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至尊无赖》->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阵法真谛】

    

    一行人离开了绍兴,就往南都去了。

    小雷心情极好,没有直接飞回家,而是随着雷豆豆的心思,到处闲逛。找了一辆汽丰,又往杭州去了,在人间天堂逗留了几天,月华和林姗姗的关系越发融洽了,而雷豆豆的玩兴也尽了之后,这才坐飞机回了南都。

    到了南都机场外面,林珊栅的情绪明显有些异样。小雷开始以为还在犹豫,不由得笑道,“好了,先出去吧。我们先回家,有什么问题,我们回家再说。”

    顿了顿,他苦笑道:“我再介绍几个……几个……嗯,几个好姐妹给你认识。”

    林姗姗却忽然摇了摇头,轻轻抱了抱小雷:“小雷……我……不和你回去。”

    她幽幽叹了口气,“小雷,你答应过我的!我不和你回家的。我去住在别的地方,然后……你以来找我,来看我。”

    小雷有些为难,可是林姗姗意思很坚决,月华在一旁劝了几句,林姗姗态度虽然温柔,可是内心却已经打定了主意。

    正在这时候,一辆彪捍到了极点的悍马从机场高速公路上面上疾驰而来,一个急刹丰,停在了机场出口小雷等人身边,任凭一旁有机场的保安工作人员上来大声呼喊警告这里不许停车,可是随即他们看请楚的车牌号,立刻闭嘴走开了。然后车门挂开,一个硕大的人影已径一头扑了下来,就听见一声凄厉的尖叫:“姗姗!!!”

    如花,这个人形母恐龙已经张开了她伟岸的胸怀,一把将林姗姗抱在了怀里,然后扯开嗓子大哭起来。

    林姗姗看着小雷,眼睛里带着几分歉意。低声道,“我回来之前,

    已经悄悄打电话拾如花了。她帮我安排的地方住……”

    小雷叹了口气,心中虽然有些不舍,却只得摆摆手。

    雷吼已经下了车。走到小雷身边,用力搓了搓手掌,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小雷叹了口气,看着雷吼没说括,雷吼已经立刻道:“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我己轻安排好了地方给她住,那个地方很安静,环境不错……就是稍微小了一点。还哨……她还要我帮忙给她找了个工作,就在我们家下面的一个公司。当一个小职员……”

    说到这里,雷吼露出苦笑:“你能不能劝劝她……你现在这么有钱,何必再让她吃这份苦?”

    小雷摊开手,瞪着眼睛道:“如果我说说话有用地话,又怎么会这么麻烦?”他压低声音:“算了,她性子太自卑,如果强来恐怕反而不好、先顺着她吧,等我慢慢找机会劝她。现在你先帮我妥排好了。”

    雷吼悄悄拿出一张纸塞给小雷。低声道:“这是她住的地方的地址、是公司里面专门给职员安排的地方,条件是简单了一些,不过还算干净。我已经尽量给她安排好一点地了。可是不敢安排的太好,否则她自己就不愿意住了。那个地方我刚才来之并去看了一下,很干净,挺安静的。她一个人住一套小公寓,周围的环境也很好、治安什么的都不错。此外,她的工作的地方,我也让手下的人打过招呼了,不会有人欺负她。”

    说完,雷吼咧开大嘴笑道:“另外我之前还查到了她在南都这四年来的资料,她做过地工作可真不少,居然其中有一份工作就在距离我现在住的地方不远的一所超级市场里。这四年她真的吃了不少苦,还有,我查到她还有几个债主。好像是因为找住处的时候,没有房租。欠了原来的房东一些钱,我也帮你全还了。事情全部都处理完了……”

    小雷拍了拍雷吼的肩膀,正色道:“谢谢你。”

    雷吼苦着脸道:“你最好快点能想想办法把她接回你家里去……不然的话,按照如花的脾气,她今晚就要搬去陪林姗姗住一块儿……她要搬去陪林姗姗,我一个人算怎么回事啊!”

