,不过立刻就想起了小雷刚才的故意表现。逍遥子道:“那除非就是受伤人人必须要会你刚才演练的那种功法了,能自如的控制全身血液流动,那岂不是更加厉害了?”

    即使是受伤流出体外的,也能控制下流回来!气血的损失降低到了最小程度!不过小雷刚才展示出来的这种法术,甚为奇妙,众人确实都不会的。

    小雷笑道:“这不过是最简单的技巧罢了,虽然可以降低气血的亏损,不过若是要保险,最好还是能在体内就贮存好一部分灵气充足的气血,可以储存在体内,用法力压住,不让它扩散掉,然后今后一旦自己受伤,或者伤势较重,那么立刻就催动法力,将这些藏在身体里备用的气血补充身体的损失,岂不是妙哉?

    “至于如何在身体里贮藏一些血液,嘿嘿……这个么,我想大家都是修行中人,法子可就太多了……唯一的难处,想必大家多知道了的。”

    首先第一个问题,人与人的血液就未必相配。即使是小孩子都知道现代医学的一个基本常识,不同血型是不能混合输血的!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输血输得不对,恐怕人就有生命之危了。

    对于修行高深的人来说,也同样是如此的。若是一定要打个比方,就好比武功里面,修炼九阳神功的人,不可能给修炼九阴真经的人输送内力,因为阴阳相克相冲!

    这个问题,在场都是修炼的大行家,这么简单的一点,人人都明白了,

    小雷故意叹了口气,却不去看追星子的脸色,缓缓笑道:“不过呢,当世也有一个极为隐秘的宗派,此宗派别的不会,但是对于如何研究人的血液收为己用,那确实大大的内行啊!此宗派修炼法门,专门以吸取其他修行之人的血液为根基!不分正邪,无论各门各派的高人,都能吸为己用!吸取其他修行之士的血液,用来提升自己的法力……嘿嘿,这个,想必大家也是都知道的!”

    这话一出,人人都是脸色巨变!

    吸取他人的血液,补充自己的法力!

    那还能有哪个宗派?自然是连妖魔道都极为不耻的“圣血宗”!!

    圣血宗的法术极是邪门,吸取其他修行之人的血液,就能补充自己的法力,而且被吸的人法力修为越高,那么吸收的人,得到的好处就越大!

    小雷说到这里,这才转头看着追星子,冷冷道:“隐月宗主,不知道我说的这些,你以为如何呢?”

    追星子面色苍白,却依然镇定,冷冷道:“有,单凭借你一面之词,就说我追星子修行圣血宗的妖法,未免有些太儿戏了吧!”

    旁人原本已经被小雷说得疑神疑鬼了,毕竟这追星子刚才重伤,却不过一转眼就仿佛复原了好多,而且伤口愈合也就罢了,还偏偏连流出去的鲜血都会吸回去……这种半点气血都不愿意外泄的法门……难道不是圣血宗,是谁?

上一页 《至尊无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