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至尊无赖》->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猜想】

    

    说起小雷当初的那把“宝刀”,自然在场的人,都是印象深刻的。而且当日小雷第一次炼制自己的法宝,耗费了逍遥派储藏的小半仙家宝贝,饶上了逍遥子苦心搜集的不少玄铁精魄,又加上了一枚妙嫣赠送的上古神兽玄武的内丹,结果却在炼制的时候小心火候弈过头了,原本想炼制一柄极品的飞剑的。当时小雷学艺有成,自然就想弄一柄飞剑来,在他心目中,神仙的模样,当然是御剑飞翔才够气派的。却不想最后莫名其妙的花费了大把力气,却弄出一把菜刀来。当时也算作一个笑谈的。

    这事情,家中的人都是知道的。不过当时小雷也得到月山传授的“百斩归一”这种刀法,这才让自己的宝刀有了用武之地。只是无论如何,那是自己心中的一件不光彩的事情。

    不要说当时逍遥派的师兄弟和几个小子笑话自己,就算是家里的小青也好,妙嫣也好,都是暗中莞尔。纵然是月华,初次认识小雷的时候也不免奇怪,如此气质不凡人品出众的人,怎么用的兵器却是一把厨房里的东西。

    当初小雷和毒郎君一战的时候,宝刀被毁掉,还着实心疼了一阵子。

    不过在场众人,唯一对小雷那把菜刀没有印象的,就只剩下仙音了。仙音当初自然是见过小雷用菜刀的,只是很遗憾。后来仙音失去了记忆,就记得了。

    仙音把这个刀柄带回来,其实倒不是认出了这个东西,完全是处于一丝好奇。把对方丢弃损毁地武器带回来,也是想看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却想居然有这种巧合事情。

    小雷把两个刀柄拿在手里把玩了会儿,嘿嘿笑了几声,道:“方才在海上,仙音把这刀柄给我的时候,我也是吓了一跳,不过细细看来,却有些古怪,你们看……”

    他指着刀柄道:“这两个刀柄看似一模一样。甚至就连刀柄上的花纹都是相同……要知道,这花纹是我自己刻上去的。嗯,这个……如果说天下有两把一模一样刀,倒并不稀奇,可是这刀柄上地花纹,却万万不可能也是一样的。”

    妙嫣看了一眼,笑道:“夫君,我是知道的。这刀柄上的花纹,是你自己刻出来的,是吧?咱们的夫君性子和常人不同,若是寻常修行者得了这么一柄宝刀,自然是小心爱护,大部分人,多半会弈两块宝石来镶嵌在刀柄上,以作美观。可是咱们夫君的性子不同,他却在这么一把宝刀上胡乱刻画。虽然刻得图案古怪了一些,可是却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小雷纵然脸皮厚如城墙,闻言也不禁脸红。讪讪笑道:“妙嫣,你不用明着夸我暗里损我。这刀柄上的花纹是我自己刻的,当时我闲着无聊,就刻了一个叉叉一个圈圈……,他把两个刀柄放到一起,给众人看了看,笑道:“你们看,就连刻纹都是一样,那就绝对不是巧合了。刚才我说了,两把刀一模一样或许还有可能,可是这种花纹,绝对应该是我地独家了,不可能会有另外一把的。”

    仙音皱眉道:“那这东西又怎么解释呢?”

    小雷苦笑了一声:“我刚见到地时候,也是吓了一跳,心中第一个反应是……嗯,不过那个念头实在有些吓人,而且也不太可能,所以不说也罢。过我仔细看了之后,却发现了几点端倪……”

    “第一么,仙音拣回来的这个刀柄,质地有些古怪。我那把,是当初偷了逍遥子那老头子私藏的上品玄铁精魄炼制的,加上了玄武内丹,炼制出来的那把刀,而且我炼制的火候过头了,结果使得那把刀出炉就自己带了三分邪火,握在手里,触手升温。纵然是刀毁了之后,这刀柄的特质却不变。你们一握就知道了。”顿了一下,他拿起仙音拣回来地那把,叹了口气:“这把就不同了,这刀柄的模样虽然和我那个一般无二,可质地就差了一些了。我那个是玄铁精魄做的,这把呢……嗯,质地好似上品的寒铁,触手坚硬冰冷。这过是极细微的区别罢了。”

    小雷嘿嘿一笑,只是脸色却更有些茫然:“我可以肯定,仙音拣回来的这把,是仿造的!而且,绝对是照我原来的那把的样子仿造出来地!而且,仿造的那个人,必须对我原来那把刀的模样非常清楚,才能连刀柄上地花纹,都模仿得一模一样!”

    这话一出,大家却并惊讶,仙音还有些不屑:“你这是废话!当然是别人仿造的,不然这世界哪里来两个一模一样的东西?你当时又没有同时炼制两个出来。”

    小雷摇摇头:“这才是我最觉得想不通的……到底是谁仿造了我的刀?不……应该是问,谁有可能仿造我这把刀呢?那个仙音看见的神秘女子是谁?她为什么会用一把这样的刀?”