    小雷忍着笑,道:“好,我知道了”

    林姗姗坚持拒绝小雷送她去雷吼安排地住处,小雷也只得作罢了。不过她倒是同意小雷先把雷豆豆带回去。

    毕竞孩子跟着小雷,远比跟在林姗姗身边要好很多,无论各方面条件,都会得到很大改善。虽然林姗姗也舍不得和孩子分开,不过既然能让孩子生话的好一点,他也愿意。

    雷豆豆开始是死话都不肯和自己的母亲分开的。

    不过小雷毕竟是小雷,他只是眼珠子一转,把雷豆豆拉到一旁,直接问了他几个问题。

    “你希望你妈过得好一点么?”

    “当然!”

    “你希望你妈跟我回去过好一点的日子么?住大房子,过富裕的生活。”

    “当然!可是现在她让我和你回去,她自己一个人可不行!”

    “你妈的性格和脾气都很倔强,她自己不愿意做的事特,现在强迫她也没用。不过只要你和我回去了,我以后才能有借口犯她接过来∧闶侵匾赝黄瓶冢


    雷豆豆虽然只有四岁,不过无论是智商还是心智,都已经非常聪明了,所以他立刻就想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立刻答应了和小雷回家。

    临走的时候,他还故意装出一副孩子气的模样,抱着林姗姗哭喊了半天,直等林姗姗无奈答应“过几天就去看你”,雷豆豆眼中才暗暗抹过一丝得意的目光。

    如花从头到尾,就没有给小雷什么好脸色,大概是因为想到林姗姗这几年吃的苦,有些迁怒于小雷吧。不过小雷自然是不会和这女人计较么地。和雷吼又叮嘱了几句,目送他们上车离去,这才偕同月华和雷豆豆,一起回家了。

    随意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郊外的庄园,当然,现在那个庄园已经算是小雷地产业了。雷豆豆虽然来过一次,不过依然看上去有些兴奋。之前的那一次,那所占地面积庞大的地方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从小生话比较清贫的他,对于个后能住在那么一所大宅子里,还是很向往的。

    汽车一路行驶到了通往庄园的一僻静的道路上,小雷看着窗外,原本平静的脸色忽然微微有些变化,忽然大声喝道:“停车!”

    这条道路没有什么人烟,因为这条道路通往的地方就只有雷家的庄园,平日里除非是前往雷家的访客,否则也没有什么人会来到这条小路上。

    小雷等出租车掉头远走了,这才皱眉看着前面的道路,口中喃喃道:“她们在家搞什么飞机……,”

    一把拉过雷豆豆,指着前面的道路,笑道:“你看出什么没有?”

    雷豆豆眯着眼晴看了会儿,摇摇头:“好像有点不对,可是我看不请楚。”

    “嗯,你能察觉出不对,已经很了不起了。这个阵法很深奥,你现在看不透也是正常。”小雷笑了笑。

    旁边月华皱眉,不知道怎么回事,低声问道:“小雷,怎么了?干吗着急下车?”

    他叹了口气,也不多解释,弯腰从路边随意检起一块石头,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后轻轻往道路前面扔了出去。

    那块石头在半空划出一道抛物线,远远飞了出去,可是飞出十几米之后,忽然一闪,就消失了。

    “看见什么了么?”小雷笑道

    月华皱眉摇头:“什么都没有。”

    “没有就对了。“小雷解释:“我刚才扔的力气不大,这石头扔出去,最多丢出去十米左右,现在你看,前面地上哪里有石头?连根毛都没有!”顿了顿,他笑道:“简单的说,这里被布置了一个阵法,一个障眼法,你现在看见了这条路,两旁的树木,眼靠的这一切,都是用法术弄出来的幻象、就好像录影机录出来的一个画面一样。而实际上,丢出的那块石头,己径掉进阵法里去了。”

    他左手拉着月华,方手拉着雷豆豆,大步往靠走去。

    走出了大约十几步,月华就立刻感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周围的环境似乎有了什么改变,可是偏偏眼晴左右看去,山还是山,路还是路,树依然还是树。可是偏偏心中有些古怪的感觉,仿佛总觉得有些太对。

    “你也感觉到了?”小雷笑了笑:“你是我的妻子,平日里和我最亲密,自然身上沾了一些我的灵气,所以你的灵觉比普通人灵敏很多。若是刚才那个司机,就感觉不出来。”

    他一面走,一面看着周围,笑道,“嗯,这是‘九曲迷魂阵’,是专门用来阻挡人迷感人的阵法。嘿嘿,,看这手笔,一定是妙嫣弄出来的了。”他仿佛细心讲解的老师一般,对身旁的雷豆豆仔细讲解道:“来,老爸今天就教你这个阵法。”

    “这‘九曲迷魂阵’么,要等你学了阵法学之后才能弄明白,不过其中的原理也是不难。咱们东方的法术布置阵法,尤其是这种障眼法,其实就是通过法术欺骗你的眼睛和你身体的感观。这个阵法么,若是一般人走进来了,可就陷进去了”普妫


    小雷停了一下,看了一眼雷豆豆,只见雷豆豆满脸都是好奇的表情,显然对小雷讲解的阵法极感兴趣。

    小雷笑了笑,这才继读道:“九曲阵法,其实并不是单纯地让你绕圈子。因为人都不是傻瓜,绕圈子绕久了,自然会发现不对劲,九曲阵其实就是在你面前弄出了一条另外一条路,你看着是沿着这条路直线走下去,其实你是在不知不觉中拐弯,绕来绕去,多半就绕到其它的路上去了。简单的说,普通的鬼打墙,是让人绕圆圈。九曲阵,是让人按照‘之’宇形走下去。现在布置这个阵法的人,是你老爸家里的人,布置这阵法,显然是不希望有人现在找到咱们家里去。那么布置这个体法之后,如果有人走进这条路上。就会被这阵法迷感,按照这阵法走去。很可能就不知不觉的在走‘之’宇形状的道路,不知不觉中,左一拐方一拐,说不定,等走出这阵法之后,就以经走到山后面去了,根本找不到咱们家。”

    雷豆豆想了想,问道:“那怎么走出这个阵法呢?”

    小雷笑了笑,道:“问得好。这个说起来,就要和你说说咱们东方法术中阵法的一些诀窍了。”

    他仿佛漫不经心一般,拉着月华和雷豆豆往前走,眼晴却仔细看毒着周围两旁,淡淡道:“小子,你记好了,自己去看,先在左边第四棵上找,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不同。”

    雷豆豆立刻寻了过去,抱住一棵树看了半天,欢呼一声:“啊,上面有一个符号。”

    小雷点了点头:“好,你就按着这棵树地位置,找到它对面右边,然后看右边第九棵树,上面的有什么东西。”

    雷豆豆凝种寻了过去,随即又听见他欢呼道:“找到了找到了!树上也有一个符号。”

    “好。”小雷拉着月华走了过去,又抓住雷豆豆的手,拉着两人在树下绕了一个圈子,然后又反过来走了三圈。这么正一圈反三圈走完后,月华顿时感觉到仿佛眼晴里的周围环境,隐隐的似乎有些变化,可是到底变化在哪里,却又说不上来。

    “然后,还是按照刚才的办法,左三右四,左边第三棵树,右边第四棵树、找到之后,在树下绕圈,顺时针绕两圈,然后逆时针绕七圈。”

    雷豆豆兴致极高,他原本就对这些神奇的法术极感兴,而现在有小雷这么一个几乎可以说是天下第一高人在身边详细指导,哪里还有不开心的道理?蹦蹦跳跳的在两旁地树下跑来跑去,然后拉着小雷月华一起在树下转圈子……

    “再右四左三,顺时针转九圈。”

    “左九,逆时针转一圈。”

    “右八,顺时针转一圈,然后退两圈。”

    到了后来,小雷越说越快,雷豆豆转圈子转得头晕,不由得惊叹道:“天啊,这么复杂的东西,你都记得住?”