    妙嫣忽然心中一动,看了月华一眼,只见月华面色也有些古怪,两人似乎也同时想到了什么,都朝着小雷看去,小雷察觉到两人眼神,苦笑道:“你们也想到了?或许是……或许是,属于我们这个时空的人……”不过随即他摇摇头:“这个想法我已经觉得不可能了。因为……”

    他忽然叹了口气,低声道:“至少根据我们三个经历的那场穿越时空的经历来看……历史上的那个我,恐怕并没有这把刀。”

    小雷的思维很简单……历史上的那个自己没有能带月华回来,没有能改变历史。是因为他没有遇到妙嫣,没有遇到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仙人妙嫣。没有遇到妙嫣,就不会有玄武内丹。也就不会有这把菜刀。

    他忽然又露出极为诡异地苦笑:“幸好,幸好妙嫣看见的那个神秘高手是个女人……然的话,我恐怕会忍住想,是是另外一个时空的我跑到我们这个世界来了……哈哈哈哈……”

    这些话,旁人是无法理解地,唯一能听明白他话里意思的,恐怕就只有当初和他一起经历过那场时空穿越的月华和妙嫣了。

    月华侧头想了想,道:“那么……你猜这是有人仿制的,可是正如你刚才说的,仿制你这把刀的。至少必须是对你很熟悉,见过你这把刀模样的人吧。我们不妨从这里入手查查看吧。”

    “那可就太多太多了……你们几个都是看过的,嗯,不过仙音是记不得了,越师是没看过得“Γ灯鹄纯垂娜颂嗔耍笔蔽曳Φ臀ⅲ獍训抖晕依此狄丫巧掀返睦髁耍愿兜腥说氖焙颍叶喟攵际怯谜獍训兜摹!


    他说完,妙嫣忽然眼睛一亮,口中喃喃念道“法力低微……”,垂头想了会儿。忽然抬头道:“还是有件事情不对。夫君,说实话,你那把刀当初看虽然不错。过那是因为你当时法力低微,修炼地绝学还没有大成。这把刀也不过只是上品而已,算不得真正的极品利器。当时的你用用也就算的,如果让一个法力高深的人来用,就会觉得此刀太差了。试想,仙音在海上遇到的那个女子,法力如此高强,连我都恐怕不如她……如此修为的绝顶高人,怎么会用这么一把普通的法宝呢?”

    “嗯,这也自然是一个疑点。”

    商量了半天,都觉得这事情透着诡异,却理出一个头绪来,又想通那个神秘女子是何妨高人,大家都有些倦了。小雷也是忙了两天,此刻心中挂了这么些事情,也不禁有些头疼,大家又说了会儿,也就先休息了。

    众人散去的时候,妙嫣却刻意慢走了两步,来到小雷身边,一双妙目只是上下打量小雷,眼神充满古怪地笑意。小雷被她看的心中发毛,忍不住问道:“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妙嫣微微一笑,凑近了低声道:“这事情夫君你真的不知情么?”

    “什么?”

    “哼。”妙嫣轻轻哼了一声,脸色有些不悦,低声道:“按理说,如此修为地绝顶高手,不应用这么一把低微的武器,这是疑一。至于还有一个疑点么……你猜仙音拣回来的那个把,是别人仿制的,那么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女人,会要专门来仿制一件和你一模一样的东西呢?按常理说,仿制一件别人的东西,一般的起因都是因为仰慕某人或者缅怀某人思念某人罢了。那个女人身上带着和你一模一样的东西……哼哼,夫君,不会是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几个吧?或者说,你在外面还有什么红颜知己,是我们不知道的?”

    小雷立刻满脸委屈,指天发誓道:“绝无此事!!”咬牙道:“我对你们几个真情可表,再无什么贪多妄想了,这是肺腑之前,绝对不假的。”

    妙嫣故意叹了口气:“你这人说话总是口不对心的,哼,家里现在有了我,月华,还有小素,外面还有一个林姗姗。现在又把田家小姐带回来的……哼,我看仙音早晚也逃不过去……你这人太过花心,我可敢信你。”

    小雷脸色惩红,却有嘴说不清,支支吾吾,却总是想不出有力的说辞来。妙嫣笑了一声,面色稍稍缓了一些,微笑道:“夫君,妙嫣不是怨你,不过是想提醒你,那人若是你真的认识,不妨大胆说出来,我们都不是不明道理的人,更不是会和你胡闹的性子。可是你若是有什么事情,却藏着说……妙嫣自是会计较,可是月华妹妹她们只怕心中难免黯然神伤。”

    小雷急得满头大汗,连声道:“绝无此事!!这事情我一点都知道!!”

    妙嫣看了他两眼,只见小雷表情诚恳,眼神真诚,眉宇间的焦急也不像是做伪,这就信了,不禁皱眉道:“你真不知道?那这事情倒是真的奇了……

    这之后几天,居然都相安无事。田震和田珂儿被安置在了小雷家里,小雷何等手段,顷刻就把田震的伤势治好了。过奇怪的是,田震伤势好了之后,却沉默寡言,原本小雷还打算和他好好谈谈,毕竟是自己心中认定的未来岳父大人,有些事情总要商量一下。过田震醒来之后,却肯和小雷谈什么。开始的时候,他还肯听小雷把自己遇刺之后的事情一件件说了出来。他表情平静,听了也不变色。就算听见了西门和西方的梵蒂冈黑暗议会都有关系,听到了什么天使吸血鬼的跑到自己家里大开杀界,也并不如何惊讶,只是听完之后,却一言不发,任凭旁边小雷开口说什么,他只是一字不说。

    田珂儿心中难受,在一旁陪着父亲。小雷明知道田震似乎有什么异常,可是人家是自己的未来岳父,难道还能严刑逼供不成?

    好在田震虽然不愿意交谈,却并没有表示要离开,倒是安安稳稳的住在了小雷这里。只是打了电话派了自己几个手下过来,发了不少施令下去。至于其他的,吃一样吃,喝一样喝,也没见他有什么痛苦后悔的样子。

    小雷无可奈何,和妙嫣商量了一下,就准备用读心术了。毕竟用这种法术之后,恐怕会得罪这位未来岳父,小雷也顾不得了。

    哪里知道小雷才进门,田震却忽然主动开口了。

    “我看错他了……

上一页 《至尊无赖》 下一页