    小雷笑了笑,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想学高深的法术,当然要记了!我告诉你,玄门正宗的障眼迷魂阵法至少有一百多种,此外还有杀阵,军阵,战阵、仙人阵,七七八八加起来、不下千种!而每种阵法的布阵方法,又有变化,破阵的方法,也随之有变化,若是全部背下来,你至少要背九千多种阵图!”

    雷豆豆听得眼睛发直、忍不住唉叹了一声:“这么多?看来这辈子,我是别想把阵法学全了!”

    小雷眼睛一瞪,笑骂道:“学全?哪里有这么简单?你这傻小子,现今这世上的高人,纵然是一派宗师级别的人物,也不过是学会百十种阵法,那就不错了!东方仙法博大精深,一个人哪里能全部都学全了?更何况还有很多上古的高深阵法,根本就已径失传了,想学都没地方去学!你若是能一个人把现存的这几千个阵法全部学会了,学精通了,那么你就己经是天下顶尖地阵法大宗师了!”

    雷豆豆哀嚎了一声,忽然眼睛一亮,拉住小雷的手蹭来蹭去,嘻嘻笑道:“老头子,我知道你最厉害了!要不,你干脆告诉我,有没有什么法子能是最最简单的,破解阵法的?”

    小雷楞了一下:“你叫我什么?老头子?”随即苦笑道:“嘿嘿,老头子,你不习惯喊我老爸,也随便吧。不过这破解阵法的办法么……”他用力在雷豆豆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笑骂道:“还没学真本事,就先想法子偷懒……唉,你还真地很像你老爹我当年的脾气啊!”

    雷豆豆捂着脑袋大声呼痛,却故意留下一条指缝偷看小雷。小雷笑骂了一声:“小无赖”,油然道:“果然是我儿子啊,品性也和我一个模子刻出来地。当年我也是这么问我师父逍遥子的,结果被他罚我静坐了一整天。”

    随即他肃容道:“小子,你听好了。修行之路,可没有什么给你机取巧的办法。你若还没学就想着偷獭,将来是要吃苦头的。我当年上山学艺的时候,总以为自己很厉害,很聪明,什么事情都想办法偷懒,结果第一次下山之后,就吃了大苦头,被几个西方教会的圣骑士狠狠的打了一顿,输得很惨。那是因为我的法术修炼得不扎实,总想投取巧的缘故。”

    顿了顿,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道:“不过呢,话也说回来,破解阵法的办法,也不是没有。毕竟人不可能把世上所有的阵法都学会。总的来说,还是有一个办法的。”

    “什么办法?”雷豆豆果然上钩了,开口追问。

    “法力!”小雷洋洋得意,笑道:“一个阵法到底有多厉害,和布置这个阵法的人的法力有关系。如果布置阵法的人法力很强,那么阵法就很厉害。若是布置阵法的人自己法力很一般,那么这阵法的威力,也就有限得很了。所以,总的来说,只要你自己的法力够强,比布置这阵法的人强上很多很多,那么你也不用管这阵法破解办法有多复杂了,直接放飞剑出去,乱砍乱劈,也能犯阵法破了!就好像,你把一个人放进一个迷宫里,他就会被困住走不出来。可是如果你放进去的是一辆超圾重型坦克,那么就算它找不到出来的路,也可以干脆把墙壁撞穿了自己开出来!大概就是这个道理了!”他笑道:“比如你老爹我,如果我要破解这个九曲阵,一来可以按照我知道的破解办法走出去,或者呢……我直按用法术引发几个天雷劈下来,什么九曲八曲的,全给我劈烂了,阵法自然就破了。”

上一页 《至尊无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